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的藥檯──那些隱身派對趴裡的愷他命和新興毒品
台灣的藥桌派對近年從酒店擴散到旅館、KTV等娛樂場所,新興毒品也開始廣泛地傳遞給有好奇心但毒識感不強的年輕族群。(攝影/余志偉)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藥檯、搖桌、音樂桌最早在十年前已出現,但2016年W Hotel死了一名21歲的傳播妹後,台灣社會才意識新興毒品已流傳開來。

2023年的今天,回看台灣的藥桌派對是怎麼出現,又如何轉變?毒品的吸食地點除了八大行業外,怎樣擴及飯店、汽車旅館、KTV、遊樂場?新興毒品派對裡為何有為數不少女性與年輕人?法務部在過去兩年加大管理「特定營業場所」的做法,對台灣的藥桌派對帶來什麼改變?

對廖睿辰來說,眼前的景象再熟悉不過了:接到汽車旅館櫃檯人員的通報,緊急進到旅館裡混亂的房間,那些散落著的毒咖啡包、空酒瓶,當事人眼神渙散、身體處於40度的高熱,甚至緊急送醫後不治的例子,在他的值勤現場不算少見。

40歲的廖睿辰現任新北市刑警大隊技正,之前曾任新北刑大偵查組組長,也在偵三隊負責過毒品查緝3年。他說,那幾年見過十幾件在旅館裡施用毒品致死的個案,都是2、30歲以下的年輕人,男女都有,「現場沒有(用來注射靜脈的)針頭,普遍是毒咖啡包用很多,混酒或搭配吸笑氣,最後身體受不住。」

藥檯、搖桌、音樂桌最早在十年前已出現,派對裡的藥檯,像是一個不斷演化的生態,從以往較局限在特定行業或隱密角落,如今浮現在各種社交的場域。

那些年,酒店裡的藥桌小姐

19歲進入酒店業、從業已十多年的酒店公關經紀人云云(化名),有不少近身的觀察。她形容最早的「藥桌」是八大行業的公關陪著客人使用安非他命,她們拿著打火機隔著小玻璃瓶或錫箔紙幫客人加熱燃燒粉末,一起吸食,有時連帶一些性服務。

云云回憶,雙北市的酒店後來發展出「酒桌」與「藥桌」的不同服務,有的酒店經紀人會邀約不太能喝酒、無法跟客人拚酒的公關,「試試另一種工作」。那個「另一種工作」指的正是「藥桌小姐」,就是在桌檯上幫客人「泡咖啡」(毒咖啡包),或是拿卡(指信用卡或名片)把愷他命(Ketamine,又稱K他命)或安非他命壓碎成粉末,幫忙捲成菸,有時公關也會一起食用。

在強調業績的酒店裡,酒桌小姐除了賺時薪,還能透過推銷酒品從中抽成;但對不擅長喝酒的公關來說,藥桌是另一種選項。

由於吃藥後會過於興奮或陷入昏睡,藥檯的消費文化也不同。通常酒店會要求點藥檯的客人,買定的時數最短4小時起跳(註)
公關的時間是以「節」為單位計算,北中南規定不太相同,台北普遍是10分鐘一節,中南部有的是15分鐘一節。台北一節約160元到180元,看怎麼與經紀人分潤。若以時薪算,公關時薪多半落在900元到1,200元。
,為得是確保小姐從使用到醒來的這段過程的安全。北中南不同區域的規定也有些差異,有些區域的酒店會要求時數要買到小姐凌晨下班。

云云說:「最怕小姐用了藥桌,又跑酒桌,那對身體(負擔過重)太危險。」雖然她觀察到,用藥的客人不論是進入混沌、ㄎㄧㄤ、放空、情緒高亢,狀態普遍比較開心,比較不會有酒桌客人喝醉酒打人、吵架、騷擾等情況,但她說自己不喜歡擔任用藥公關的經紀人:

「因為多數用了藥就無法穩定勞動,接著就是請假、借錢、跑路、做性交易,甚至當起藥頭。」
「以前請喝酒,現在請吃藥」,當藥桌進入派對、旅館、KTV

藥桌的味道濃烈,不是酒店的主流,高峰期,雙北市約有20多間酒店提供藥桌服務,近年只剩個位數字。但不論是刑警或酒店公關都觀察到,警察臨檢頻繁、社群媒體蓬勃,讓藥桌文化早已呈現巨大的變化,去中心地往外擴散。

這種從八大行業外擴的型態,近年透過微信、LINE、Telegram等封閉社群漫開,不但有「妹頭」的經紀群幫公關接案,也多了接案的個體戶。

去中心化後的藥桌生態,靠的是各種社群上的「個版」,個版上提供給客人下單,以及傳播妹接單的媒合服務。我們進到數個寫著「XX傳播娛樂」的群組裡,窺見訊息裡,大量徵求女性一起玩藥的訊息:

