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評論

許博任/柯總召,我們真的不用擔心民進黨嗎?

318運動屆滿3週年,當時佔領國會的公民力量最近又重新聚集,要求民進黨政府應該趁美中台關係低盪盤點的此時,儘速完成監督條例的立法,完備台海雙邊協議簽署的民主防衛機制。面對318參與者的施壓,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回應,兩岸問題不是監督條例最重要,並表示民進黨執政,兩岸問題的監督力道一定比國民黨強。 柯總召似乎忘了,台灣當前經濟高度依賴中國的起點,正是2001年陳水扁政府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李登輝時期的「戒急用忍」政策。當時鬆綁電子業等巨額投資後,短短3、4年間,台灣對中出口佔總出口比重即從2成攀升至4成,對中投資佔總對外投資比則從2成飆漲至近7成。

2000年前後中美台間的經貿局勢是這樣子的。自1992年鄧小平南巡再度宣示維持改革開放政策後,各跨國公司持續前進中國,以中國為生產基地的全球生產鏈逐漸成形。其中90年代開始蓬勃發展的ICT產業也是如此,台灣廠商作為全球ICT產業重要的代工及生產整合者,隨著美、日、歐品牌商腳步,漸漸將生產基地移轉至中國長三角地區,開啟台商以電子業及其上游產業鏈為主的第二波西進。 當時台灣雖有「戒急用忍」的政策管制,但電子電器產業佔台商對中投資總額比重已成長至5成。宏碁、神達、廣達、英業達等電腦組裝大廠,也已積極前往中國建立據點,半導體產業也有王文洋的宏仁集團欲赴中國設立8吋晶圓廠的消息,「戒急用忍」政策面臨鬆綁壓力。 而國際上,隨著中國參與全球化的程度漸深,世界各國對中貿易正常化的呼聲也是高漲,最有代表性的是2000年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NTR)的論戰。當時由於中國加入WTO在即,為確保中國加入WTO後,美國企業在中的商業利益不會再受每年是否延長中國最惠國待遇審查所干擾,柯林頓政府力推通過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 民主、共和兩黨建制派,結合波音、福特、IBM等美國大型跨國企業所組成的商業聯盟,撒下重金以有利美國利益與中國民主化為由,積極遊說國會通過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台灣在這場論戰中扮演關鍵角色,當時剛贏得總統選舉的陳水扁,一別李登輝任內不對中國最惠國待遇議題表態的作法,在接受洛杉磯時報採訪時表示支持給予中國PNTR,以致美國反PNTR的共和黨極右及民主黨極端自由派聯合陣營欲以台灣牌阻擋的策略失效,美國國會最終批准了PNTR法案。 而在台灣,也因為中、台即將加入WTO的態勢,政治上檢討兩岸經貿政策也成為主旋律。除了當時包括陳水扁在內,所有總統候選人都曾明確主張要檢討戒急用忍政策,甚至連總統李登輝,都在1999年11月25日由工總舉辦的全國經營者大會上表示:「如果中共對台有足夠善意,且有具體回應,我國願依世界貿易組織的規範,檢討現行兩岸貿易政策」的談話,首次釋出「戒急用忍政策」可能調整的訊息。 而2000年扁政府上台後,即由經濟部召集跨部會專案小組,開始研擬調整戒急用忍政策,鋪陳至2001年7月經發會,正式作成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戒急用忍」的決議。放寬高科技產業等赴中投資限制,並且改採2,000萬美元以上專案審查的方式,取消5,000萬美元的投資上限。此後ICT產業為主的產業鏈快速西進,確立「台灣接單、中國生產」的兩岸產業分工格局,加速台灣經濟的向中傾斜。 雖然在2005年,因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以及台灣對中國依賴提升過快,引起國際及扁政府高度警戒,兩岸經貿政策因而有「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轉向,提出加強金融稽核、敏感科技保護法立法等緊縮措施,但多未有效落實,也難改台灣經濟高度依賴中國的態勢。 回顧這段兩岸政策變遷過程及當時的世界經貿局勢,可以發現台灣經濟的對中依賴,其實亦根源於對全球產業鏈的高度依賴。在2000年前後全球產業鏈前進中國的大勢下,台灣因經濟高度仰賴出口代工,幾乎是無可避免地走進中國的磁吸效應,即便是表面具有台灣主體意識的政權與政治人物也無法逆勢而為。 而放回今日的國際經貿及政治局勢,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全球產業鏈盤整,美中對抗局勢未明的變局。要仰賴民進黨自我聲稱的愛台屬性,就可以保障政府不會在美中台複雜的經貿關係、地緣政治中踩錯腳步,簡直是癡人說夢。還是儘速透過監督條例、條約締結法的立法與修正,建立台灣對外協議締結程序完整的國會監督、人民參與及影響評估機制才是正道。 另外,對新一代的覺醒青年來說,通過這段「戒急用忍」轉向「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歷史回顧,也應該可以體認到發展在地經濟、降低對代工出口模式的依賴等經濟轉型工作,是台灣追求獨立自主無可迴避的議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