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一帶一路的中心」哈薩克,一輩子當中國好朋友?

在中國與哈薩克斯坦交界的霍爾果斯口岸,貨運火車站裡通往中國的鐵路起點。(攝影/REUTERS/Shamil Zhumatov/達志影像)
【精選書摘】

本文為《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書摘,經大是文化授權刊登,文章標題經《報導者》編輯所改寫。

中國在過去10年一再展現鞏固強權的強烈意圖,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加速北京加速發展。當西方資本主義崩潰、銀行破產、債務擴大,世界的新銀行家──中國──便慷慨解囊、紓困。

這個紅色帝國主宰世界的企圖,超乎你的想像。從北極到阿根廷的南美大草原、從太平洋海底到中東沙漠、從曼哈頓豪華大道到迦納漁場,無論是掌控新的能源產地、宣傳「軟實力」文化,或是展現地緣政治和軍事野心,北京可謂用盡手段。

本書作者法國新聞週刊《L'Express》編輯總監艾利克.寇爾(ÉricChol)、法國商業週刊《Challenges》主編吉勒.峰丹(GillesFontaine), 講述許多發生在全球各國的故事,讓你看到中國如何鋪天蓋地的,對全世界進行外交、經濟、軍事和文化攻勢,遵照北京時區的標準時間。

狂風呼嘯的沙漠草原,壯闊的天山山脈在地平線上。在21世紀初,這裡依然只有少數游牧民族和馬群。後來,4,000多名的工人利用9,000萬立方公尺的沙子,將這片土地轉變為新的全球貿易區。

哈薩克共和國的霍爾果斯(Korgas,亦稱Khorgos)與中國邊境接壤(編按)
根據《BBC》報導,中國2014年6月正式將新疆境內、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霍爾果斯建成一個城市,與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州的霍爾果斯連接在一起。
,2009年開始崛起。霍爾果斯的火車站已成為世界最大的陸路口岸之一,40噸的大型黃色吊車在當中穿梭。好幾千名的工人和家屬可以免費住在鄰近的新城市努克倫特(Nukrent)。

霍爾果斯是東西方鐵路必經的交叉點。2017年1月1日,一列貨運火車從上海附近的義烏出發,行經19天,抵達倫敦。

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這裡的交通建設愈來愈完善。從中國各地出發的火車,途經霍爾果斯火車站,最多兩週就可以到達西歐。當地官員強調,只要14天,這比船運時間短3倍,又比空運便宜多了。

交通量也因而急遽上升。2019年第一季,共有180列火車,從中國境內出發時經過霍爾果斯,比2018年同期增長30%。最終抵達的目的地各不相同且數量眾多。其中德國占67列,遠超過其他地方。這些火車隊都有特殊的尺寸,開往德國第一大內河港杜伊斯堡(Duisburg)
根據本書,杜伊斯堡是歐洲最大的陸路物流中心,到達此處的火車有80%來自中國,是中國貨物以火車運輸抵達歐盟國家的第一個停靠站。
的火車,通常長度是700公尺,可容納50個貨櫃,裝載著在中國組裝的資訊或電子產品,例如富士康生產的iPhone,還有在南方生產的惠普或宏碁的電腦。

能縮短往來距離的「一帶一路」,為何還是惹人厭?

霍爾果斯成為哈薩克的榮耀,但霍爾果斯貿易區只是龐大的基礎建設專案其中一環。

「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倡議的計畫,已有131個國家簽署合作(編按)
根據中國網站資料,截至2020年1月底,中國已經與138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其目標是重啟從西元前兩世紀到西元14世紀,商隊行走的貿易路線,即著名的絲綢之路。

中國國家主席希望利用促進東西方貿易往來的方式,帶動西部省分、西藏、新疆和雲南等偏遠地區的開放。在連續幾年結構性的產能過剩情況下,希望能藉著縮短距離,為中國工業尋找新的市場利基。諷刺的是,習近平倡議的「一帶一路」,受到愈來愈多西方國家的批評,而習近平只是派別人回應接連不斷的抱怨,以及來自歐美實業家的期望──希望中國能確保供應無虞,並縮短運輸時間。而這項龐大的新絲綢之路計畫,除了陸地方面,也包含海上部分。

北京從未說明其行動的意圖,一度也不公布參與此計畫的國家或地區。但是,根據估算,中國投注在這一連串建設的金額,可能已超過2,000億美元,合併未來可預見的投資,總計約1兆美元。再加上其他參與國家提供的資金,總投資額可能達到8兆美元,其參與國主要是亞洲國家(編按)
根據2020年1月底的資料,非洲國家已躍升為最大宗。

歷史上,絲綢之路的十字路口就在前蘇聯共和國境內。2,000多年前,該地是好幾條商旅通道的交匯處。哈薩克夾在俄羅斯、中國、中亞和中東國家之間,戰略位置獨特。難以想像幾個世紀以來,統治者的貪婪始終壓制這片遼闊的草原,其人口將近1,900萬人,面積是法國的4倍。

