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讀者投書
【投書】別讓環教認證變成六輕漂綠的「綠手套」
今(2018)年6月25日,由環保署環境保護人員訓練所召開的「台塑企業麥寮工業園區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申請專案審查會議」,經過環保署環境教育認證審查小組委員們的討論,主席決議「暫置」。

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不宜由污染嫌疑者來詮釋

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是為了增進公民的環境素養,促使公民重視環境,進而採取行動,具有其價值導向;而國家授予的環境教育場所認證,代表著國家讓與受認證者對特定環境的詮釋權。
當對環境造成極大影響的利害關係者,特別是財力雄厚的台塑企業,一方面透過媒體大肆宣傳麥寮港海底生態豐富,企圖和大眾建構六輕是生態豐富的石化廠區形象,另一方面,公司高層透過媒體、年報與股東會,去和大眾說明台灣投資環境長期不振原因之一,是因為環評審查制度,造成環保意識長期凌駕於產業發展之上,讓重大投資案因審查流程耗時而失去商機⋯⋯。對於環境意識如此理解的企業,國家真的放心給予環境教育認證嗎?
加上台塑是以尚未兌現環評承諾的六輕廠區(麥寮港、行政大樓及阿媽公園)作為爭取環境教育場所認證的場域,簡直是挑戰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一家推動環境教育的企業,連身教都無法做到,何來有言教的權利呢?
若環保署通過其申請給予認證,代表著國家讓渡台塑對六輕環境影響的詮釋權,將為國家環境教育認證基礎開啟爭議。

勿讓環境教育淪為宣傳工具

從台塑企業所提出的「麥寮工業園區環境教育設施場所申請書」內容可以發現,其推行環境教育目的是以環境教育為溝通橋梁,教案從空氣、水資源到樹木,讓參與的學員們,可以由接觸、體驗甚至到最後認同企業,深入認識企業對環境的做法與付出,項目從台塑企業在六輕的環境監測、污染防制、水資源利用與植樹,甚至大言不慚地談對於白海豚的保護,無視學者們於國光石化開發案環評時所談的衝擊。
相較於同是石化業並於五輕關廠後成立的「中油高雄煉油廠環境教育園區」,將過去所引發的環境問題與抗爭運動納為環境教育課程內容,積極面對石化業所帶來的環境爭議,台塑六輕則在申請書中完全避談對周遭環境帶來的環境影響與社會成本,如供應六輕用水的集集攔河堰,興建後使得河川裸露而造成濁水溪下游揚塵問題,以及興建六輕後,當地漁獲量下降、需要透過魚苗放流改善,甚至是提高雲林與彰化居民的健康風險,進而引發的許厝分校遷校爭議。這樣的申請內容,和同是石化業的環境教育場所認證一比,連最低標準都達不到。
再加上,申請書內容對於申請場所認證是屬於環境教育的8大專業領域
學校及社會環境教育、氣候變遷、災害防救、自然保育、公害防治、環境及資源管理、文化保存、社區參與。
中的何種領域,都說不清楚;和委員報告的簡報中,甚至出現要讓參與者理解食農教育的目標,沒有一套系統性的教育目標。具體而言,其環境教育目標就是放在對外澄清、讓參與者認同台塑理念與努力,與目前台塑六輕自行辦理的導覽大同小異。
若環保署通過台塑六輕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恐讓公眾誤以為台塑六輕是國家認證的綠色廠區,並使環境教育場所認證成為台塑對外宣傳與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中大肆宣揚的成果,不利於公眾持平監督此一石化廠區,反倒成為污染嫌疑者的宣傳工具。
六輕環境教育場所申請認證案的決定,代表著台灣環境教育的分水嶺:到底環境教育是成為培養公民環境意識的推手?還是國家讓渡污染嫌疑者環境詮釋權,進而使環境教育認證成為污染嫌疑者的宣傳工具?值得政府與大眾深思。
我們認為,國家應思考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為何,呼籲環保署環境教育認證審查小組應立即否決本案,維護環境教育的核心精神,勿讓環教認證成為台塑六輕漂綠的「綠手套」。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

2017年,經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董事杜文苓、台西鄉六輕污染傷害聯合求償訴訟團、台灣人權促進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討論,由環權會提供人力整合六輕相關問題,從立法政策角度、相關部會責任、訴訟進行、公民參與、環境監測等議題,建立團體間的共同平台:「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目前由律師林三加與杜文苓擔任平台的召集人。

參與成員包含杜文苓老師研究室、彭保羅老師研究室、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台西鄉六輕污染傷害聯合求償訴訟團、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看守台灣協會、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環境法律人協會與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公民團體。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