新政府備忘錄
林益仁/Tjuku蔡英文總統如何向原住民族道歉
具有排灣族血統的蔡英文總統就要執掌國家政權,她的原住民名字是Tjuku。當今總統公開宣示自己具有原民身份,且是來自母系的遺傳,相當有勇氣。或許在國際上有關原住民身份政治的議題,血統論比起自決原則已經顯得式微,但蔡總統的表態確實讓原住民族朋友產生高度關切,特別是在選前表示要向原住民族道歉與落實土地轉型正義的白皮書內容,在在都牽動他們的敏感神經,看總統要怎樣面對這些在台灣歷史上對於原住民族不正義的過去,要如何補償?更重要的是,要如何在未來能實質地修補國家與原住民族的關係?

道歉的配套準備關乎轉型正義

其實,國家元首道歉不是小事,而轉型正義更是層疊糾結。但,這兩件事做得好,確有機會擺脫過去政府廣布福利、略施小惠的深層持續殖民做法,直接進入國家與原住民族根本關係的再造。然而,落實之策則都脫離不了對真相的尋求與確立。
蔡英文總統已貴為一國之尊,所以她能從自己在多元族群身分上的內在和解著手。(圖片/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已貴為一國之尊,所以她能從自己在多元族群身分上的內在和解著手。(圖片/蔡英文臉書)
以1993年美國參眾兩院共同決議,當時的總統柯林頓所簽署的「對夏威夷原住民族的道歉決議文」內容來看,其中就詳列了美國聯邦政府、歐洲糖業業主、美國聯合教會傳教士後代、與金融家等是如何聯手密謀,在1893年威嚇罷黜了夏威夷王國君主的歷史事實。不僅如此,社會良心的喚起與國會整體的支持也是關鍵。事實上,在此之前美國聯合教會已率先道歉,接著才有參眾兩國會與元首的全面性道歉。顯然,元首道歉牽動的是一系列的社會行動與政府整體回應,而在國家高層設立一個功能健全的真相調查組織是絕對有必要的。
更且,真相的確立僅是道歉的前提,是查明需要道歉的事實與犯錯的依據,但問題是,道歉之後呢?認錯,當然是需要賠罪的。在原住民傳統文化中普遍可見的是殺豬賠罪的儀式,其實這儀式並非著眼於賠償而已,其背後更有透過犧牲修復關係的深層意涵。這一系列的過程,如果以莊嚴的道歉儀式作為開端,值得歡迎,但真相的呈現、賠罪補償、甚至關係修復確實並非一時三刻就可完成,它需要時間與資源的實質投入,新政府是否準備好了呢?

道歉行動所蘊含的國際視野高度

透過轉型正義的落實,國家與原住民族實質修復關係,不僅是內政的問題,更將創造一定的國際視野高度。加拿大與澳洲總理對原住民族的道歉,都反映這個事實。沒有人可以否認,原住民是台灣島國的最早住民。進步的國際社會所認知,原住民文化所反映的正是一種親近土地的人類知識與情感體系。有名的例子像是,紐西蘭國立博物館名為Te Papa,亦即「這塊土地」的意思,館內展示了紐西蘭豐富多元的原住民文化與知識,並且凸顯此一土地與原民文化內涵作為紐西蘭國家的象徵。
以紐西蘭為鑑,台灣,作為廣納3億多人口,分佈在大洋洲與東南亞的南島民族極早根據地,其文化多元的展現與地緣政治的延伸實際上更具潛力。相當程度上,新政府的南向政策是應該容納原住民族文化作為核心思考才對。可惜的是,過去400年間雜沓而來的墾殖者與殖民政權,不但沒有珍惜這些文化特徵與內涵,反倒用粗暴的方式強取豪奪、劇烈改變、甚至迫害原住民既有的生活方式。更糟糕的是,透過現代化力量的施為強力摧毀在此已歷經千百年所孕育出的深層人地關係。但,如果從正面積極的方向來思維,蔡總統的原住民轉型正義或可將視野拉高到此一破碎扭曲關係的實質修復。果真如此,台灣則極有機會開展出豐富、多元且開放性的海洋文化特色,並且連結到大洋洲與東南亞更廣大的南島國家之中。