地點:XXX Hotel 時間:立即 類型:♪ 缺3 鐘數:保障*4 檯費:4/8,000-10,000(指4小時8,000到1萬元) 車資:200

通常個版上的訊息很直接明瞭,而且要人通常要得很急切。音樂符號「」指要能一邊陪唱KTV,一邊吃毒品共嗨的「音樂桌」,也有人稱是「搖桌」或「藥桌」。有經紀人會派車伕送公關至指定地點,而沒有經紀人的公關若加入個版,也可以直接回覆接案,並支付個版版主一定抽成費用。

但藥桌文化的擴散也不僅只出現在金錢交易的傳播妹。近年包括在酒吧、迷幻電音(Psycho Electric)派對裡,也出現不少女生被請抽大麻、K菸、各式新興毒品。「特別受歡迎的女生,以前是請喝酒,現在是請吃藥,」一位曾經在電音派對請女孩吃藥的DJ說:「你去外面問10個年輕人,一定有9個知道PSY趴是什麼,就是迷幻出神的派對。」

有的人在迷幻出神中放鬆,但近年亦不乏藥量克制不當,以及混藥過多而索命的例子。

派對上的「咖啡包」,年輕人的毒害陷阱

在司法院判決系統裡,2013年就出現桃園汽車旅館裡的毒品趴致死案;2位年齡不到20歲的少年、1位年齡超過12但未滿18歲的未成年少女,出資1,300元購買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並在旅館施用,其中一位少年因施用過量休克不治死亡。若在自家辦毒派對則在更早之前,例如2006年台北榮民總醫院就接到一位在家中參加毒派對的16歲青少年,在吸食搖頭丸後死亡。

各式各樣毒品透過派對、藥桌,大量混藥進入常人的生活裡,然而當時只有第一線的檢警、醫生、毒物鑑識人員意識到毒派對的威力,特別是變化萬千的新興毒品開始廣泛地傳遞給有好奇心但毒識感不強的年輕族群。

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毒物化學組(簡稱毒化組)的助理研究員曹芸甄,在2012年加入法醫研究所,那一年是法醫研究所首度添購先進檢測儀器與新興毒品的標準品,有能力檢驗新興毒品的一年。

(延伸閱讀:〈向新興毒品宣戰10年:在實驗室與毒販鬥智的毒物鑑識員〉

做為全國刑案偵查背後專業的鑑識人員,曹芸甄所待的毒化組主要責任是鑑定死因。曹芸甄最印象深刻的是,在2012年到2017年那五年,刑事案件中因毒品致死的男女性別比例已從7比3、6比4,來到接近5比5(1比1)。她觀察,最大的改變是毒咖啡包的流行:

「以前打針會怕痛,也怕被看到皮膚上的針孔,喝(毒)咖啡方便許多。」

但毒咖啡包裡可能不只是「三合一」,裡頭除了摻雜咖啡粉、跳跳糖粉、麵粉,也混雜了劑量不等的鎮定劑(愷他命、利福全)與興奮劑(安非他命、合成卡西酮,或俗稱強力搖頭丸的PMMA或PMA)。曹芸甄說:

「毒趴特別的是大家不一定猛喝酒,但會猛喝『咖啡』,那些『咖啡』通常都混有三種以上(毒品)。毒販混(東西)進去是不會品管品質,也難以控制數量,很容易過量。」

鎮定與興奮的化學物質交雜使用,導致使用者的生理反應混亂,醫療現場最常看到施用者出現心跳頻率忽快忽慢、肌溶解症、腎衰竭等狀態,甚至猝死。

W Hotel事件看見陪搖桌裡被輕忽的風險
Fill 1
2016年年底,一位年輕傳播妹在W Hotel吸毒猝死事件,讓社會開始意識到毒派對的風險。圖為示意畫面,非當事人。(攝影/余志偉)
2016年年底,一位年輕傳播妹在W Hotel吸毒猝死事件,讓社會開始意識到毒派對的風險。圖為示意畫面,非當事人。(攝影/余志偉)

儘管毒品派對早在10年前開始流行,但台灣社會一直要到2016年年底,年僅21歲的郭姓傳播妹在W Hotel吸毒猝死後,才意識到毒派對風險在擴大。

曹芸甄正好是這個標誌性新興毒品案件的檢驗負責人之一。她還記得法醫研究所毒化組為此案忙了一個多月,最後她們從死者的頭髮、血液裡驗出高達8種成分的毒品。她說:

