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疫──2019新型冠狀病毒風暴

武漢肺炎撤僑風波

首班包機爭議的背後:武漢台協錯估形勢、台辦挪做人情、台商單向枯候

2月3日首班武漢包機載著247滯留武漢的台灣民眾返抵台灣。(攝影/余志偉)

2月3日深夜,載著247名滯留武漢台灣民眾的包機降落在桃園機場,走下飛機的人,卻有7成不在陸委會預先給武漢台辦的優先名單內(短期出差、慢性病需醫療資源、抵抗力弱的老人與孩童優先),其中一名乘客下機後更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自稱協調包機的資深台商會長徐正文頓時成為輿論砲火核心。

究竟這份「走樣名單」從何而來?詢問滯留當地的台商,發現名單至少有三種版本,滯留者對誰能先登機的理解也不同。《報導者》從兩名分別加入徐正文、當地台辦群組的滯留台人經歷,加上當地台商與陸委會的說法,試圖理清這宗人道救援行動如何走向失焦。

當載著首批武漢返台台人的中國東方航空班機緩緩拖入維修機棚,開始乘客檢疫,熬夜翻牆收看台灣電視台直播的滯留武漢台灣人也跟著鬆一口氣。雖然踏上台灣土地的不是自己,他們仍感到開心,微信的滯留台人信息群,立刻刷了整片「祝願第一批返台的夥伴順利平安。」

祝福之餘,大家也暗暗期待下一個排上機位的是自己。在他們的認知裡,2月5日還有返台包機。雖然晚了2天,但回家的路不遠了。

為淡化「撤僑」聯想,中方以「春節加班機」名義包機將滯留民眾送回,而非由台灣派專機接回,也不同意讓台灣的醫療團隊前往武漢檢疫把關。2月5日上午,當被通知搭機的滯留者坐進前往機場的接駁車,台辦人員突然告知包機不飛了,「是台灣不讓你們走。」陸委會則澄清,2月5日的加開班機從來不曾出現在雙方的溝通中

接返國人的歡喜氣氛完全變調,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四點要求:第一,接下來任何包機必須以臨時出差到大陸、長期用藥、年長年幼的人民優先;第二,檢疫優先,落實上機前人員檢驗;第三,對方應事先提供名單供台灣確認,不能再像首班包機一樣關機艙門前才提出;第四,包機要政府對政府磋商,不許任何中間人居中處理。

目前第二班返台包機仍無下文,滯留者的歸鄉路依舊漫長。

加入徐正文群組:能上機都是靠關係?

Fill 1
武漢肺炎、武漢病毒、台商。(攝影/陳曉威)
2月3日深夜,第一批包機返回台灣的武漢台商。(攝影/陳曉威)

從武漢封城日算起,台幹阿翰(化名)已在宿舍待了17天。原本熱鬧的小區,只剩下廣播反覆放送的口號:「不要因為天氣好,就往屋外跑」、「害人害己害國家」,街上空無一人。

從事服務業的阿翰,去年因為公司在武漢拓點被派駐到當地,外派3個月就遇到武漢肺炎(中國稱新冠肺炎)疫情,「買樂透的運氣都沒那麼好。」

今年1月,台灣朋友不斷提醒他要小心有傳染性極強的肺炎病毒,「但武漢這裡都沒有新聞。」他和中國客戶談起此事,對方說傳聞太誇張,要對政府有信心。

1月23日凌晨,他在微信朋友圈接到轉傳的「武漢封城」消息。他原定搭乘25號的班機回台過年,以為空路不會封鎖,隔天卻接到班機取消通知,這時已來不及離開。

阿翰的家人找陸委會幫忙,陸委會請他們找海基會,海基會則提供一支國台辦的電話,說阿翰可以撥打過去。

其實這時兩岸已針對如何帶回滯留台人展開協商,但阿翰不知情。這時他被拉進一個微信群組,裡頭都是急著想回家的滯留者。組織這個群組的人是資深台商會長徐正文,以及武漢的台協、台辦。

阿翰回憶,那時徐在日本休年假,看到滯留台人新聞後主動聯繫大家,並在群組裡號召志工,協助匯報滯留者的需求。他表示,所有包機回台問題都是徐正文幫忙安排,大家登記資料後等待通知,「我們的主要(包機事宜)窗口是徐委員,台辦處理機位。」最後徐正文統計出的滯留者名單有500多人。

緊接著阿翰居住的社區傳出群聚感染,偶爾看到救護車停在某個家戶門口,車上走下穿著防護衣,全副武裝的人。他不敢出門,不敢叫外賣,盡可能減少與人群接觸,只敢和同事每週外出一次採買回家自己煮。

