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新聞攝影獎入選作品
來自宏都拉斯的小女孩Yana嚎啕大哭,因為她的母親Sandra Sanchez在美國德州被當地邊境巡邏人員搜查。(攝影/John Moore/Getty Images)
來自宏都拉斯的小女孩Yana嚎啕大哭,因為她的母親Sandra Sanchez在美國德州被當地邊境巡邏人員搜查。(攝影/John Moore/Getty Images)
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在2月20日公告「2019世界新聞攝影大賽」(2019 Photo Contest)各獎項提名,其中備受矚目的作品與攝影者,分別是入圍年度最佳單張照片的6位攝影師,與本年度的新獎項──年度最佳圖像系列報導的3位入圍者。
自1955年以來,世界新聞攝影大賽的獲獎作品和議題皆受到廣泛關注,這些精彩影像為前一年的新聞攝影做出了卓越的視覺貢獻。為了選出第62屆(2019年)世界新聞攝影大賽的獲獎者,評審們在2019年1月12日起3個星期內,評選了來自世界各地4,738名攝影師的78,801張參賽照片。
最終得獎名單將於2019年4月11日,在阿姆斯特丹所舉行的「2019年世界新聞攝影大賽」頒獎典禮上公佈。

年度最佳單張照片入圍作品

Fill 1
2018年2月25日敘利亞al-Shifunieh疑似遭不明氣體攻擊,民眾正接受治療。(攝影/Mohammed Badr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2018年2月25日敘利亞al-Shifunieh疑似遭不明氣體攻擊,民眾正接受治療。(攝影/Mohammed Badra/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Fill 1
一位中非查德孤兒走過畫著火箭推進式榴彈砲的牆面。(攝影/Marco Gualazzini/Contrasto)
一位中非查德孤兒走過畫著火箭推進式榴彈砲的牆面。(攝影/Marco Gualazzini/Contrasto)
Fill 1
這是Yorladis第6次懷孕。曾是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一員的她,前5次懷孕都因為戰爭被迫中止。她表示,第5次懷孕時,她曾以寬鬆穿著隱瞞她的指揮官達6個月之久。(攝影/Catalina Martin-Chico/Panos)
這是Yorladis第6次懷孕。曾是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一員的她,前5次懷孕都因為戰爭被迫中止。她表示,第5次懷孕時,她曾以寬鬆穿著隱瞞她的指揮官達6個月之久。(攝影/Catalina Martin-Chico/Panos)
Fill 1
國際社會針對記者Jamal Khashoggi失蹤一事日益強烈,當沙烏地阿拉伯的調查人員進入土耳其沙國領事館時,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企圖阻擋媒體的採訪。(攝影/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國際社會針對記者Jamal Khashoggi失蹤一事日益強烈,當沙烏地阿拉伯的調查人員進入土耳其沙國領事館時,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企圖阻擋媒體的採訪。(攝影/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Fill 1
「Akashinga」是個全由女性組成的反盜獵單位,成員之一的Petronella Chigumbura正在Phundundu野生動物園進行隱蔽訓練。(攝影/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Akashinga」是個全由女性組成的反盜獵單位,成員之一的Petronella Chigumbura正在Phundundu野生動物園進行隱蔽訓練。(攝影/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年度最佳圖像系列報導入圍作品

查德湖危機(The Lake Chad Crisis) 在政治衝突和環境因素等多重影響下,查德流域正陷入人道主義危機。查德湖曾經是非洲最大的湖泊之一,也是4,000萬人口的生命線,目前正在大規模的荒漠化。由於缺乏有效地計劃灌溉、長期乾旱、森林砍伐和資源管理不善,湖泊的面積在過去60年中縮小了9成。 傳統的謀生方式,例如漁業,已經無以為繼,缺水更導致農民和牧民之間發生衝突。 因為苦難和普遍的飢荒,活躍在該地區的聖戰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成為既得利益者,該組織利用當地村莊作為招募場地,長期衝突造成250萬人背井離鄉,加劇了糧食不足的狀況。
查德湖危機。(攝影/Marco Gualazzini/Contrasto)
移民大蓬車隊(The Migrant Caravan)
在2018年10~11月間,數千名中美洲難民加入了前往美國邊境的大蓬車隊。車隊透過草根社群媒體活動而組成,於2018年10月12日離開宏都拉斯的汕埠市(San Pedro Sula),吸引了來自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和瓜地馬拉的人們。他們有的是因為面臨政治壓迫和暴力,有的則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而逃離嚴酷經濟條件。在移民路線上,乘坐大篷車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安全,是無法支付人口販子高額費用的人的為替代方案。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移民大篷車每年都會在不同時間前往美國邊境,但近期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多達7,000人,其中包括至少2,300名兒童。沿途條件相當艱苦,人們每天步行大約30公里,路途上氣溫通常高於攝氏30度。為了避免高溫,每天凌晨4點左右,大篷車便會啟動。與其他移民一樣,這輛移民大蓬車也引起了美國總統川普的譴責,並重申他對強硬移民政策和修建邊界牆的呼籲。
移民大蓬車隊。(攝影/Pieter Ten Hoopen/Agence Vu/Civilian Act)
葉門危機(Yemen Crisis)
聯合國表示,葉門在持續將近4年的衝突之後,至少有840萬人面臨飢荒的危機,2,200萬人(75%的人口)需要人道主義援助。
2014年, 穆斯林反叛分子胡塞武裝組織(Houthi Shia)佔領了該國北部地區,迫使總統哈迪(Abdrabbuh Mansour Hadi)流亡。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8個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聯盟開始空襲胡塞武裝組織後,衝突蔓延並升級。2018年時,這場戰爭被聯合國稱為「 世界上最嚴重的人為災難 」。
沙烏地阿拉伯指控,同在中東地區、人口以什葉派為大宗的伊朗,用武器和物資支持胡塞武裝組織,但伊朗隨即否認。由沙國領導的聯盟對葉門實施封鎖,限制進口食品、藥品和燃料,資源短缺加劇當地人道主義危機。
在許多情況下,近乎飢荒的狀況並非肇因於當地糧食短缺,而是由於人們買不起食物。沙國限制進口與燃料短缺使得運輸成本不斷飆升、貨幣持續貶值。以及其他人為因素造成的供給中斷,讓食物價格飆升至多數葉門人無力負擔的程度。
葉門危機。(攝影/Lorenzo Tugnoli/Contrasto/The Washington Post)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