「W Hotel事件是敲響台灣社會的警鐘,但更早之前就有類似(新興毒品施用死亡)案例,只是沒有被媒體爆出來。」

2016年12月2日,被媒體冠上「土豪哥」之名的朱家龍在W Hotel入住2502號房,邀請男性友人在房內舉辦毒品派對;12月3日,又前後邀請女性友人與傳播妹進房,除了二級毒品MDMA、三級毒品愷他命,他們把毒軟糖、毒梅片、印有LV壓痕的藥丸,以及外觀印有金色小惡魔的咖啡包等各式新興毒品放置在房內桌上,任人取用。不論是檢察官的起訴書或法官的判決書上,都多次以「任人自行取用」、「無限量供應」來形容這場毒派對。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文琪接受《報導者》訪談時,透徹深入地回憶那個她花了45天偵辦的案子。她指出,那是一個歷時5天4夜的毒派對,參與的男女加起來共9個人,最後造成21歲、從台東北上的年輕郭姓女孩的死亡 。

Fill 1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文琪。(攝影/林彥廷)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文琪。(攝影/林彥廷)

許文琪訊問過程中發現,當時朱家龍一直花錢指示周邊友人持續「補貨」。一位全程參與派對的朱的友人洪聖晏,在派對進行到第二天,透過社群上的「毒品支援版」又購買了另外20包的毒咖啡包,而朱的友人江哲瑋則花費35,000元再帶入搖頭丸20顆、愷他命20公克。

派對進行到第三天,12月4日凌晨,他們又以音樂桌、搖桌的需求,聯繫兩位傳播妹進房坐檯,派對裡除了男性與女性友人,包括郭女在內曾有過4位傳播妹參與。而從4日凌晨到6日凌晨,房內桌上有無限量供應的新興毒品,貨不足了就又再補貨。法院刑事判決書仔細寫著過程:「以骰盅玩遊戲,約定以飲用冰火調酒或咖啡包沖泡之飲品作為遊戲輸家之懲罰⋯⋯接續無償轉讓該等偽藥、毒品予該房內之人施用。」

其中一位在過程中曾經身體異常不適的劉姓傳播妹,於偵查中具結證稱,她們在房裡一直玩,印象中,曾在5日的深夜問眼神渙散的郭女「還好嗎?」郭女回覆說「喝了5包咖啡,一直輸、一直喝咖啡。」

雖然派對裡沒有人強制誰用哪一種毒品,但毒品散在桌上讓與會者自行取用,即便有人陸續出現身體不適、嘔吐症狀,多數人還是各自玩樂或睡眠,無法警覺到危險。郭女當時還曾傳簡訊給友人說:

「妳知道剛剛有多恐怖嗎?就是有一個妹,然後她吃丸,然後她半顆⋯⋯才剛吃沒多久就吐了,然後結果她今天又吃⋯⋯剛剛那顆整個人『走鐘去』⋯⋯她就是已經到另外一個世界⋯⋯就是群魔亂舞。」

在長時間混合使用多種偽藥和毒品後,7日凌晨,郭女全身發燙、神智不清,現場與會者擔心送醫被通報警察,於是聯繫了密醫吳柏澂進房施打食鹽水、複合維他命B等所謂的「排毒針」,但郭女仍呼吸異常與失禁。送醫後,郭女中毒性休克併橫紋肌溶解症,終致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

這起震驚全國的案件,一、二審原本被判重刑10年以上的朱家龍和洪聖晏等人,經上訴三審,最後對主要三人改判2年6個月到10個月刑期定讞

從10年以上刑期到改判2年10個月,關鍵在郭姓死者屍體檢驗出PMA(甲氧基安非他命)。法醫研究所毒化組在其頭髮接近頭皮處起算6公分處(註)
頭髮平均一個月長1到1.5公分。
,以及她的血液、膽汁均檢出PMA殘留,因而認定郭女在死亡前4個月持續不斷施用PMA,而PMA在派對裡的其他人身上查驗不到,難以認定是朱家龍等人派對裡提供的那些毒品直接造成郭女死亡。

許文琪說,這是當時檢察官覺得困難的地方,「我們一直在跟時間賽跑」,包括跟活著的人的人體代謝賽跑,跟證人的記憶賽跑。由於房裡沒有監視器,檢警進到現場蒐證時,房間已被清潔,沒有毒品可扣押,只能靠口供和身體的檢體。但讓她感到最荒謬的是,被告辯解說「那是郭女自己帶來的(藥),可能怕吃到不好的,自己帶來吃」。許文琪說,「我去飯店吃飯,自己帶白飯?上酒桌,自己帶酒?自己花錢,這合理嗎?坐檯的公關怎會自己帶藥去吃?」

