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許家班,這樣「經營」泳協
攝影

具「特許獨佔」性質的單項體育協會,加上家族經營,又缺乏監督機制時,可以創造出那些獨門生意?這幾年,游泳協會的經營逐漸讓自己成了一個「典範」。

綽號「肉粽」的高雄市游泳委員會總幹事許峰銘說,泳壇流行一句話:「成也許家班,敗也許家班」。許峰銘是稱霸泳壇「許家班」的第二代,在十幾年前的泳協內鬥中被排擠出局。放眼全國泳壇,他是少數敢公開與泳協槓上的教練。
他的二叔李東興從1994年起擔任泳協秘書長,李東興任內建立起罰款文化等制度;繼任秘書長是他的姑姑許玉雲,2010年因為作假帳,以偽造文書罪名被判刑4個月。現任理事長則是三叔許東雄;許東雄的妻子陳金鳳雖掛名理事長特助,實為地下秘書長。面對外人,陳金鳳謙稱自己是一毛錢沒拿的泳協義工,但在泳壇人士眼中,她卻掌握著泳協的運作。
許家班幾乎是泳協的代名詞。國家代表隊多次拿到泳協發放的運動服,上面繡有「Tony Hsu」(許東雄的英文名字),或是「Hsu’s」外加一隻鯊魚的圖樣,那是許東雄引以為傲的註冊商標。一位游泳教練的臉書(Facebook)上就有一張出國比賽選手們穿上了繡有「Hsu’s」的衣服,在機場大合照。
23年來,泳協的核心經營者不是運動員,就是政治人物
前立委李復興、前警政署長姚高橋都曾擔任泳協理事長。
。但他們沒有挹注資金給協會,也缺乏對外募款能力;加上泳協惡鬥、做假帳的爭議過往,也少有企業願意挺身贊助。因此,泳協只能利用自己獨佔的優勢,向非得「路過」泳協的選手、裁判、教練,賺取這些人眼中的「買路財」。

想進全國賽,先剝N層皮

6年前許東雄上任理事長,泳協馬上公布了選手註冊費、報名費、罰款、教練證、裁判證的調漲價目表, 漲幅最大的是A級教練證,從2,500元直接變5,000元;而不論是游泳裁判或教練,每兩年都必須花800元換證,否則就失效。
泳協2016年的自籌收入中,有過半來自選手比賽的報名費和罰款。賽事收費名目琳瑯滿目:選手每年要繳交500元註冊費,每項比賽繳100元報名費,另外還有80元清潔費;若要申訴裁判判決,需繳5,000元申訴費。除此之外,如果在全國賽上游得太慢達不到標準、姿勢錯誤、動作犯規等等,就再罰600元。
弔詭的是,泳協同時也在各地舉辦分區賽。理論上,分區賽中就可挑選達標的選手進入全國賽。然而,若分區賽落實篩選功能,泳協在全國賽中就沒有罰款的名目。於是泳協雙管齊下,一方面舉辦分區賽賺取報名費,但不淘汰任何選手;另一方面,全國賽廣開大門,只要願意付罰款的人通通歡迎來報名。
Fill 1
(整理/陳貞樺,設計/黃禹禛)
(整理/陳貞樺,設計/黃禹禛)
泳協曾經以教練為對象做過調查,發現過半的教練贊成維持罰款。許峰銘也表示不反對罰款文化,只是「罰款制度要透明化,用在哪裡?鼓勵什麼選手?」許峰銘說。
對於外界韃伐泳協的罰款文化,一位不願具名的泳協理事評論說:「罰款雖有爭議,但在帳上還有列出來。」事實上,目前泳協理事會裡,眾人霧裡看花、議論紛紛的則是比賽時的計時器。

比賽計時系統出租,收入到哪去?

