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蘇格蘭圖再公投,贏家可能變輸家

正當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簽署脫歐信件,正式啟動脫歐之時,蘇格蘭議會通過再次舉行獨立公投,而倫敦隨即表示不會在脫歐程序完成前針對公投問題與之談判。梅伊與蘇格蘭首席大臣施特金(Nicola Sturgeon)見面時重申,現時並非討論獨立的時機。誠然,蘇格蘭事隔2年多就再企圖進行獨立公投,頗為不智。

其中一點相信不少人都會認同,西班牙必定為脫英派帶來相當的困擾。畢竟,脫英與重新入歐是一體兩面,如果脫英後的蘇格蘭能輕易重回歐盟的大家庭,就會助長西班牙內獨立呼聲甚高的加泰隆尼亞的氣燄,馬德里自然不會樂見。所以,西班牙外交部長達提斯(Alfonso Dastis)表明,蘇格蘭脫英入歐不是不可行,但必須排隊──前面已分別有土耳其、馬其頓、蒙特內哥羅、阿爾巴尼亞與塞爾維亞。這種策略,明顯是為了擴大蘇格蘭脫英和入歐之間的「空窗期」,以間接手段阻嚇脫英派,達成鞏固自己國家統一之目的。

不過,國際油價的衰落才是關鍵所在。上一次蘇格蘭獨立公投於2014年9月進行,當時的油價大約是90多美元。脫英派在面對有關獨立後經濟狀況的質問時,北海油田成了一張氣勢凌人的好牌,支持脫英的人表示石油的收益能成為蘇格蘭繼續繁榮的保證。

然而,時移勢易,這個說法已很難再站得住腳,今年的油價只能在50美元左右遊走,其帶來的盈利明顯大打折扣。美國採集頁岩氣的技術迅速提升,已經引起另類的「石油危機」。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雖在去年12月就減產協議達成共識,但面對美國頁岩氣的挑戰卻顯得異常乏力,傳統產油大國如沙烏地阿拉伯也開始明白經濟改革的必要,並加強與日本、中國等國家加強合作。可見,油價的走弱已是大勢所趨,石油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以油田作為獨立基礎當然就不再可行。

回首2014年的獨立公投,留英派以約10個百分點勝出,時任蘇格蘭民族黨(SNP)黨魁的薩孟德(Alex Salmond)在承認落敗時,也提醒英國要遵守承諾,放權給蘇格蘭。雖然「蘇獨」功虧一簣,仍須持續繳稅以分擔聯合王國政府的支出,卻因此贏得爭取更大自治權的政治籌碼,又無須承擔獨立的經濟及外交風險,可謂最大贏家。問題是,假若短期內再舉行公投,是否保證再次凱旋而歸?

留英派成功的因素諸多,譬如蘇格蘭有許多居處偏遠的老人選民,不求大變,不過統派之所以勝出,主因還是較多民眾對脫英的經濟風險有所顧忌。回到今日,英國準備脫歐,除了有可能要向歐盟支付高額「分手費」,亦難以再進入歐洲單一市場。這對蘇格蘭肯定是一個挑戰,因為根據當地工會NFU Scotland的資料,全蘇格蘭有十分之一的職位與農業有關,而他們大都長期受惠於歐盟的農業政策補助。

但平心而論,脫英的風險可能更高。除了上次公投已討論過的貨幣議題,蘇格蘭對英國的貿易依存度遠超歐盟,也是她難以脫英的原因。以2015年為例,蘇格蘭對英國的出口佔出口總額達63個百分點,而對歐盟的出口只佔16個百分點。當石油在國際市場因供過於求而不再吃香,蘇格蘭的出口似乎更為依賴英國的需求。加上歐盟成員國之一的西班牙必定會從中作梗,脫英風險會比2年多前更高,這點毋庸置疑。

蘇格蘭本是一個獨立王國,與鄰近的英格蘭關係素來不甚良好。15世纪的教宗庇護二世(Pope Pius II)曾說道:「沒有任何事比辱罵英國更能取悅蘇格蘭人。」即或17世紀兩國有共同皇室,仍不能消減兩國政治及宗教間的縫隙。

1707年,蘇格蘭臣服於英國,成為聯合王國的一部分,當時平民非常氣憤,認為自己的國家被英國的黃金收買和出賣。事隔300餘年,蘇格蘭人都不愛他人將之視為不列顛人(Brit)。在這種歷史脈絡下,如果2年前較多數的蘇格蘭人按下自己的民族感情,以較為務實的態度對獨立說「不」,今日就更難對相同的選擇說「是」。假若脫英不成,留英派再贏一役,蘇格蘭早前辛苦得來的政治籌碼將一筆勾銷,她將難再以「獨立」威脅英國政府放權。

然而,世事無絕對。假若幾年後蘇格蘭也飛來一隻黑天鵝,仍決意遠走高飛,屆時入歐路長遙,英國又肯定會以設立關稅等方法報復,蘇格蘭人手持賣不清的貨物,或許會慨歎自己賠了婦人又折兵。距離與倫敦商討公投的時間還有一段距離,若愛丁堡執意而行,昔日的贏家將可能淪為輸家。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