雖然法醫認為死因是在多種藥物交互影響而觸發了郭的死亡,但被告朱家龍等人以與會者身上全都沒有PMA做為卸責的突破口。

一條生命的殞落,曾引起全國的熱議。但索人命的藥檯並未因這個標誌性案件被揭開後而停止。自宅、在汽車旅館、KTV裡開毒派對致死的案件仍持續發生。

猝死藥檯催生一條法令之後

許文琪說,即便年輕女性知道接的是「藥桌」,但毒品被包裝成彩色又時尚,有的像軟糖、仙楂片、郵票,讓人無法辨識毒品類別,甚至讓人有錯覺以為不是在吸毒。

新北市刑警大隊技正廖睿辰說,大部分咖啡包98%是咖啡跟奶茶原料,2%什麼都混,「就像一杯水,加了一小滴」,開始喝覺得沒什麼,但混了酒或搭配吸笑氣,意識到身體不適已來不及反應。

Fill 1
新北市刑警大隊技正廖睿辰說,W Hotel事件催生了《特定營業場所執行毒品防制措施辦法》,將有錢人集體規避吸毒的事情檯面化。(攝影/許𦱀倩)
新北市刑警大隊技正廖睿辰說,W Hotel事件催生了《特定營業場所執行毒品防制措施辦法》,將有錢人集體規避吸毒的事情檯面化。(攝影/許𦱀倩)

但W Hotel事件後,立法院很快地在2017年修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31-1條第1項,規範「特定營業場所」應執行毒品防制措施。法務部在2018年6月進而訂定《特定營業場所執行毒品防制措施辦法》,定義了「特定營業場所」的範圍包括視聽歌唱、舞廳、酒吧、酒家、夜店或住宿;2021年又擴大加入了電子遊戲場/資訊休閒場(指網咖等)。

廖睿辰說,以飯店為例,過往警方很少會去五星級飯店臨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土豪哥一樣有錢開毒派對,警方經常查的是休息3小時、住宿1、2,000元的旅館。廖睿辰說,新法實施後對警界的意義,「是將有錢人集體規避吸毒的事情檯面化。催生了一條管理辦法,讓大的旅店有警覺,我們不會只抓小的或臨檢小的(旅店)。」

該法對於曾遭查獲有人在場所內施用或持有毒品,而場所人員若知情不報,會被地方政府列管為「特定營業場所」,不但要派人接受毒品防制訓練,若情節重大未通報,事業主管機關得令其停止營業或勒令歇業

根據警政署統計,2018至2020年度,這三個年度,警政署曾將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在的特定營業場所地點,與縣市政府轄內曾涉及販毒、吸毒有案的營業場所,進行勾稽比對,發現各縣市漏列的家數總計達155家。

此外,這三個年度裡,被查獲毒品案件數達3次以上的特定營業場所高達141家,甚至有單一家數被查獲超過56次;但遭地方政府停業和勒令歇業的只有5次(註)
2018至2020年度,除了有單一家特定營業場所被查獲毒品案件數超過56次,也有9家被查獲20到40次。至於停業與勒令歇業次數,是指2019~2020年,只有台北市、台南市、桃園市三個地方政府,曾依規定就7家涉毒營業場所處予9次裁罰,其中處予停止營業只有4次,僅1次勒令歇業。
。審計部在總決算審核報告明確寫下:「顯示營業場所之通報及列管機制未臻完善⋯⋯發生案件與遭停業或勒令歇業案件不成比例。」

刑事局統計目前「特定營業場所」共1,000多家,其中7到8成是旅宿業者。但仍有高比例的業者被漏列。

由於被貼上「特定營業場所」的業者,會需要在場所入口明顯處,標示「本場所拒絕毒品 通報專線110」等大大的logo與文字等毒品防制資訊。廖睿辰說,業者會覺得是別人在裡頭吸,跟自己無關,會反彈,也害怕影響形象,「標章一貼是3年,3年是很長的一件事,人生也沒幾個3年。」

廖睿辰說,實務上除了科予業者責任,也會透過縣市政府跨部門的聯合稽查,來強化業者預防毒派對的責任。

先前W Hotel因該案被列管,之後曾在2021年10月,W Hotel一位清潔人員,在打掃時發現房間充滿拉K的塑膠味,桌上、垃圾桶有疑似毒品粉末殘渣,於是飯店向警方舉報。警方當場查獲28歲男子藏匿了近3,000包的毒咖啡包。而當時該名男子向警方表示,他以為入住五星級飯店不會被察覺,才選擇在房內分裝毒品。

從線上「傳播個版」的派對交易,到線下酒店舞廳裡請吃藥的娛樂風氣,台灣的藥桌派對不斷變形。在特殊的娛樂用藥情境裡,增強年輕人對變化萬千新興毒品的認識與辨識能力,強化年輕人的「毒識感」,才能避免娛樂用藥成了索命的藥。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