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烏魯木齊大火燒出中國反封控抗議潮、網上號召「白紙運動」,上海市民:反抗的人終於走到一起

11月26日週六晚上,中國民眾聚集在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悼念新疆烏魯木齊民宅火災遇難者,隨後演變為抗議集會,民眾站在封鎖線前與警方對峙。(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26日凌晨的上海街頭,悼念烏魯木齊火災的活動演變成抗議集會,警察問「這事情誰組織的?」現場多人高喊:「我組織的,我組織的!中國人組織的!」另一方面,高校所在區域的大學生,已陸續在社群媒體上倡議進行 #白紙革命(A4Revolution)的串連⋯⋯。

持續的高壓封控之下,中國各地近日爆發居民運動、學生抗議和市民集會,聲勢之大、口號之強有別以往。自11月26日週六晚上至27日凌晨4點多,在上海市區烏魯木齊中路,大量市民自發聚集,在梧桐樹和路燈下一遍遍高喊「不要核酸要自由」、「不自由毋寧死」等口號,更一度高喊「習近平,下台!習近平,下台!」。

這場抗議最初是悼念新疆烏魯木齊民宅火災遇難者的活動,隨後市民不斷增多,並在警方的警戒線前喊起了口號。昨夜在現場的上海市民林思(化名)告訴《報導者》,他觀察現場大部分是年輕人,喊出口號的時候有的女生哭了,男生哽咽。他說自己一直關心社會問題,但過往發出反抗之聲時總感覺形單影隻,「昨晚大家才是真正走到一起了。」

據網路影片和現場訊息,集會進行至凌晨2點多,警察開始形成人牆,堵住部分路口並讓市民離開現場,至大約4點左右開始逮捕,市民高喊「放人、放人」,警察最後把部分市民帶上兩輛警車離開。《報導者》至發稿前不能核實被拘捕市民的數量和罪名,當時沒有被帶走的現場市民此刻也擔心秋後算賬。

香港佔中三子、長期研究中國公民社會的社會學者陳健民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指出,他覺得這次在上海與新疆等地出現的抗議潮,「是近年沒有看見過的。已很長時間沒有看到這種覺醒。」

燃點:「昨晚的烏魯木齊火災,是所有新疆人民的噩夢」

11月24日傍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座社區「吉祥苑小區」有高樓失火,受限於中國的嚴格清零與封控政策,消防車無法第一時間抵達現場,居民難以逃生,火勢由15樓起,其後蔓延至17樓,煙氣擴散到了21層。根據目前官方公布消息,此火災造成10人死亡(其中4名是兒童)、9人重傷,但也有網路傳聞指當地值班醫生稱實際死亡超過44人。

過去3天,中國微博、微信等社群媒體上出現吉祥苑火災發生時,民眾所拍攝的影片,影片曾傳出大樓裡有女人哭喊著「開門」,但聲音後來漸漸微弱,而被火困住的居民的尖叫聲不斷;相關影片後來立刻被官方秒刪,如今點進連結會呈現「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的訊息,指內容違反《互聯網用戶公眾賬號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但影片仍被網民下載,並且快速在不同平台被中國和國外網民傳遞。

中國長期封控帶來的隔離措施,讓烏魯木齊自8月10日宣布封城,至今尚未解封,許多居民已在家封控超過100天以上,深陷困境。針對11月24日這場死傷嚴重的火災,當地官方目前的歸因是:居民家中的電路安裝不符合消防管理規定、小區(社區)道路狹窄等讓消防車進不來、居民自防自救能力弱⋯⋯。官方對火災責任的歸屬和論述,引發數位烏魯木齊方艙醫院醫生和護士,在微博上實名宣布拒絕診治自治區政府所有公職人員,25日晚上引發當地的抗議人潮,人群包圍政府大樓,指責市委書記。

中國網民也轉發了名為〈昨晚的烏魯木齊火災,是所有新疆人民的噩夢!〉文章,裡面提到:

「當所有人為世界盃上C羅的進球高興喊喊時,烏魯木齊人民卻不得不面對恐怖的徬徨⋯⋯這場火災是壓死這座城市堅守者的最後一根稻草。」

網民紛紛質疑是因封控措施拖延了搶救,火災在晚上7點49分發生,但直至10點35分才撲滅,消防車無法立刻進入社區,只能在遠處噴水,文中指出:「消防車為何無法及時進小區?什麼原因?這些問題在新聞通稿裡都一句沒說,希望官方調查清楚,給新疆人民一個明確交代。」

