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胡慕情/台灣沒有本錢重蹈福島悲劇
日本的冬季,魚正美味。鰤魚、鱈魚、金槍魚、沙丁魚、鯖魚,以及鮟鱇魚,寒冷時期牠們脂肪飽滿,味道鮮美。3月9日,磐城市小名浜港的漁船在凌晨就出海捕撈,海況不佳,時雨時雪,十多艘漁船依然收穫豐盛。只是,這些魚無法立刻被老饕享用。牠們得被一一分類、裝箱,分別送至小名浜魚市場、農林水產廳與福島縣農業中心進行輻射檢測。
輻射檢驗,是日本政府針對福島縣的災後復興政策一環。2012年夏天開始,除了福島電廠半徑20公里海域依然禁漁外,福島縣政府從水深150公尺的海域逐步擴張檢測範圍,目前已經檢驗超過3萬件水產、檢測72種魚種。日本政府實施的輻射容許量是每公斤100貝克,這些水產的輻射值,則低於每公斤50貝克。但這相對嚴格的標準,無法喚回消費者對福島漁產的信心。畢竟核電廠洩露的輻射是人工核種,而迄今為止,受損核電廠周圍築的地下「冰牆」尚未完工,輻射污染水依舊持續外洩,且數量日益增加。
風評被害,不只是形式,也是實質創傷。儘管日本政府替福島的漁民修復生財工具,但禁捕令一日不能解除,生計就一天也不能恢復。事實上,福島的漁業一如台灣,面臨著傳承斷層,這5年來的禁捕,使得以漁夫為職志的人更加減少,連帶影響中盤商等關聯產業。
這景象並不新鮮。2013年我至福島採訪,災民面臨的問題,就是如此。當時,日本政府正強力推行除染政策,位於福島縣伊達郡的川俁町,屬於完全緊閉狀態,輻射量高達每小時0.9微西弗(編按:西弗是人體受到輻射劑量的基本單位。較常見的是「微西弗╱時」及「毫西弗╱年」,「毫西弗」是「微西弗」的1,000倍。)兩年多轉瞬而過,川俁町部分區域的輻射量,降至每小時0.15微西弗,看似成功除染,但除污工作實際上無法「去除」輻射污染,只是將輻射污染轉移到其它地方。
根據統計,福島核災所產生的危險輻射廢料量極為驚人,單是福島核電廠周邊輻射廢料的覆蓋範圍就有16平方公里。迄2015年9月為止,福島縣總共儲存了916萬包輻射廢料。廢料包的壽命只能保證3年,有些廢料包早已受損或變質。這些大量核廢料的儲存方式通常是以太空包堆積在露天場所,2015年9月的艾陶颱風帶來一場豪雨,讓許多儲存場所淹水。飯舘村有超過400包廢料被河水沖走。白川村在公園中儲存廢料包,而有兒童在廢料包上玩耍,該地點輻射量高達每小時2.23微西弗。而就在今年3月7日,浪江町的輻射廢料起火燃燒,輻射量再度飆高,除染成為一場笑話。
根據綠色和平針對福島核災五年的研究報告顯示,許多福島居民擔心若再有災害,輻射外洩情況又會出現。因此,截至2015年11月,還有超過6萬人沒有歸返家園。福島縣整體人口,減少了5.7%之多(115,000人)。日本政府雖然逐步開放禁制區,但因擔心災害再度侵襲,日本政府規定部分沿海居民只能在海邊興建營業場所,住家則必須居於高點。重建硬體已是雙重負擔,加上生計難以恢復,未來的不確定感,讓原本多代同堂的家庭被迫分離,有生之年,可能永遠沒有團聚的一天。
但日本政府致力塑造萬事正常的印象,這樣的努力在2015年6月正式化為政策。當月日本政府通過解除福島特定地區居住禁令的計畫。福島核災5週年前夕,日本宣傳復興政策多麼成功。但那與我在小名浜所見多麼不同。在漁協工作長達40年、將屆退休的前田久說,因為這場核災,他永遠無法安心退休,餘生都要想盡辦法恢復消費者對福島水產的信心,「但我很清楚,可能餘生也要不斷遭受漁業復興的進進退退打擊。」住居在每年輻射曝露量超過世界衛生組織容許值1毫西弗的川俁町居民渡邊早苗,為這5年復興的進退往復下了註腳:「還有那麼多人在外避難,無法回來家鄉,對我來說,這場核災,根本沒有結束。」
核災沒有結束。去年台灣反核大遊行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布一項報告,表達福島居民的心聲:福島核災尚未完結。但這悲涼的心聲卻遭到台灣擁核人士扭曲,並佐以安倍政府上台後的核電重啟政策,宣稱台灣必須繼續使用核電。台灣擁核人士支持核電的原因,是相信台電對核電廠在福島災後的安全把關。但台灣三座核電廠在福島災後加強的安全措施,多是針對海嘯以及海嘯淹沒可能造成的斷電問題進行防護,至於日本國會調查指出福島核災主因的防震措施,台灣的加強遠遠不足。