他形容外出有如「冒險」,毛帽、手套、口罩全副武裝,不敢和外人交談,看到人盡可能閃遠,最重要得帶著酒精,摸任何東西之前都先消毒。幸好他本來就習慣戴口罩,宿舍剛好有消毒酒精,否則目前吃的不缺,但口罩和酒精根本不可能買到。

他翻牆瀏覽滯留武漢台人相關的新聞報導,底下有網友留言要他們「不要回來散播病毒」、「去死」,讓他感到心寒。家人、朋友的打氣訊息是他最大支柱。

2月2日,他的一名滯留在武漢、罹患紅斑性狼瘡的台灣朋友接獲通知,搭上3日首批回台的班機就診。他明白台灣在斡旋過程面對很大壓力,首班包機的成功給他不少信心。

群組裡不斷流傳2月5日的包機消息,但當天早上,這班飛機突然宣告無望,原本看到一線希望的阿翰,頓時落入失望深淵。

首批包機的「黑箱名單」傳聞、徐正文的北京市政協顧問身分接連曝光,徐正文接受媒體採訪時急切解釋,他有擬一份建議包括短期出差、老弱、有醫療需求的優先名單給海基會,但國台辦也有自己的建議名單,最終究竟有誰上飛機,他不會被知會,也不清楚。

阿翰則淡淡地說:「(能搭上首班航班)都是靠關係的。」對包機這件事,他已不想再評論。

加入台辦群組:能做的只有等待

Fill 1
武漢肺炎、武漢病毒。(攝影/REUTERS/Stringer/達志影像)
通往武漢市的所有道路皆已封閉。(攝影/REUTERS/Stringer/達志影像)

從事文創業的台幹Chris(化名)已經在上海工作8年,與中國籍太太結婚生子。以往過年,他們會到太太位在湖北農村的老家探親。春運期間交通特別壅塞,Chris在1月18日先到,太太與孩子的車票晚了幾天,殊不知一紙封城令,將一家三口分隔在湖北、上海兩地。

封城不久,當地台辦就將暫住在岳家的Chris拉進一個微信群組,裡頭是滯留在武漢的台灣人。雖然農村的食物不匱乏,居民都獨門獨戶在自家活動,他仍擔心感染風險,家人也盼著他回台灣,於是他填寫台辦發給的返台意願表。

湖北省有12個地級市、1個自治州、4個省直轄縣級行政區。就Chris所知,各個地級市都有集結滯留台灣人的微信「集合群」,聯繫返台的過程中,沒有台灣的相關單位和他接洽,他也不認識徐正文,一切口徑以台辦為主。唯一和台灣單位接觸的一次,是因為護照不在身上,他致電海基會後,有專人協助他處理。

Chris認知的返台方式,是大家會在幾日內搭包機一班一班走,但沒聽說有「短期出差、老弱、有醫療需求者先行」的順序。對於「有關係」的人才能搭上3日首班包機的傳聞,他思考一會表示,「理性來說,我倒不覺得一定是關係,比較有可能是根據距離來的。」

湖北省有5個台灣大,以有多名台灣人滯留、位在陝西與湖北交界的十堰市來說,到武漢天河機場就要5個半小時車程。Chris認為,省台辦統計出要回台灣的人就超過900個,但目前各個地級市之間都已經封閉,若不是政府協調開車,根本到不了機場,拉車距離長、檢疫繁雜不說,路上也有被傳染的風險。首班飛機很可能讓武漢的人先走,周邊城市後行。

首班包機載運數十名陸配引發爭議,Chris則認為,有許多陸配其實是從台灣返鄉探親,並不實際住在當地。再說,很多在中國的台商都是攜家帶眷,要求陸配不得搭機「脫離現實」,而且「當初填表的時候是有說可以帶陸配的。」

看著新聞留言對首班包機甚至滯留台灣人的謾罵聲浪,甚至要他們別回來增加醫療資源負擔,Chris認為這情緒可以理解。雖然想回家,他也明白回台後的隔離場所、人員物力政府都得準備。防疫還是優先,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登機名單至少三種版本,武漢台協、台辦角色關鍵 

同樣想回家,和阿翰和Chris牽上線的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組織,他們沒聽說陸委會所提的優先名單,也一直認為有2月5日的返台班機。台灣官方與滯留在當地的台灣人之間,為什麼會有這麼懸殊的認知落差?