幾乎泳協所有的理監事、裁判都知道泳協有套「計時系統」,過去放在許東雄任職的台北市立大學,現在則放在高雄中正高中。但這套系統是哪冒出來的?如何購買?租給了哪些賽事?租金收入多少?有沒有進泳協的帳?連泳協最重要的監督機制——理監事都不清楚。
「計時系統事件」的質疑緣起於一系列照片。全國賽事的泳池畔,數十位身穿紅衣白褲的游泳裁判,彎著腰搬動鮮黃色的「精工」(Seiko)計時系統。照理說,裁判只負責比賽過程中有無違規。但在近年幾次全國賽事中,竟然看到領大會薪水的裁判,被泳協要求搬運、安裝、操作計時系統。
一位不具名的裁判表示,過去游泳賽事的計時系統都是跟Swiss Timing台灣總代理租借,廠商會派員安裝維修,所以裁判只要專心當裁判就好,不需要跟廠商接觸。但就在3年前,改用Seiko計時系統後,泳協就要求裁判充當搬運工。這位裁判表示,去跟理事長特助陳金鳳抗議後,至今兩年沒受到泳協徵召擔任裁判,而且同樣原因被冷凍的裁判,不只他一人。
Fill 1
2017年彰化全國中學運動會裁判搬運安裝計時系統。(受訪者提供)
2017年彰化全國中學運動會裁判搬運安裝計時系統。(受訪者提供)
全國大型賽事的承包生態很複雜。以全國中學運動會來說,承辦縣市政府會發給統包商,由統包商負責搞定各項比賽的設備。統包商會根據單項協會訂定的設備規格,再去跟其他廠商借合格的設備。如果沒有符合協會要求的規格,這場賽事的成績可能會不算數。也因此,統包商為了避免設備不符合規格,乾脆去找協會「推薦」廠商。
「泰恆實業有限公司」是運動設備商,也常常標到全國賽事的統包工程。幾年前,泰恆是向Swiss Timing的廠商租計時器,Swiss Timing負責人楊忠斌表示,泰恆包給他們的費用是25-30萬元,從搬運、安裝、操作、拆卸都是Swiss Timing團隊處理。
但近三年,泰恆租Seiko的價錢比Swiss Timing高了兩、三倍,泰恆公司負責人洪志杰說:「大概50、60萬到70萬都不一定,要看地點、運送、維護。因為愈遠的話,人員的吃住都要列在成本裡面。」每次租金50~70萬元,而且沒有專業的搬運工和操作員,一切都得拗大會裁判來安裝設備,這樣服務缺角的「廠商」,泰恆竟然也接受?
由於泳協綁定設備規格,再自己出租設備,這件事相當不合理。《報導者》去電詢問泰恆負責人洪志杰是否向泳協租借計時器?洪志杰先是否認,強調泳協只是幫忙接洽廠商,但泰恆又堅持不說是哪間廠商。至於50~70萬的租借費用給了誰?洪志杰表示:「到時候他們(泳協)再給我們窗口,或是請他們(泳協)轉給他(廠商)。」至於那個窗口是誰,泰恆反覆表示不能說。
計時器之所以引起泳協理事們的疑惑是:這兩年好幾場大型賽事,都是「泰恆搭配泳協」的模式。但泳協離職員工透露,這兩年泳協每月都會核銷一筆計時器費用,但卻沒有計時器出租給賽事使用的相關收入;今年的全中運、全大運後也沒看到相關收入。所以,泳協出租設備的收入是去哪了?
相對於泰恆公司的支吾其詞,《報導者》多次以書面、電話方式希望採訪許東雄,許東雄都未出面,但許東雄的太太、泳協理事長特助陳金鳳對此事很坦蕩蕩。
陳金鳳在泳協辦公室向《報導者》表示,這套Seiko計時系統就是泳協3年前找代理商進口,現在由泳協承租使用。3年前為何會起心動念自己租,就是因為原先外包的廠商節節漲價,而且不以泳協的需求為優先,某一年放了泳協3次鴿子。於是泳協為了一勞永逸,直接找一套Seiko計時器可隨時調用。
但根據專業人士表示,這套「Seiko計時系統」是台日拼裝貨,僅主機跟部分線路是日本原裝;最需要精密度的觸控板和顯示器都是台裝。這台拼裝貨的計時系統,也有好幾次比賽時故障的紀錄
整套器材放在泳協自家好處很多,除了可以隨時調用,陳金鳳表示「現在技術是自己的」,而且「做不好還可以罵」。對於有裁判跟《報導者》申訴被迫安裝器材一事,陳金鳳表情一沉問:「誰?男的女的?」並且要記者轉達:「如果哪個裁判跟你講,你就說『泳協有強迫你要做嗎?你可以離開啊!』。」
陳金鳳表示,兩年多前泳協用「租購」方式取得這套Seiko計時器的使用權。
這筆「租購」的費用,就在泳協收支決算表「競技訓練器材費」科目下;2016年支出約194萬元,2017年的預算則是180萬元。平均每個月,泳協要付15萬元左右。雖然至今還沒付清,但已經當了多年二房東了。不論是租還是買,這套器材跟著協會兩年多,至今還沒有被泳協「正名」、放入財產清冊。
相較於敏感的計時器租賃議題,陳金鳳反而更在意裁判跟《報導者》告狀一事。她氣呼呼地說:「你(裁判)不直接表白,還在外面跟記者這樣說,你不覺得這個人是小人嗎?愛做裁判,搬個東西又不願意,這就是斤斤計較!這種人會是我們一等一的裁判嗎?這樣子講難聽一點,我們就盡量不聘。」

認證費?還是「保護費」?

