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劉細良/釋法之後:完美獨裁下的一國兩制
香港兩位新任議員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以「玩嘢」方式(玩嘢意指:搞事情)宣誓,最後演變成為反華丶分裂國家丶危害國家安全丶港獨事件,要動用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104條,直接指示香港法院判決,驅逐2人出立法會,其無法無天,匪夷所思。對於近年香港所謂「港獨」現象,我一直認為極不尋常,這符合共產黨一貫自我製造敵人,然後再通過打擊這稻草人,樹立絕對權威的政治手段。

香港需要港獨暴亂

人大常委會通過釋法前一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遊行,晚上1千多名示威者佔據中聯辦對面馬路,路面磚頭部分被人掘出,放在一旁,有人將磚頭擲向警察,當時我判斷只要再多幾個示威者拾起磚頭擲出,一場事先張揚的「港獨分子暴亂」就會按劇本上演。早已在四周嚴密戒備的武裝鎮暴警察丶特種部隊「速龍小隊」,最新式鎮暴武器全部都已在場,只要一聲令下,警察將如獅子撲兔,攻擊示威者,屆時肯定會爆發街頭大混戰。香港眾志丶人民力量及社會民主連線等團體立即宣布結束示威行動,呼籲群眾撒退,唯獨青年新政游蕙禎,呼籲群眾繼續作野貓式抗爭,但人丁單薄,最後也只有和平散去!
11月6日晚避過的一場港獨暴亂,遲早還會再回來。因為香港特首梁振英丶香港中聯辦及共產黨,政治上都需要這一場港獨暴亂,證明港獨已經威脅到國家安全丶領土完整,跟著人大再度釋法,針對議員言論,取消其資格,然後就是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及將 中國《反分裂國家法》引入適用於香港。梁振英在人大釋法當日已公開表示,最近在香港出現一些港獨、分裂國家主張,「我相信,中央政府認為23條立法,都不單是一個未完成的憲制責任的問題,而是有現實意義。」梁振英又稱,「香港市民過去睇唔(意指:看不到)到有人搞分裂國家,搞香港獨立,現在都睇到,呢個問題值得大家注意。」既然權謀用盡開啟了人大釋法這道門,進擊的巨人又怎可能就此罷手?

兩制與核心

在港獨及釋法風波之前,最刺激香港人神經的是銅鑼灣書店擄人事件,今次釋法與書店事件同樣體現了共產黨治港的新常態:列寧式政黨的冷酷無情(ruthless),過去這種冷酷並不常現身,只有在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中,鄧小平才罕見地展示出他繼承自周恩來的冷酷黨性。要理解香港今後所面對的政治局面,需要跳出本地角度,嘗試站在習核心的角度去看,否則就如瞎子摸象,認為青年新政2人行為就是釋法事件的原因。
最近牛津大學社會學與社會政策系榮譽教授斯坦.林根(Stein Ringen)出版的新書《完美的獨裁:21世紀下的中國》值得大家參考。他認為習近平提出中國夢,在中共18屆六中全會後又成為「核心」,顯示中國再次逐步邁向如毛澤東般的一人治國,並有意進一步推進國內的民族主義、大國主義。作者認為中國是一個完美的獨裁政府,用專制(Autocracy)等字眼,去形容中國的體制是太過溫和,所以作者創建了一個新字──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
「在管控專制模式下,人民不需要被下令去做某些事情,而是由人民自發地自我控制、自我審查,不會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這套模式正全面在香港實施,而且並非始於今日。2014年北京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及人大「831決議」,已見端倪。北京設下硬性框架,香港人要主動就範,例如先篩走中央不喜歡的候選人,便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立法會也一樣設下框架,建立言論思想審查機制,第一關是選舉主任先審查,即使候選人蒙混過關,第二關在宣誓後也可追究其言論,取消其資格。至於23條立法,亦已經寫在牆上。這就是一國兩制的現實,當香港一旦有反對聲音,或認為對政權有影響,共產黨就以影響一國之名,通過新建立的干預機制,實施管控和鎮壓措施。這情況早已出現在港台藝人在內地工作的管理上,但凡沾上不被官方認可的政治意識形態,就發動網絡批判,令藝人「被停止」工作。

帝國下的異端

既然香港獨立不過是有名無實的「口頭勇武」的行動,那麼共產黨為何害怕香港會影響政權管治呢?
從銅鑼灣書店事件可見,香港的出版丶言論丶思想自由,正侵害共產黨的民族主義宣傳。斯坦.林根認為,管控專制必須要配合有效宣傳,過去幾年中共透過控制歷史、控制輿論,由上而下令人民無時無刻都接受其灌輸的意識形態,而方法就是鼓吹民族主義、大國主義,在民間產生共鳴來增加自己的認受性。香港正好是中國民族主義丶大國主義宣傳下的異議聲音,「腰心腰肺」(意指:戳中對方死穴,讓人耿耿於懷)的眼中釘,這同樣影響管控專制的功效,罪大惡極。
習核心的管控專制模式與香港的自由是不相容,今天所發生的釋法事件,只是這個大背景下的其中一個矛盾。這種民族主義加管控專制的影響,將會波及台灣及周邊地區。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