一切混亂,都是第一時間欠缺統籌單位,以及資訊不透明惹的禍,」武漢台商J先生(化名)從疫情爆發以來就在台辦、台協與海基會等單位之間協助物資調度、為當地台灣人尋求醫療等資源。談起包機風波,他嘆了很多口氣。

問題一:台協誤判形勢,國台辦也未掌握滯留台人名單

J先生表示,在武漢工作的台商,可以自由加入當地的武漢台資企業協會(簡稱武漢台協)。在武漢生活的台灣人,則可加入武漢台協等3個大型的在地台灣人微信群。

封城當下時逢春節,來探親、旅遊的流動人口不計其數,這群平日不住在武漢的人,封城後連到哪買食物都不知道,遑論當地台辦、微信群的運作方式。J先生認為,作為有一定規模組織的武漢台協,應立刻成立應變小組,設置對外的媒體窗口,統籌所有與台人相關的訊息,並從三大微信群先設法篩出滯留台人的名單,畢竟台辦系統不可能完全掌握在湖北或武漢的台灣人。但武漢台協當下錯估形勢,沒有設置應變小組,受困台灣人慌亂下只好各自尋找浮木。

封城後,J先生透過人脈、微信等方式,在有1,100多萬人口的武漢市設法找出滯留台灣人;各地台辦則循區台辦、市台辦、省台辦層層向上匯報滯留名單;這時候徐正文也出面成立一個微信群,一個拉一個找出滯留者。

時間緊湊又混亂下,國台辦得到的消息是約有300人滯留,於是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1月28日說出「在湖北的台胞得到妥善照顧,不需台灣包機」的發言,提出包機協商的台灣官方則被已讀不回。

不料徐正文在2月1日召開記者會,聲稱有500多位滯留者等著回家,巨大人數落差讓國台辦傻眼,要求湖北省台辦重新統計滯留名單。

這時出現另一轉折,媒體爆出武漢台商K先生已高燒7天卻得不到醫療照顧,病況嚴峻。大量滯留台人與重病的K先生,促使中國對包機送回台商的態度轉彎。

問題二:包機協商過程不透明,滯留台人只接收單方面訊息

J先生表示,兩岸在1月底協調包機事宜,態度卻神神祕祕,不只中方,台灣的海基會也沒講清楚說明白,導致多方臆測與滯留者的嚴重焦慮。

「這種政府對政府、可以安民心的重大消息,他們心裡就會想著牽扯到政治,不要講太清楚⋯⋯事實上,若訊息公開透明,民意應該都會接受(包機返台),畢竟國人不會不希望同胞回來。」

過程中幾乎無從接觸台灣官方人員,只和徐正文或台辦交流,也未必能翻牆關心台灣新聞的滯留者,自然也只接收到對方單方面告知的「2月3日、2月5日都有包機」,且深信不疑。而武漢台資企業協會會長、國民黨七人小組成員蕭永瑞受訪時也肯定說,「包機已確定,會一批一批走。」

這時已出現至少3份湖北省滯留台人的名單,一份是徐正文統計的500多人名單,另一份台辦系統彙整的名單則高達900多人。首班包機已敲定在2月3日晚上出發,龐雜紊亂的名單來到當地台辦人員的手裡時,距離包機起飛,只剩1天半的工作時間。

另一方面,海基會有一份彙整數百通台人求助電話後以弱勢急迫者為主的「優先名單」,據知情人士指出,在包機拍板前夕,名單透過武漢台商協會等管道轉給中方,但未獲回應。

問題三:主控權在對岸,武漢台辦讓「優先名單」變調 

此外,J先生說,封城後私家車不能出行,很多台辦人員只能在家辦公,甚至電腦也鎖在辦公室。由於初步名單有許多重複之處,加上台辦人員無法一起辦公,導致審核效率緩慢,只能先就已審核完畢且無誤的名單,讓看起來比較年長、有慢性病、帶小孩的家庭先走。因此,2月3日晚上的飛機,許多人是當日中午才接到集合通知。

至於是否有人靠權勢喬機位,J先生認為在訊息不透明下恐難釐清,但說實在空間不大,「武漢台資企業協會會長的母親已90多歲,她沒回來;最後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的K先生非常想回台灣,家屬也苦苦哀求,但因好不容易透過武漢台辦找到床位,沒讓他回去。若有心操作,讓他們回來就好。」

然而台灣官方知情人士卻指,不管協助彙整名單的是徐正文、台協或各地台辦,最終的登機決定權就掌握在武漢台辦手上,而且被拿來做人情,說好的「急迫者優先」完全變調。

蕭永瑞在2月2日接受《報導者》訪問時,一開始她回覆只要在台灣取得身分證的陸配就可以一起回去,但後來又表示有中華民國居留證就有可能上機,但「我沒有得到最切確答案,如果沒有(指沒有台灣身分證),就沒有辦法。」這顯示直到包機前一刻,台協仍無法得知上機名單,台辦應有最終的決策權。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強調,首班包機回來的人,與「優先名單」相符者只有2成多,「陸方不是沒有做(讓部分優先名單者上機),但飛機是用他們的,他們有主控權,最後比較不符合我們的建議名單。」