齊喊:「是我組織的,是中國人組織的!」

Fill 1
11月26日晚間,上海市民於街頭悼念新疆烏魯木齊火災裡因封控無法及時救援下的受難者。(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11月26日晚間,上海市民於街頭悼念新疆烏魯木齊火災裡因封控無法及時救援下的受難者。(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Fill 1
這場悼念活動逐漸演變為抗議集會,上海民眾拿著白紙走上街頭。(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這場悼念活動逐漸演變為抗議集會,上海民眾拿著白紙走上街頭。(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烏魯木齊火災之後,除了當地市民在政府大樓外的抗議,全國各地多所高校也以張貼標語、聚集悼念的方式聲援烏魯木齊,並表達對清零政策的不滿。短短的兩天內,中國虛擬與實體世界出現各種悼念活動,甚至到後來引發人們走上上海街頭,爆發疫情以來聲勢最大的抗議。

上海市民林思指出,他最初是通過微信群知道26日晚會有烏魯木齊火災的悼念活動。「一開始很肅穆安靜,秩序好得驚人,我們都在說不要起衝突,要保持安靜,」林思說,不少人帶來了蠟燭,有人放起了維吾爾族歌手的音樂,後來有人開始念詩。

燭光悼念活動起初在烏魯木齊中路的高檔住宅匯賢居門口附近舉辦。不久一輛警車來了,三個警察到達現場,衝突漸起。先是一個警察混進人群,問播放音樂的人「這活動誰組織的」,對方說「自發的」。

警察說人群聚集堵塞道路,要大家散開,又叫市民戴起口罩,一個市民回「大清都亡了,還戴口罩?」也有市民哽咽著說:「我們太難受了,你知道嗎?我們在上海被封了兩個月。」

警察一度把念詩的市民帶到一個角落,問「這事情誰組織的?」現場其他市民都圍了過去,高喊:「我組織的,我組織的!中國人組織的!」

林思指出,後來愈來愈多市民加入集會,最多人的時候現場有200多人,同時更多警察抵達現場。至凌晨12點左右,現場有女生舉起了一張白紙抗議,大家也開始傳遞一張張白紙。面對中國強力的訊息封鎖,近日來中國網民開始用大量空格、標點符號組成的「無字文」來表達抗議。

根據網上流傳照片,位於南京的南京傳媒學院裡,有學生集會並高舉白紙、亮起手機燈抗議,他們高喊「人民萬歲 逝者安息」。有校長質問學生敢不敢說出自己名字,一個女生大聲報出,後來全部學生都在報名字。

另一位上海市民陳天雲(化名)大約凌晨12點來到烏魯木齊中路、安福路路口,他發現警察拉起了封鎖線,有市民質問「為什麼不讓我們進?」「當時警察感覺不太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是覺得很多人在路中間,他們要封路和攔截車輛,我還跟一個警察解釋悼念的背景。」陳天雲說,後來很多人不管,直接穿過封鎖線進去悼念。

不久後更多人從安福路路口進去烏魯木齊中路。陳天雲說,大家後來開始舉著白紙往另一頭長樂路路口走,「有點像遊行,但還是安靜的。」人群很快又在長樂路路口遇到了警察的另一道封鎖線。

高喊口號,從「不作倀鬼」到「習近平,下台」

林思覺得,這些封鎖線是現場氣氛升溫的原因之一。「他們把兩頭封住了,有了一道警戒線,等於把市民變成了裡面一群人、外面一群人。」有警察叫市民:「你們配合一下!」有市民回:「配合3年了!」

後來人群中先是有人高喊「不作倀鬼」,隨後大家喊出了更多口號。

「一開始喊的是比較溫和的,我記得是『不要核酸要自由』,還有人提醒不要喊這個口號,擔心這樣警察就知道我們知道四通橋事件了,」林思說。「不要核酸要自由」這句口號來自中共20大前夕在北京四通橋上的抗議事件。

今年10月13日,有市民把白底紅字的兩面橫幅掛上了北京四通橋的欄杆上,橫幅上寫有「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封城要自由,不要領袖要選票;不要謊言要尊嚴,不做奴才做公民」。這是近年來中國訴求最嚴厲的一次抗議事件,該市民後來被警車帶走,至今沒有消息,相關消息在中國被強力封鎖。

在上海現場,後來人群喊的口號就更大膽,包括「不自由毋寧死」,後來更喊出了「習近平,下台!」。據另一名在現場的上海市民告訴《報導者》,在凌晨1點至3點之間,市民們多次喊出了「習近平,下台」這一口號。現場也有市民高唱〈Do you hear people sing〉和〈國際歌〉,意思是我要做主人,不要做奴隸。