蘇聯解體後,前共產黨員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掌握國家領導權,長期執政近29年。雖然他在哈薩克的總統大選中不斷連任,得票率甚至接近100%,但最後在全國各大城市湧現前所未有的抗議浪潮後,迫使他在2019年3月19日宣布辭去總統職務。參議院院長(註)
代理總統卡西姆.喬馬特.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於2019年6月9日當選哈薩克總統,得票率達70%,選舉過程令人質疑。
擔任該國的代理總統,上任後立即將首都阿斯塔納(Astana)更名為努爾蘇丹,也就是下台的前總統名字。

在過去的30年間,扎爾巴耶夫成功脫離前老大哥蘇聯,同時又能與莫斯科當局保持良好關係。他還能同時與北京和華盛頓交好,周旋於兩國之間,又不觸及彼此的敏感地帶。我們必須說,納扎爾巴耶夫除了能清楚掌握戰略地位的優勢外,還能提出一些重要的論據,讓大家達成共識。

該國的原料產量豐富,自2011年以來,哈薩克已成為世界第一產鈾國。國內17座礦區,約占世界40%的產量。自2006年,該國已與中國核工業簽訂一連串的協議。現在,哈薩克有一半以上的鈾和核燃料,皆出口到中國。

曾受中國經濟援助,哈薩克以珍貴資源回饋

Fill 1
掌握哈薩克斯坦國家領導權長達29年的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4年出席於上海召開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峰會。(攝影/AP Photo/Mark Ralston/達志影像)
掌握哈薩克斯坦國家領導權長達29年的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4年出席於上海召開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峰會。(攝影/AP Photo/Mark Ralston/達志影像)

如同這種珍貴的礦產,哈薩克的天然氣和石油也受到外國投資者的青睞,它們占該國每年整體出口的50%至60%。裏海(Caspian Sea)的石油儲量超過美國,自2013年起,中國躍升為哈薩克的重要合作夥伴。中國以50億美元,取得哈薩克境內超過8%的礦區開採權,那是近50年來,世界油氣儲量最豐富的地區。裏海大部分的石油是由一條長達2,800公里的輸油管運送,該輸油管自2006年開始運作,連接哈薩克的阿特勞市(Atyrau),直接輸送到新疆省維吾爾的獨山子石化公司。

天然氣的情況亦然。有鑑於2018年美國發動貿易戰,中國擔憂石油存量,為確保供應量,北京當局加強與鄰國哈薩克的伙伴關係。2019年,哈薩克出口到中國的天然氣,從500萬立方公尺,上升至1,000萬立方公尺,足足增長一倍。

在同意沿著天然氣管道,大量投資建設3座壓縮機站後,2018年,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與哈薩克國家天然氣運輸公司(Kaz Trans Gaz),簽訂為期5年的協議,該天然氣管道走向為貝內烏(Beyneu)─波扎伊(Bozoy)─奇姆肯特(Chymkent),總長1,454公里,從哈薩克西部連接至南部。巨大的壓縮機形同飛機發動機,以每小時約40公里的速度,推動管道內的天然氣。

對哈薩克而言,中國距離近,是現在理想的客戶,因為西歐距離太遠,哈薩克不可能以合理價格,將天然氣出口到西歐。至於北京方面,可仰賴這幾年在哈薩克建設的碳氫化合物運輸管道,進入其他生產資源的中亞國家,如烏茲別克和土庫曼。

哈薩克願意與中國訂定協議,使中國得以確保其部分天然氣和石油供應無虞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阿斯塔納訪問。

當時,習近平與同為國家領導人的納扎爾巴耶夫的會晤具有很高的象徵意義。兩個人在一群攝影師面前,一起按下按鈕,開啟裏海長達數百公里的全新天然氣輸送管閥門。現在這條輸送管連接到中亞地區,將能源輸送到中國的石化工廠。

當時兩位領導人一連簽署好幾項貿易協議,總額達300億美元。哈薩克的意外之財還不只這樁,中國還曾對他慷慨解囊。早在幾年前發生全球金融危機後,哈薩克遭受嚴重衝擊,經濟陷入困境。2009年,中國出面救援哈薩克的銀行業,條件是簽署一份鉅額的「石油貸款」合約。中國匯入50億美元至哈薩克開發銀行(Development Bank of Kazakhstan),後來又匯入50億美元至哈薩克國家天然氣運輸公司,以發展基礎建設。

沒有什麼比鞏固兩國之間的關係更重要,習近平親自向其保證:「中國和哈薩克是一輩子的朋友。」正是在2013年那次最廣為人知的阿斯塔納訪問中,中國國家主席正式提出「新絲綢之路」倡議。他以感性的語調提到這些商隊行走的路線,正起源於他的家鄉陝西省,位於中國地理的中心區。他向東道國說:「我彷彿聽到山間迴盪的聲聲駝鈴,看到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幾年過後,他看到的可能只有貨櫃、倉庫和高速火車。

《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貓熊外交,比微信更有力
《全球只剩北京標準時間》,大是文化提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