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王銘琬╱AlphaGo大勝棋王後 人類的下一步?
獎金100萬美元的電腦人腦圍棋大賽,Google旗下的DeepMind公司所開發的圍棋程式AlphaGo以4勝1敗的成績取得勝利,這個比賽受到世界高度矚目,其結果讓人感覺人工智慧真的快要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了。
這個5局大賽,原本看好人腦代表韓國棋王李世乭的評論較多,沒想到AlphaGo先連勝3局,而決定了勝負,成為世界許多媒體的頭條新聞,連先前不關心的人也開始關心了。
開發程式的Google方面,因為想藉這個比賽取得數據,一開始就約定不管比數,都要下滿5盤,第4局李世乭首度開盤,媒體又爭相報導,稱讚他屢敗屢戰,終於得到結果,不到一個禮拜,AlphaGo從一個挑戰者轉身成為大魔王,這個強者的印象已經深植人心了。
有趣的是,在第4、5局,AlphaGo相繼出現明顯錯誤,這個錯誤不是程式漏洞,而是圍棋計算程式蒙地卡羅樹搜尋法(Monte Carlo Tree Search, MCTS)本身的特質,在Alpha Go參加圍棋程式開發前,就一直是等待解決的大問題。
Google宣布舉辦這個比賽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們找到了MCTS以外的方法,但看來並非如此。
沒想到AlphaGo帶著會出錯的程式,以龐大的計算力與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幫助,跳過人類最強的高度。
AlphaGo一開始被翻譯成「阿法狗」,看起來以後應該叫「阿法師」了。
此時最常被問到的就是,此後職業棋士該怎麼辦?好像職業棋士是不能輸的,我倒是覺得這對圍棋界是好消息,不但提升了圍棋的地位,也讓圍棋界藉此重新認識圍棋。
日本的職業棋士制度是德川家康建立的。他在平定天下後為了推廣文化,保護四個圍棋門派「四大家」,並訂定四大家的最強者擁有名人稱號,能領取優厚俸祿。
明治維新後制度崩壞,但300年來提倡的圍棋已經深入社會,媒體一方面為了打造從事文化活動的形象,一方面為了促銷,開始舉辦職業圍棋頭銜賽,一直是受歡迎的活動,也對報份有所貢獻。
頭銜賽裡面值得一提的是「本因坊」,本因坊本來只是四大家中的一家,其他三家的掌門人「家元」,常把位置傳給自己兒子或親戚之中(編按:「家元制度」是指流派的指導者多採世襲制),只有本因坊堅守後繼應該傳給棋力第一人的規律,避免了沒落衰亡的命運。江戶中期以後的名人,幾乎都出自本因坊家。棋力第一,是日本棋界的中心思想,中國、韓國的棋界競爭激烈,更是如此。
圍棋的特徵之一是棋力不容易退步,一旦學會,就算十年二十年沒下,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回到原來的棋力。對下棋的人而言,達到的棋力是一輩子跟著自己的財產。大部分棋友都會對「高棋」流露自然的敬意。也因為如此,圍棋界棋力高的人聲音也很大,當然各個領域都會有這個現象,但圍棋界特別嚴重。
圍棋至今的發展,把絕大部分力量放在棋力的提升上面,圍棋逐漸變成只是一心一意提高棋力的世界,棋力成為一切價值的代號。話說回來棋友在這機制下,也不是多有怨言,因為長棋(編按:指提高圍棋水準)確實迷人。
但AlphaGo應該會改變這個現象,動員高規格硬體及軟體,就很容易獲勝;電腦成為大魔王以後,棋力不再有絕對意義,買一台好的電腦等於買到棋力。頭銜賽本來是棋迷以欽佩的眼光來欣賞的對象,以後說不定開啟電腦,嘲笑棋士的手段不如程式,並以此為樂。
棋力這個價值主軸被削弱後,撐得下去嗎?我認為下一個主軸可能應運而生。我們回想小時候和好友進行一場遊戲的動機,不是想打敗對方,而是想藉這個過程,和對方共同擁有一段快樂的時光,也同樣擁有美好的記憶,圍棋的本質自然也是如此。
圍棋是很好的相互交流的媒介,也是棋類裡最有自我表現空間的,圍棋對教育、對健康的正面影響更是大家的共識,可是比起如何提高棋力,圍棋其他方面的研究與論述,相對而言實在太少。
圍棋界至今有點像修行道場,要是棋力失去絕對性,勢必被迫轉型。我建議圍棋界應採取主題公園式的經營模式,比較能活用圍棋多方面的功能,職業棋士在這裡可引導棋友從圍棋獲得更多的美好與快樂。這不是見風轉舵,而是回歸基本。
取勝是遊戲的機制,為了提高遊戲的內涵,也必須鍛鍊遊戲技術,提高棋力當然有意義,但這可以只是圍棋世界的一部分,勝負不應該是全部。 
這次比賽,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第4局,AlphaGo出現失誤而敗北,賽後記者會上,有一位記者提問,Google曾提及AlphaGo的技術可以轉用到醫療領域,今天這樣的失誤令人擔心。Google正面回應表示,就是為了避免將來的失誤,才舉辦這個比賽測試。
電腦人腦圍棋賽第四局,AlphaGo第一次輸給韓國棋王李世乭,賽後專家進行分析。(影片來源/DeepMind)
圍棋的失誤居然和醫療扯上關係,可是問方與答方都一本正經,讓職業棋士的我快笑出來。看來Google拿圍棋研究作為人工智慧的基礎是玩真的,而世界對於這個想法也十足肯定;自古常說人生如棋,只是個比喻,今天居然很自然的在談論現實聯結。圍棋的邏輯套用在其他領域乃至現實社會,好像也能被接受。
這不禁讓我聯想,圍棋需要建立其他的價值主軸,現實也未嘗不是。
人類本來需要的是幸福,但人類是否在成長經濟的機制下,把數值作為價值的代號?在提升數值的技術上,當人類被機器取代時,各種數值是否還能保持其本來的意義與功能?從圍棋推論,社會可能也需要新的價值主軸。
圍棋雖變化複雜,可是本質單純,圍棋界此後該怎麼做是蠻清楚的,然而現實社會不會那麼簡單,有點擔心的是建立新的價值需要社會的共識,需要時間。現在人工智慧有加速發展的趨勢,自我學習的機能會讓電腦在短時間內達到難以想像的層次。
電腦本來不可能「戰勝」人腦,因為電腦不會因下棋得到快樂。而在現實生活,人類也應該不會敗給電腦,因為它無法感覺幸福。在即將來臨的人工智慧洪流裡,能不能藉機建立新的價值主軸,拾回人與人本來應有的交流,不只圍棋界,這可能是人類社會此後共同的課題!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