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最早明文規定隔離檢疫的地方是巴爾幹半島?

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不斷攀升,人們赫然發現,即使到了21世紀,面對未知疾病時的不安與恐懼與百年前仍如此類似。

由於尚未研發出疫苗或有效解藥,將疑似與感染源或疫區接觸者和一般大眾隔開、等待病毒潛伏期過後辨別出可回歸正常生活或需進一步隔離治療者,小自居家檢疫與隔離,大到封船或封城,成為世界各國政府目前抑制病毒擴散的主要措施之一。

但「隔離檢疫」怎麼來的?最早在哪裡實行?為什麼代表「隔離」的專有名詞「Quarantine」是義大利文?

14世紀黑死病陰影下,頒出第一張隔離檢疫法

大規模流行的傳染病曾數度重創文明社會,歷史上最慘烈的案例,莫過於14世紀從亞洲沿著貿易路線傳播到歐洲的「黑死病」,使得歐洲人口驟減三分之一。當時位在重要海洋貿易路線的幾個地中海城邦籠罩在瘟疫的陰影下,無法坐以待斃,紛紛展開控制疾病傳播的方法。

1377年,位在巴爾幹半島上、亞得里亞海東岸的自治城邦拉古薩(Ragusa)
在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中,此地被威尼斯共和國攻佔、受其統治,直到1358年威尼斯敗戰於匈牙利王國,拉古薩在後者保護下擁有自治地位,現為克羅埃西亞的著名觀光城市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 。
,明文頒布史上第一個隔離檢疫的具體法令:「Trentino」(源於義大利文Trenta,意為30),不僅規定來自疫區的市民或旅客必需隔離30天才能進入拉古薩,任何違反規定進入隔離區的人,也必須被隔離30天。地中海沿岸的海上共和國,包括馬賽、威尼斯、比薩、熱那亞此後陸續制訂類似法令。

威尼斯影展展場,前身為「隔離島」

此外,威尼斯城邦也建立隔離所和醫院來收容病人。1485年,當第72任威尼斯總督喬凡尼.莫塞尼格(Giovanni Mocenigo)也染上黑死病身亡,這個當時地中海最強盛的城邦建立第一座「隔離島」——老拉薩路(Lazzaretto Vecchio),染上黑死病或痲瘋病
我國2008年更名為漢生病。
者被送到麗都(Lido)沙洲旁的這座小島隔離治療或等待死亡。

現代英語依然用「Lazaretto」指稱「檢疫站」。2007年,考古學家在島上發現埋有1,500位腺鼠疫(Bubonic plague)死者的千人塚,據估計還有成千上萬名死者埋於島上。近年來該島已成為威尼斯影展的展場之一。

現代隔離檢疫用語,來自義大利語的「40天」

隔離天數後來更從30天延長到40天,指稱此一隔離措施的名詞也改為「Quarantino」(源於義大利方言「Quaranta giorni」,意為40天),現代指稱隔離檢疫(Quarantine)的專門用語即由此而來。

延長隔離天數的原因眾說紛紜,有的說法連結到天主教大齋期(Lent),於40天中克制欲望潔淨身心,或者引申為耶穌行走在曠野中40天、摩西獨自在西奈山上40天領受上帝的十誡等《聖經》典故,從疾病的預防上升到宗教的精神層面。

根據19世紀末發現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後的研究,鼠疫從感染到死亡的時間平均為37天,與中世紀隔離檢疫的時間若合符節,反應了在那個還不知道病原體的年代,人類從慘痛經驗中摸索出對抗疾病的方法。

600多年後的今天,雖然黑死病已成歷史名詞、鼠疫近乎絕跡,但由此而生的字面意義與實質做法,成為日後公共衛生運動的啟發。

諮詢專家/李尚仁(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