至凌晨2點左右,警察開始十幾人一字排開,築成人牆,圍堵部分路口,在3點左右開始不斷命令現場市民離開。期間爆發零星衝突。至4點左右,警方開始行動逮捕。

林思說,剛聽到口號愈發大膽之後,他開始擔憂,1點左右就離開現場。陳天雲在更早一些就離開了,「我最初是想去參加悼念活動,但人群開始遊行,我有點不知道會怎麼發展。」

回家之後,陳天雲從現場發出的各種影片得知,人們喊出了大量口號。

「沒想到大家喊出了『習近平,下台』,我知道這是一個非常嚴厲的口號,我感覺還是很複雜,」陳天雲說,「一方面有點害怕,擔心現場被抓的人,也會想如果自己沒有離開的話會怎樣,但另外又有一種莫名的信心,現在全國範圍大家一起抗議,總比一兩個人好,是不是這次會帶來一些好點的結果?」

林思覺得,他不認為人們的行動會帶來實質改變,但可以確定的是「愈來愈多人覺醒了」。

超越階級與地區,此次是全國性的不滿

目前在台灣政治大學客座的香港學者陳健民覺得,這次在上海與新疆等地出現的抗議潮,「是近年沒有看見過的。」他解釋,這幾年,中國社會始終存在不滿,但多半是兩種類型,一是勞資之間的矛盾,二是土地問題,「但那些都不是超越階級的」,勞資議題很多人會認為是農民工的事,而拆遷則是分散在不同區域,並無法超越階級與地區;而這次是全國性的,因為封控是全國的。

陳健民認為,人民的不滿起因於全國性的封控、生活困難與經濟惡化等原因,上海等城市居民有自己接收外國訊息的渠道,知道在國外多數已和病毒共存,不戴口罩不做隔離,他們會更不滿現在狀態。而新疆這次大火透過影像的傳播,很戲劇化把封控的犠牲者畫面,傳送到很多人面前,大家發現,封控並不像政府所說的為了人民的安全,反而是中國官方和習近平為了政治穩定的創造出來的,這個荒謬的真相,讓不同階級和地域的人容易有共感。

「當有人對著鏡頭說『不自由毋寧死』⋯⋯有學生抗爭時說出自己的名字,」陳健民說,這些畫面都是很震撼的。

在烏魯木齊火災之前幾天,河南安陽一座工廠廠房也出現火災,導致38人死亡、2人受傷(註)
根據《法廣》與《紐時》等外媒報導,11月21日下午4點半左右,中國貿易批發商「凱信達商貿有限公司」位於安陽的工廠發生火災,直到晚間11點左右火勢被撲滅。中國官方媒體將起火原因歸結為一名員工違規電焊操作所導致,安陽警方在當天表示「相關嫌犯已被控制」。這起事故是中國近年來最致命的火災之一。

此外,鄭州富士康從先前工人逃離封控出現「徒步返鄉潮」後,也在上週傳出工廠工人維權抗爭。從11月22日開始,鄭州廠區的影片流傳到各地社群平台,中國內部雖然看不到相關新聞的報導,但包括《BBC》、《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等外媒已確認富士康的確發生了衝突事件,《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也採訪到現場工人表示,從22日晚上到23日凌晨,數千名工人與防暴警察、防疫人員發生了衝突,表示不滿高壓封控及招工薪資不公等問題的抗議工人摧毀了路障,他們將圍欄拆下,以鋼管作為武器,投擲向官方派來的人;影片裡顯示現場的混亂,工人們與穿著白衣的封抗人員以及警方對峙,警方使用催淚瓦斯、水柱驅離工人。

今年以來,各地封控頻頻引發各種次生災害,輿論多次爆發,包括9月18日,貴陽一輛大巴在凌晨時分轉運涉疫人員時發生意外,導致27人死亡;11月初,蘭州一個3歲小孩煤氣中毒,因封控措施導致不能即時搶救,最後喪生。

多起事件催化了中國高校的零星串連,是否會有學潮仍待觀察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13
中國各地抗議仍在持續發酵,特別是各地校園接連有學生舉起白紙表達抗議。圖為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曾採訪阿富汗反恐戰爭、阿拉伯之春等國際新聞的資深記者、目前是香港浸會大學傳播學副教授的閭丘露薇今天(27日)傍晚接受《報導者》採訪時表示,新疆上街的訴求是要求解除封控,更多是關於自身利益的訴求,而上海和南京各大學更純粹是為了他人的訴求,但相同點是都是線下的運動,「出來的人需要更多勇氣,也會面臨較大的風險。」

