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評論
石明謹/台灣在東亞青運風波該思考的事:打破國際區域戰略框架
(圖片來源/截取自東亞青年運動會官網)
(圖片來源/截取自東亞青年運動會官網)
近日中國因不滿台灣民間進行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在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協會(East Asian Olympic Committees, EAOC)提案取消台中在2019年舉辦東亞青年運動會(East Asian Youth Games)的主辦權,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然而許多媒體與民眾對於整個東亞奧會(或簡稱東亞奧協)的背景並不了解,反在國家尊嚴與選手權益之間掀起論戰。其實藉由這次的事件,更是我們好好重新整理台灣各種區域合作政策與方向的時候。
這次的事件,我們應該了解3件事情:
  1. 東亞奧會到底是什麼?
  2. 中國到底在搞什麼?他們想要什麼?
  3. 未來台灣有什麼可行的方向?

東亞青運跟亞奧會、國際奧會毫無關係

大家一聽到「東亞奧會」,第一個直覺反應就是:這是不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或是亞洲奧林匹克理事會(Olympic Council of Asia)旗下的組織,負責管理東亞地區會員國事務的?然而,這正是整件事情的第一個謬誤。
東亞奧會並不是國際奧會或是亞奧會旗下的組織,跟上述兩個總會沒有任何的關聯,只是幾個地理位置靠近東亞的國家,所組成的一個區域性聯盟。因此,在東亞奧會所做的任何決定,並不會影響到台灣在亞奧會與國際奧會的任何資格。有人說這次被取消東亞奧會,會導致我國選手參加各種國際比賽的權益,如果不是遭到誤導,那就是刻意危言聳聽。
事實上,亞奧會直接與各個會員國對接,並沒有透過任何中間組織來進行管理;既然沒有透過任何的中間組織,東亞奧會的決定又怎麼可能影響到亞奧會甚至國際奧會呢?我們把亞奧會當成一所學校,各國是這所學校的學生,而東亞奧會是幾個住得比較近的同學,在放學之後所組成聯誼性質的同樂會,你不參加這個同樂會,既不會被學校開除,也不會影響到在校的成績;若是如此,為何我們還要參加呢?首先,有同學一起玩總是比較有趣,其次是跟左右鄰居可以彼此聯絡感情,最後,參加這個同樂會,你才有更多玩樂的機會。
參加這種區域性的組織,確實可以增進區域國家間的交流,同時讓選手有更多比賽的機會。但是不參加會如何呢?其實也不會怎樣。東亞青運目前僅僅停留在青少年層級的比賽,同時參加的會員國只有8個,能夠參加甚至主辦當然很好,如果不能主辦,除了面子之外,對於競技層面的影響極小。

中國為何能夠霸王硬上弓

如果你了解了東亞奧會的本質,再看看東亞奧會成員名單,就非常清楚了。目前東亞奧會成員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香港、中國澳門、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大韓民國、日本、蒙古國、中華台北,加上主席擁有投票權,目前中國為主席
編按:根據中華奧會的說明,EAOC會章規定主席需經理事投票選出,並非輪值制。
,因此在東亞奧會,幾乎都是由中國掌控,他可以自由做出自己想要的決議,這個組織只是中國在區域顯示其霸權的工具而已。
2014年台灣地方首長選舉之前,東亞奧會決議將東亞青運主辦權交給台中市,就是一個選舉前的政治操作,為的是挽救當時聲勢低落的胡志強。現在台中市早已非中國屬意的國民黨主政,找個機會把之前賞賜的主辦權收回,也只是順理成章而已。
此事跟東奧正名公投有沒有關係?當然有關係、也當然沒關係。首先,目前東奧正名公投僅僅進行到連署階段,目標35萬的連署書才湊齊8萬份,八字還沒一撇,而且是民間的言論自由活動;台中市政府舉辦東亞青運,用的也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義,說東奧正名公投影響東亞青運主辦權,這其實只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今天倘若沒有東奧正名公投,中國還是可以用「台灣舉辦同志大遊行」、「行政院前有台獨帳篷」等等,用任何的名義來打壓你。說穿了,東亞奧會是一個中國可以隨便因為看你不爽,就出手揍你的地方,因為這個組織是中國創立主導的,縱使你有再多理也說不清,跟流氓說理本來就是緣木求魚。
但是中國的舉動,成功挑起台灣國內的對立。明明只是一個民間言論自由的表現,卻好像變成台灣不能舉辦國際賽事的歷史罪人。如上所述,東亞奧會根本不能左右台灣在亞奧會及國際奧會的各種權利,但是現在東亞奧會上中國自己做出的一個決定,卻好像台灣從此永遠被國際運動組織除名、再也不能參加各種國際運動了?大家也未免太抬舉東亞奧會,也太抬舉中國了。東奧正名公投的主文也只是用台灣名義「申請」加入國際運動組織,連申請都還沒申請,就算申請不過也只是申請不過而已,但是有些人卻已經因為中國的手段嚇得屁滾尿流了,這正是中國的目的。
大家可以想像,如果今天不是東奧正名公投,而是其他的公投事項,只要是讓中國覺得不滿意的事情,他就可以用不讓台灣參加他旗下主導的區域組織來威脅,那豈不是永遠沒完沒了?台灣人是不是從此任何事情都不能自己做決定?我們要不要向國際組織申請改名是一回事、能不能改得成是一回事,但是無論如何都不是由中國來決定。
中國這個舉動,只是想讓台灣人驚恐,覺得中國能夠決定一切,藉以壓迫台灣人的言論自由。事實上中國能決定的也只是東亞奧會而已,否則何不直接取消台灣的奧會會籍?國際奧會給台灣的來函也不過是告知「不會接受台灣改名的申請」而已,不接受就不接受,爭取正名的人依然有他表達意見的自由,更何況也還沒開始申請呢!

台灣何不轉個方向

如果在台中市政府申復之後,仍然無法重新獲得東亞青運的主辦權,其實既有的軟硬體投資並不會因而浪費,我們可以自行舉辦其他類型的運動賽事,廣邀周邊國家來參與,並不需要只限於東亞;東亞的朋友是朋友,難道東南亞、南亞、大洋洲的朋友就不是朋友?更何況稱霸東亞那個國家並不是你的朋友。當初投資這些資金來舉辦東亞青運,本身就不是一次性的投資,在舉辦之後,還是要利用這些人力與設備,繼續舉辦其他比賽不是嗎?既然如此,我們繼續投資並轉而自行舉辦賽事,又有何不可呢?
我們要再次強調,取消東亞青運舉辦權,跟台灣參與各種國際運動組織的資格毫無關係。中國的打壓是常態,如果他沒有藉機在各種場合羞辱台灣,那才是奇怪;但是我們應該藉此反思,是不是一定要將自己鎖死在東亞的區域合作、或是區域組織之中?
國際政治的現實是,中國在東亞有絕對的霸權;當然,就算爭取其他國際組織的認同,同樣會受到中國的阻撓,但是肯定不會比在東亞區遭受的壓力更大。台灣可嘗試往東爭取加入東協的各種組織,或是往南投入大洋洲各國的懷抱,參加太平洋島國的區域性合作──別忘了在1980年代,台灣足球在亞洲區受到中國的排擠,就是參加大洋區的比賽。事實上,東亞奧會也曾經有哈薩克及澳大利亞等非東亞國家加入,把所謂的區域性與國際關係想像得太狹隘,或許才是台灣真正的問題。
台灣人習慣只面向西方,以為那邊是一切,其實只要轉個方向,世界豈不是更廣闊?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