日本在核災發生後,將所有核電廠停機進行檢測。確認耐震措施提升後,才得以重啟。然而,原子力規制委員會並不保證通過檢測就不會發生核災,加上日本預計重啟或重啟的電廠,大飯電廠有活斷層爭議、川內電廠有火山威脅,甫重啟的高浜電廠也有斷層疑慮,引發日本社會高度反彈。
值得注意的是,高浜電廠是日本第一座超過使用年限而延役的機組,且使用的是MOX燃料。高浜電廠在聲稱通過安全檢驗重啟後,其四號機卻在啟用三天後緊急停機,迄今未能恢復運轉。這不禁讓人擔心台電私心想要延役的核一、二廠,在地震防護加強遜於日本,且乾式貯存場沒有著落、用過燃料棒貯存池爆滿情況下,若台電不積極面對核廢與能源政策調整問題,很難不重蹈高浜電廠命運。
福島核災,曾促發台灣超過十萬人上街頭反核的盛況,但隨著核四廠封存,遊行人數急速銳減。但台灣的核電問題不單單只是核四的存廢。事實上,核一廠二號機在十日,突發反應器高水位,引動汽輪機跳脫,反應器急停的危急情況。這種種跡象,不僅顯示老舊電廠在末年運轉的的安全危機,也更加提醒我們,台灣社會對核電議題的關注,不能只停留在核四不運轉的最低底線,而必須進一步抵制老舊電廠延役、要求台電立刻面對目前使用中,與除役後的大量核廢困局。
明天(12日),是一年一度的反核大遊行,在新政府即將就任之際,關心這座島嶼的人,都有責任站出來,要求新政府許下政治承諾、提出實際解決方案的進程,因為台灣沒有本錢重蹈福島悲劇,因為悲劇一旦發生,永難平息。
★2016北台灣廢核遊行:下午2:00凱道集合,下午5:30遊行至北門結束
★【內文增補作者說明
文中原提及「日本交流協會邀請許多媒體到福島『交流』,住在仙台的友人在3月10日早晨瞥見新聞,說台灣媒體在災區快樂吃喝、宣傳復興政策多麼成功。」該段,受同業抗議,表示該團當時還未抵達福島,何來在災區吃喝。
關於此事,首先要說明的是,該段文旨欲抨擊的是日本政府的新聞公關作為,無意指責台灣同業。但因原文寫作或有不夠精確之故,使同業做出「在災區快樂吃喝」並「做出宣傳復興政策成功新聞」的詮釋與連結,但文中仙台友人的閱聽來源是日本媒體,而非台灣新聞,因而在文中所要表述的是,日本政府以交流名義邀請媒體前往參訪,而使參訪團成為日本媒體透過公關手段將受邀者成為宣傳結構、淡化核災尚未完結的一環。
由於要抨擊的是日本政府的公關手法,以及日本媒體淡化核災,這些報導俯拾即是,因而未如同業所言,向消息來源,也就是仙台友人確認「台灣媒體是不是真的在災區快樂吃喝」。畢竟,台灣媒體是否在快樂吃喝並非重點,受公關行程招待參訪的媒體並不一定有違倫理,報導可為自清的證明,在同業的報導未露出之前,沒有必要抨擊。
然而,同業聲稱他們未在災區,作為新聞從業者即有必要再次確認。重新向消息源(吳十元先生亦主動於報導者臉書說明)釐清後,消息源表示,其於早晨匆匆一瞥間,的確可能將試吃災區食物誤記為在災區吃喝而轉述之。經三方重新確認資訊錯誤之處,因此訂正原文。特此增補說明,關於誤植所引起的誤解與軒然大波,作者本人於此致上歉意。
★【報導者道歉聲明】
一、《報導者》3月11日刊出之「胡慕情╱台灣沒有本錢重蹈福島悲劇」一文為專欄評論,胡慕情為《報導者》邀請撰稿之專欄作者,本篇專欄評論重點是探討福島核災五週年現況與核電問題。《報導者》支付每篇評論文章稿費,並尊重所有專欄作者的自由評論空間。
二、此文內容提及「日本交流協會邀請許多媒體到福島『交流』,住在仙台的友人在3月10日早晨瞥見新聞,說台灣媒體在災區快樂吃喝、宣傳復興政策多麼成功」,刊出後遭質疑與事實不符,該段內容經專欄作者向消息來源再次確認,《報導者》並查證台灣媒體團行程後,證實受邀的台灣媒體團3月10日早上在東京,相關描述錯誤特此更正。
三、《報導者》連續兩天請專欄作者進行說明,第一時間尊重專欄作者進行內文修改。但在查證上述內容有誤後,《報導者》與作者溝通決定刪除上述內容。專欄之文責雖屬評論作家,但刊登平台亦應負起核實與更正的責任。
四、《報導者》針對此專欄內容的錯誤,向讀者及造成困擾與傷害的台灣媒體團、相關人士致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