閭丘露薇在過去兩週發現,不論在香港或中國,平時不出聲的學生也開始憤怒。她說,大約兩個星期前,中國高校裡有學生發起集體在操場的「爬行活動」,這個活動是從中國北京傳媒大學開始,學生們聚在一起在地方爬,有點諷刺地描繪出目前在中國,人們不能堂堂正正地走,像過著非人的不正常生活,只能在地上爬。「這個集體行動很快地在很多大學傳播開,於是有大學出了通知說這是有境外勢力影響,其他大學也開始阻止學生的爬行活動,說要切斷傳播鏈。」

而這兩天,除了南京傳媒大學、吉林大學等,包括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在內,截至11月27日為止,已有51所大學陸續出現了為烏魯木齊死者的哀悼活動,有的舉白紙,有的在布告欄塗鴉或噴漆寫訴求,這些照片很快在Twitter上發布和轉傳。

閭丘露薇說,這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過去一段時間,幾個重要事件共同催化劑了──包括北京四通橋的橫幅標語在海外大學中國留學生中引發集體行動、近期中國國內大篇幅報導伊朗國家足球隊在卡達世界盃首戰為了聲援國內女性不唱國歌的新聞、以及網上流傳的重慶超人哥
在小區街頭公開批評政府防疫,「這個世界只有一種病,就是不自由和窮,我們現在全佔了」,並喊出不自由毋寧死。引起居民圍觀、叫好,有警察要把他帶走,被居民搶救下來。
等事件、加上藝人吳亦凡被判刑引起學生們認為中國官方是刻意要轉移焦點,把大家當笨蛋:
「一件連著一件,有連鎖效應,而同齡者在社群媒體相繼轉發的速度很快。」

目前中國各地抗議仍在持續發酵。在IGTwitter、Telegram、FB上,都出現以「Citizens Daily CN 公民日报」帳號發起悼念烏魯木齊犠牲者及抗議政府封城的活動,並在中國國內以及海外進行積極的串連。

中國國內,特別是高校所在區域的大學生,已陸續在社群媒體上傳播白紙革命的「倡議」,主要是倡議人們把社群媒體的頭像和背景換成白色,把白紙照片傳到社群媒體,並加上 #白紙革命(A4Revolution),他們希望用白紙貼滿布告欄、走廊、食堂、公園,奪回被占領的地方。倡議裡有一段很強而有力的字句:

「這是我們這一代的革命,偏要說他們不讓我們說的,偏要自由、偏要尊嚴、偏要一個屬於我們的中國!」
Fill 1
中國的學生陸續在社群媒體上傳播白紙革命的倡議。(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中國的學生陸續在社群媒體上傳播白紙革命的倡議。(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目前除了中國和香港的大學,聲援中國這一波的抗爭,紐約也有一批留學生和工作者,開始在社群媒體發出悼念活動,預計明天與後天,分別在哥倫比亞大學和中國領事館對面,召集留學生和藝術工作者發聲,喊出憤怒,並以自己的方式展開抗議。

綜合Twitter帳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發布的現場影片,今天仍有不少市民抵達上海烏魯木齊中路鮮花悼念,有一男生舉著花演講,高喊「中國人應該勇敢一點」,最後被警方拘捕並帶上警車;同時也有民眾到上海警局門口要求釋放昨晚被捕的市民。

但長期跟中共政權交手、曾因傘運而入獄326天的陳健民說,在結構上,中國的公民社會組織已全面遭打壓,每個人是原子化、分散且孤立,加上中共的網路控制仍相當嚴格,他預測這幾天官方就會封閉消息,可能會抓人,不同地區發生的抗爭能否連接起來,出現大規模的對抗,他比較保留;但陳健民也說,要關注的是中國的高校區,例如北京的海淀區等,過往在1989年的六四,高校區是社會動員的起點,在校裡的大學生有更多互動機會,是否會有學潮爭自由,是接下來的關注點。

而閭丘露薇認為,即便零星的抗議行為會傳染,但學校的老師已在緊盯學生,加上中國的科技封鎖極快速有效,從香港的經驗來看,她認為中國內部不可能形成學潮。「零星一點一點的,這肯定是遍地開花的。只是像星星之火一樣的,可不可以燎原,就看你怎麼理解這個詞。」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