轉型正義從元首制高點開始

一國之尊的道歉有其神聖性,但道歉的儀式如果沒有配套的準備與高度的視野,就很容易流於口惠的承諾。準此,蔡英文總統身上所集合的混合身份確有其可發揮之處,也有極高的象徵性。一方面,Tjuku是她的排灣名字,但另一方面總統亦有墾殖者後代的身份,像是漢人閩客的血統,這個組合相當符合目前許多台灣住民的身份狀態,亦是一個重要的族群對話象徵。轉型正義的起始是真相的揭露,但終極的目標則是族群關係的和解。
蔡英文總統已貴為一國之尊,所以她能從自己在多元族群身分上的內在和解著手,例如:接受Tjuku的原住民名字以及客家妹的稱呼等,這些都是值得讚賞且足堪表率的。特別是,她願意凸顯較鮮為人知、也相對隱微的原住民身世。從這裡做為起點,伸張正義並展開積極的族群和解行動,筆者建議她至少還可以思考以下的一些事,例如:
1.她可以像學客家話一樣地認真,好好學學排灣語,特別是祝福的話。並且在公開場合以此原住民的祝福話來問候來賓。其實,這是許多國際原住民領袖在公開場合首先會做的事。
2.她可以好好認識她的祖母家鄉屏東縣獅子鄉的排灣族相關地理與歷史,並且要求相關教育單位將此編寫入當地的國中小學的課綱。
3.她可以協助恢復獅子鄉的傳統地名,讓當地的地名指示可以「排–中」雙語來呈現。就像是英國的威爾斯政府一樣,凡進入威爾斯的境界,一律就是威爾斯語與英語並列,而且威爾斯語是在上面,以凸顯威爾斯人的主體性。
4.她可以要求行政院教育部思考到獅子鄉的國中小教師必須通過排灣語考試,否則不能成為當地的合格教師。其實,這正是英國威爾斯政府的做法。
5.她可以找排灣族的耆老,請教他們關於排灣族的傳統知識以及傳統領域究竟有多大?是怎樣形成的?筆者相信這些耆老將會因此而感到自己的文化尊嚴被重視,他們的智慧與知識將更有活力地參與在文化照顧的高齡長照政策之上。
6.她可以找林務局長、國家公園處長與國家風景管理區處長來報告一下究竟排灣族的保留地與傳統領域跟這些官署管轄土地的互動關係為何?在官方地圖上,是否可以載明排灣族的傳統地名與獵場範圍?面對山老鼠猖獗,外來者一條龍經營模式的橫行與剝削式開發模式的土地傷害問題,排灣族部落族人可以如何積極參與在自然保育以及土地友善經濟發展的工作上。
7.她可以進一步問這些涉及土地權屬的官署首長們,過去在管理排灣族的土地使用上,他們曾經認識排灣族的土地文化與倫理到什麼程度?自認有哪些是犯錯,需要道歉,並且進行和解的?
8.她可以瞭解那些在都市謀生的排灣族人,支持他們與原鄉緊密連結的關係。關心他們在都會異地生活的需求為何?都市,是原住民的家園延伸,而原鄉更是整個資源網絡的重要支撐。
9.她可以從深入認識自己作為排灣族一份子的經驗當作基礎,然後將以上措施一體適用到台灣所有的原住民族。
10.她最後可以問問自己的非原住民身份,遂行以上的原住民轉型正義措施,彼此會出現哪些衝突點?又有哪些是可以共同攜手努力的部分。接下來,總統或許可以鼓勵她治理所及的公務人員,試著跟她一樣進行這些可能的關係修補以及持續創造彼此和解的運作機制。
南非黑人總統曼德拉,之所以能有力化解就任後國內的種族衝突與恩怨,贏得國際敬重,是因為他轉化監獄中的苦悶歲月深入認識自我,也因此他能堅持真相的尋求,發現結構的惡與個人的無奈/知,並在此基礎上做出對白人的原諒與和解。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難,首先難在國家的法令規範緊緊地限制了原民真正認識自我的機會。
到目前為止,我們到山地鄉還是可以看到充斥著威權教化體制下老舊政治意識型態的鄉名,像是「光復」、「復興」、「信義」、「仁愛」、「和平」等,這些正是禁錮著真正原住民靈魂的殖民枷鎖結構。正名,是認識與肯定自我的尊嚴呼籲,從人名、地名、族名、家鄉名的回歸,將有助於轉型自我與他人的關係,這是正義的第一步。
我們期待Tjuku總統的實質道歉,是伴隨著公義如江河滔滔而下,是一個莊嚴與有準備的起頭,而不是競選口號,更期待她從自己做起,先解放自己內在的原住民靈魂,並依此跟她另外的漢人族群身份秉持公義對話,然後一步一步地體現在她進步的原住民政策之上。慢慢走,其實會比較快,祝福Tjuku/蔡英文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