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滅絕

「再教育營」擴張速度有多快?從衛星圖追查90座營區

由於中國不曾公開任何新疆「再教育營」的地理資訊和各種細節,《報導者》從一份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學生章聞韶製作、重要智庫和國際媒體皆引用的衛星圖資料,試著找出中國從什麼時候開始布建「再教育營」?外界能見的建築與更新速度又是如何?

章聞韶長期追蹤「再教育營」,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將此資料庫納入研究的重要資料來源,《衛報》(The Guardian)、《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也曾引用他的資料,指出中國是有計畫且系統性布建「再教育營」。

目前專家估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的「再教育營」數量高達1,200座。截至7月12日,《報導者》從章聞韶資料庫記錄的90座「再教育營」所在經緯度出發,鎖定其位置,利用Google Earth和Planet Labs的衛星圖,觀察這些地點過去3年的地貌變化,以及設備的增加(包含鐵絲網、監視塔、高牆),找出其變化的時間點和佔地面積,綜合這些線索,分析「再教育營」的現況和性質。(註)
分析時,我們發現資料庫內容仍持續變動,部分地點陸續被排除在「再教育營」之外,我們認為可能是中國政府目前不再將該地點用作營區,也可能是當初存在人工判斷的偏誤。
Fill 1

我們看到,現今被章聞韶資料庫標為「再教育營」的90個地點,2015年時多半只是空地或一般建築(學校、醫院和工業區);2016年起,它們開始被改建成「再教育營」,尤其在2017年4月之後,改建數量大幅增長。

根據估算,這90座營區的佔地面積共達10平方公里,相當於台北市大安區的面積;當中最大的營地有85座足球場大小。曾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受害者告訴我們,為了躲避國際調查單位和媒體以衛星圖觀測,關押設施正大規模、快速的地下化。

「再教育營」數量大幅擴增的時期,與中國實施《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的時期重疊。2017年這個時期出現的營區,有6成是由舊建物改建或擴建而成,這可能是新疆政府為了達成「去極端化」目標而改建的。

【左右拉動滑桿,可觀察地貌變化】位於阿圖什市的「再教育營」誕生後快速擴張,2017年7月時(左圖)僅有一小塊長方形區域被高牆圍起;但到了12月(右圖),被圍住的區域已大幅擴張,內部更增加許多鐵絲網。
上圖這座位於阿圖什市的「再教育營」就是屬於擴建的類別,該營區位在工業園區內,前身是一般住宅;遭新疆政府徵用後,半年內就變成「再教育營」,面積約45,000平方公尺,相當於4座足球場大(註)
此為《報導者》以Google Earth的場地面積測量功能推算之結果。

烏魯木齊的萬人「再教育營」

【左右拉動滑桿,可觀察地貌變化】這座烏魯木齊「再教育營」於2017年建成,2018年6月開始擴建。擴建前(左圖)地面上僅有小面積建物,擴建後(右圖)則暴增為91.9萬平方公尺。

這座「再教育營」位在烏魯木齊市達坂城區,2017年建成,2018年6月開始擴建,並於9月完成大部分擴建工程;這個時間點,與外媒指中國開始大規模轉送穆斯林入「再教育營」的時期重疊。一名目擊者便說,各地不斷有拉上黑窗簾的大巴士,載滿男女,駛向烏魯木齊。

一年內,這座「再教育營」迅速擴張,如今佔地面積約919,000平方公尺,相當於85座足球場(註)
此為《報導者》以Planet Labs的場地面積測量功能推算之結果。
。一間具多年監獄設計經驗的澳洲建築事務所分析,這座「再教育營」可容納1.1萬人,而這只是保守估計。如果被關押的人不是住單人間,而是集體宿舍,那麼這座「再教育營」可容納的人數將達13萬人。

連國界邊陲也有

Fill 1
亮部區域為位於阿克蘇地區溫宿縣的「再教育營」。
亮部區域為位於阿克蘇地區溫宿縣的「再教育營」。

阿克蘇地區位在新疆西北,緊鄰哈薩克、吉爾吉斯。上圖這座「再教育營」位在阿克蘇地區溫宿縣,佔地面積約16,000平方公尺。雖然這是目前所見面積最小的一座,卻是該縣最大的一座,而且2018年就已關押了10,000人;另外,該縣還有4座「再教育營」,關押人數至少有20,000人。

即使地處邊陲,中國政府還是在阿克蘇地區布建「再教育營」,我們推測該處是遭中國政府認定為境外恐怖組織滲透、宗教極端思想散布的重點地區。(了解中國政府如何以「反恐」為藉口興建再教育營,請看〈「再教育營」為何誕生?新疆維穩政策10年大事記〉

喀什地區是「反恐」主戰場之一

在此90座「再教育營」中,喀什地區就有29座,數量最多。因另有專家估計目前在新疆「再教育營」營區數量高達1,200座,由於我們目前掌握的樣本數少,無法斷言喀什地區數量比其他地區高。然而從過去資料,我們的確看到中國對喀什地區「維穩」的注重。

由於喀什地區位於南疆,同時是歐亞大陸的中心,因此「一帶一路」計畫展開後,成為絲綢之路「南通道」的必經地點,地位優勢浮現。面對經濟的改革開放,在加強新疆全區「反恐」力道的同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朱海侖就曾強調,喀什地區是「反恐的主戰場」,直指「新疆一盤棋,南疆是棋眼,喀什是重中之重」。

宿舍旁邊就是「黑工廠」

Fill 1
位在喀什地區巴楚工業園區的「再教育營」,營區分成兩大部分,左半部的建築群是行政區、宿舍和「教學區」,右半部的建築群則是工廠。
位在喀什地區巴楚工業園區的「再教育營」,營區分成兩大部分,左半部的建築群是行政區、宿舍和「教學區」,右半部的建築群則是工廠。

上圖是一處位在喀什地區巴楚工業園區的「再教育營」,根據章聞韶的分析,營區被分成兩大部分,各被高牆包圍;左半部的建築群是行政區、宿舍和「教學區」,右半部的建築群則是工廠。

透過政府資料,我們發現新疆2018年4月發布政策,鼓勵各地區在「教育培訓中心」旁邊蓋工廠,發展紡織服裝等勞動密集產業。就在這政策公布兩個月後,中西部的阿克蘇地區一處工業園區就成立服飾教培實訓基地,工人全來自培訓中心,政府還配備警力協助廠方進行半軍事化管理。

招商文件中,它明確表明「學員薪資待遇較低」;而且投資總額1,500萬人民幣,當地政府就出了三分之二,還免費讓企業使用廠房兩年,期滿後,政府開出的租賃費用還是市場價格的一半。成本之低,可見中國想方設法拉攏企業入駐新疆,以便利用「再教育營」提供的「黑工廠」勞工。

未來,這種結合「再教育營」和「黑工廠」的情況可能持續出現。(再教育營加上黑工廠,這套強迫勞動體制如何運行?請看〈他們在「黑工廠」的日子——新疆少數族群淪為一帶一路「生力軍」〉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