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評論

李濠仲/為什麼女人當家好?

二十世紀初,英國女權運動先驅艾米琳.潘克赫斯特(Emmeline Pankhurst)登高一呼,鼓吹女人必須為自己爭取投票權,一旦女人也能透過選票表達意見,她們就能改變這個國家,讓長期遭男人掌控的政府和國會,學著從女人的角度思考問題。

同一時期,挪威婦女且以實際行動和潘克赫斯特相互呼應,並在1913年為自己拿回了投票的權利。在這之前,挪威男人根本不相信女人的腦袋能夠裝得下什麼有用的政治見解,何必異想天開覬覦國家大政。時局演變,二十世紀初期、中期,兩度由男人發動的世界大戰,導致男性大量死亡,許多女性在無父、無夫之下,益發獨立自主,傳統性別角色因而產生化學變化,結果,男人們原想藉由戰爭施展男子氣概,到頭來竟是助長女性意識更加抬頭。

直至1981年,挪威出現了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理葛倫.布蘭特倫(Gro Harlem Brundtland),舉國政治文化又再邁入新的紀元。於其麾下,挪威政府女性閣員首度超過半數,開世界風氣之先。爾後進入二十一世紀,當地部會首長平均有5成會是女人;國會裡的女議員,亦始終維持近4成的比例。此外,歐盟不少國家明文規定私人企業的董事席次,至少要有40%保留給女性,全世界率先達到此標準的模範生,正是挪威(2009年達成。惟挪威非歐盟成員)。這些成就,足以讓聯合國讚譽其為「兩性平權的避風港」。

在新時代女人爭先恐後參政下,前挪威總理史托藤柏格(Jens Stoltenberg)曾以自身經驗傳授後進:「根據在下執政時期所獲教訓,任何有志從政的挪威人都要切記,執政者只要懂得擴大婦女參政的程度,不僅有助提振國家經濟,還能確保預算順利過關。」史托藤柏格言簡意賅,道盡當前女權翻身的時代。

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史帝芬.品客(Steven Pinker)曾發表過一篇文章,直指「女人當家可使世界更為和平」。根據品客的說法,女人有替環境創造和平條件的特質,並且是從古老時代就已存在的基因,因為原始部落的女人,從來沒有共同集結襲擊鄰村的歷史,「和平」正是身為人母的本色,戰爭則是不折不扣的男人遊戲。這或許可以說明,何以內部政經領域長期由女人分占三分之一的挪威,能為世界上少有的高度穩定國家。

至於唯一在挪威頒贈,屬於諾貝爾獎家族之一的諾貝爾和平獎,甚且為女性得主比例最高的獎項。2011年諾貝爾和平獎共同得主之一塔瓦庫.卡曼(Tawakkul Karman)於受獎致詞時,曾慷慨激昂地向世人宣告「⋯⋯婦女扮演受害者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女人將是領導者⋯⋯」;她的發言不僅鼓舞了正在世界各地為自己家園奮鬥的女人,同時也證明了「女流之輩」報效國家,非只能略盡棉薄之力而已。

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教授吉爾特.霍夫斯塔德(Geert Hofstede)的專長領域,主要論及不同國家的管理決策模式(又稱「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Hofstede’s Model of National Culture),是如何深受在地文化影響。根據他長年研究發現,一個愈是傾向所謂「女性化社會」(feminine society)的國家,便愈能表現出對弱者的同情,而且窮人相對較少,社會福利也較為完善、普及,政治意識則明顯偏向左派,尤其擅長透過對話和妥協解決爭端。北歐地區的瑞典、荷蘭、丹麥以及挪威,皆是霍夫斯塔德模型的重要佐證。

時至今日,這些原本同為男性主導的國家,不僅兩性地位愈趨平衡,隱隱然尚有「女人為大」的氣氛,但霍夫斯塔德所說的「女性化社會」,又不純然只是關注女性權益的發展,或者只把焦點放在新好男人如何放下身段。因為「女性化社會」的影響力,有時還可以大舉牽動一整個民族的思維機制,例如遇事習於對話、妥協的處事原則,而非鼓勵強者為上:強調的是冷靜、團結、互為依靠,而非動輒訴諸武力解決。

也正因為如此,長年以來,挪威政治運作,採行的雖然是易於導致多黨分化的全比例代表制,倒是能藉由蘊含女性文化特色的「共識型民主」(consensus democracy),相互籌組聯合政府,避開了如義大利、法國等類似體制下的不穩定政局(義大利、法國皆非霍夫斯塔德所稱的女性化社會)。以對話取代競爭,化解對立,正是女性化社會的特長。

挪威王國的發展歷程,彌漫著女性文化的氣質,假若再深入解析,將發現這類氣質,實已超越了著重性別角色重新配置的「女權意識」,而是為此造就了一個更為強調人皆生而平等的無特權、無貴族社會。挪威王國之所以被稱之為現代文明的典範,歸根究柢,理由其實很多是來自它接續女權運動之後,漸次形塑出的平等主義色彩。

2009年,英國學者威奇森(Richard Wilkinson)和彼奇特(Kate Pickett)聯手撰寫了一本探究平等社會表徵的專書,結論之一是,凡是落實平等精神的社會,其人民的生活品質、滿足感和國家繁榮程度,不管在任一評鑑中,皆屬名列前茅。映照霍夫斯塔德的見解,簡而言之,女性化社會可為平等的社會,平等的社會,即是幸福的社會。

「假如你一開始無法獲致成功,不如試試你太太曾經告訴過你的方法。」這是挪威家居用品店裡,刻在一片木製裝飾上的文字,木條看似不起眼,一直以來卻銷量奇佳,彷彿是為遙祭男人當道的日子已經遠離。話說回來,綜上所述,那也不見得是什麼壞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