Fill 1
選手在高雄市國際游泳池練習。(攝影/余志偉)
選手在高雄市國際游泳池練習。(攝影/余志偉)
泳協是游泳項目中對國際賽事的唯一窗口。想當國手,必須透過泳協推薦;想當教練、裁判,必須得到泳協認證;辦全國賽,也要花大錢請泳協檢視場地、設備,否則選手就算打破全國紀錄,泳協可以不予承認。
泳協辦理泳池認證的初衷,是幫助想興建游泳池的單位,可以確保池體、設備、附屬設施都符合國際標準,避免砸大錢卻蓋出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游泳池。然而,在許東雄上任後,卻將觸手伸向「使用中」的游泳池,要求即將舉辦比賽的泳池一定要辦認證。
很多人批評,認證目的應該是協助興建,而非強迫已蓋好的泳池花錢認證。但陳金鳳說:「那你們就錯了,我們不是建築商。這些人是專業嗎?你們都要聽這些人講!」
以田徑場地認證為例,認證的服務對象僅針對興建場地。流程包括安裝礎石、跑道高程、距離確認;不同比賽的場地,像是跳遠、跳高、鉛球等等又有不同的規格要測量;跑道面的材質需要送交實驗室測試各種係數。初次認證費用是40萬元,四年複驗費用是2~5萬元。
然而,測量游泳池的工作相對單純,作業人員大約花3、4個小時就能完成。而認證費為20萬元!外加每4年複測一次,要價5萬元。
一位全中運承辦人表示,原本很不甘願付泳協這筆錢:「幾年前同樣的游泳池也辦過比賽,當初破的紀錄也承認了,為什麼現在就不行?」而且承辦縣市經費拮据,拿不出20萬元,最後是由體育署撥款補助了事。另一位承辦人則對泳協辦理認證的專業程度存疑,他希望政府可以主持類似的認證,避免政府成了協會口中的肥羊。
大多數承辦單位選擇花錢消災,唯獨2015年全國運動會賽場——高雄的國際游泳池沒有取得認證。泳界人士認為,高雄國際游泳池是泳協的發源地,再加上許東雄自己培養的選手在這場賽事中打破全國紀錄。泳協如果因為泳池認證的事情而不承認比賽紀錄,就可能讓自己培養的選手白忙一場。
Fill 1
(整理/陳貞樺,設計/黃禹禛)
(整理/陳貞樺,設計/黃禹禛)
許峰銘分析,泳協的問題之所以會連環爆,跟許東雄不重視人和有關:「做事情手法太粗糙。」另一方面,台灣泳壇這幾年的表現也不如以前。
他說,當年二叔李東興擔任秘書長時,泳協曾風光過,在1998年曼谷亞運時我國游泳項目表現亮眼,共拿回1金4銅;但再次於亞運奪牌已經是12年後,僅於廣州亞運拿下一銅。2014年仁川亞運,泳協組成了歷年來最大團隊24人,卻空手而返。
清華大學副教授李大麟,曾任泳協選訓輔委員,看著台灣選手的成績愈來愈趕不上鄰近小國如新加坡、香港,認為一方面是訓練方式需要更科學化;同時,協會也責無旁貸。李大麟希望總是與國家隊一起四處征戰的許東雄,可以多多分享在國外的所見所聞,也算是對協會的回饋。
我國首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亞運游泳金牌蔡淑敏的教練江永泰,對於協會也有諸多期許。他認為台灣選手成績無法起色的原因很多,泳協內部「排除異己」的氛圍絕對會讓優秀的選手、教練敬而遠之。蔡淑敏於1998年創下國內200公尺自由式的紀錄,至今都還沒有人打破。江永泰感嘆:「都幾年了?蔡淑敏的紀錄都還在。」原本令教練驕傲的紀錄,愈看愈百感交集。
從丁妹事件、罰款制度、團費過高、到最近唐聖捷的禁藥事件⋯⋯泳界爭議事件愈爆愈多,有很大原因是泳界人士只看得到許東雄執掌的泳協不斷在選手、教練、裁判身上「賺錢」,卻沒有相應公平無私的服務。
面對近日多起風波,陳金鳳在辦公室電話裝了錄音設備、並嚷嚷著要告放話的人:「我們就是秉持著我們良心在做。我們財務都公開了,你說我還有什麼東西在裡面偷雞摸狗?」
為了平反外界對泳協印象,陳金鳳舉了許東雄的溫馨小故事。國際游泳總會為顧及反應速度,規定65歲以上的人不得擔任裁判,但泳協舉辦國內賽時,並不理會這個規定。「我們都沒有執行這個⋯⋯因為我們很有人情味,七十幾歲八十歲拿拐杖的也聘,就是因為大家有感情了,」陳金鳳說:「我跟你講,理事長就是人很好!」
(整理/陳貞樺)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體育協會的沉淪與重生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