首班包機風波後,台灣要求中方一定要採取最高安全規格的防疫作為,在防疫安全前提下討論後續接返事宜。滯留在當地的台灣人,仍在等待返家時間表。

血友病人受困,只能先請台商送藥救命

外界高度關切14歲血友病患者小安(化名),仍與母親困在湖北省荊門市。母子1月19日回娘家探親,卻遇到封城,小安的最後一針保命藥「雙特異性單株抗體」將在2月8日用罄,讓留在台灣的爸爸心急如焚。

「雙特異性單株抗體」是去年11月納入健保給付的血友病新藥,施用後能顯著減少病患出血次數,施打次數也比傳統凝血因子少。這類新藥所費不貲,以小安需要的劑量,每週施打一劑,一個月藥錢高達156萬。小安媽媽向數百公里外宜昌市的醫院求助,卻只找到舊的血友病藥。

她擔心新、舊藥混用會有問題,向海基會求助,海基會立刻轉達陸委會。問題是,依現行法規,病人得親赴醫院看診領藥,並得帶健保卡,否則要先負擔高昂藥錢。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請衛福部長陳時中協助,難題接著來到健保署長李伯璋手上。

幸好《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辦法》規定,長期用藥的慢性病人,因「經保險人認定之特殊情形」,得委請他人向醫師陳述病情,開給相同方劑。在健保署協調下,高醫中和醫院院長直接與小安爸爸接洽,當面把兩週用量的藥交給他。

健保署高屏業務組專委許碧升說明,從前會用上《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辦法》第7條規定的,主要為行動不便或遠洋漁工,但人數不多,醫療院所也較無意願,畢竟當面問診開藥最符合病人權益。但封城事件情況特殊,健保署與陸委會合作,滯留者若有用藥需求,可循相同法源,簽立切結書後由家人代領藥。

昂貴救命藥用寄的不放心,陸委會原想委託返工台商運送,接著2月3日的包機拍板,眾人原以為小安會在飛機上,請台商先不必送藥,未料小安滯留在湖北,並未被列入首批返台名單中。

邱垂正指出,目前封城區域為「只進不出」,已經委託返回荊門的台商,盡速將藥送到小安手上。

「春節加班機」模式持續協商

首班包機引發軒然大波後,滯留武漢台人問題仍須解決。中國態度轉趨積極,台灣卻必須考量防疫能量步步為營。

2月6日,國台辦向台灣提出申請協助返鄉的979人名單,提出由中國東方航空2月6、7日各執行2班、8日執行一班的安排。當晚,馬曉光隨即措詞強硬的抨擊「台灣方面依然藉故拖延」。

陸委會則在7日凌晨發表聲明駁斥指控非事實,強調首批接返人員2人有呼吸道症狀、1人發燒,經後送就醫,其中1人確診,產生防疫破口,足見陸方未落實防疫作為,造成同機人員交叉感染風險,不符合雙方商定的防疫優先共識。

陸委會也強調防疫非兒戲,「如果用已提交多少人的名單、必須於幾日之內運送完畢,這樣急就章、草率的處理方式,勢必造成疫情傳播風險遽增,形成雙方防疫上的莫大危機。」陸委會呼籲陸方放下政治思考,回歸人道落實防疫控管,讓滯留人員早日回台。

邱垂正指出,根據兩岸協議,任何專案包機皆能由雙方的民航機關商定。雖然2月8日的春節包機期限已屆,但後續的接返行動,與陸方就是透過雙方民航機關,採春節加班機溝通模式商討,因此會繼續進行,沒有期限問題。

在兩岸特殊與敏感情勢中,未來「春節加班機」模式如何將滯留台人送回,已是兩岸關係與台灣防疫工作的重大考驗。

後續與迴響

(2020.2.10更新)

仍與母親滯留在湖北省荊門市的血友病患者小安,2月10日凌晨終於收到從台灣輾轉運送的保命藥物「雙特異性單株抗體」。根據海基會祕書長姚人多以及當地台商表示,藥物在9日由海基會職員從高雄帶往桃園,原定送上華航班機,運往位在荊門市南邊的湖南省長沙市,不料該航班取消,只得協調華信航空送到河南省鄭州市。

基於疫情管制,河南省車輛無法開到外省,於是荊門台協會長簡俊男向台辦申請通行證後駕車500公里,在河南、湖北兩省交界的休息站與鄭州台協專人交接藥物,將藥品連夜運到小安與母親的住處,再開120公里返家。姚人多表示,他致電向簡俊男道謝,「簡會長只很酷地告訴我,『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索引
加入徐正文群組:能上機都是靠關係?
加入台辦群組:能做的只有等待
登機名單至少三種版本,武漢台協、台辦角色關鍵 
血友病人受困,只能先請台商送藥救命
「春節加班機」模式持續協商
後續與迴響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