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俄羅斯】為辦世足鎖國,卻恐淪史上「最弱」主辦國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前面的2018世界盃旗幟。(AFP Photo/Mladen ANTONOV)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前面的2018世界盃旗幟。(AFP Photo/Mladen ANTONOV)

對於想要利用舉辦世界盃來宣揚國威的俄羅斯來說,現在的局面變得非常尷尬,因為他們有可能成為世界盃歷史上最弱的主辦國。

從2001年到2011年的10年時間,全球投資人都瘋狂迷信由美國高盛公司首席經濟師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提出的「金磚四國
2001年,吉姆.奧尼爾使用「金磚四國」(BRIC)來描述4個快速開發中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象徵當時全球經濟實力由G7經濟體向外偏移。
」概念,金磚國的股票大漲、熱錢湧入,尤其是大量的基礎建設需求,讓金磚國成為名符其實的淘金之國。進入21世紀之後。已開發國家的經濟成長趨緩,而且在民主開放的體制下,對於投入大筆金錢舉辦世界型運動賽事、達到宣揚國威的效果興趣缺缺,但對迅速成長的開發中國家來說,爭奪國際賽事主辦權成為一大熱門。
其中,中國爭取到了2008年的北京奧運、巴西爭取到2014年世界盃及2016年奧運會、俄羅斯則是爭取到了2018年的世界盃。雖然看上去一時風光無兩,但是從申辦到主辦大型運動賽會,得經過長達數年的時間,國際政經情勢往往已有非常大的變化。2013年之後,金磚四國面臨經濟成長趨緩的問題,遠非當年躊躇滿志申辦賽事的相同景況。以巴西為例,在經歷了長達10年、平均將近10%的經濟成長期之後,整體經濟面臨硬著陸的瓶頸,又恰逢接連舉辦奧運及世界盃,使得國家經濟局勢加速惡化,差一點讓兩大賽事開了天窗。
俄羅斯做為冷戰時代的世界第二大國,解體後的國家體質及硬體建築還是略勝於其他國家,加上普丁個人的強烈意志,俄羅斯當然不會讓自己面臨如巴西般的窘態,雖然一路上出現不少問題,但是至少不會出現無法舉辦賽事的重大狀況。然而,就競技層面而言,俄羅斯卻出現了極大危機——在爭取到世界盃主辦權之後,2012年俄羅斯的世界排名曾爬到世界排名第9的高峰,但在即將舉辦世界盃的前夕,卻跌到了66名的歷史新低。
對於想要利用舉辦世界盃來宣揚國威的俄羅斯來說,現在的局面變得非常尷尬,因為他們有可能成為世界盃歷史上最弱的主辦國。在2010年南非主辦世界盃時,做為一個非傳統足球強權的國家,好歹也爬升到52名的位置,儘管最後一如預料的在小組賽就被淘汰,但是比賽過程展現出他們的頑強,結果並非讓人無法接受;如今俄羅斯如果最終成績甚至不如當年的南非,那可真是奇恥大辱。

鎖國的黃金枷鎖

俄羅斯的實力下滑,來自於國內聯賽的水準在幾年之內就被西歐各國拉開差距,同時俄羅斯選手幾乎全部集中在國內聯賽,導致技戰術逐漸遠離了世界主流。這樣的結果來自於兩方面:錯誤的政策,以及出乎意料的經濟崩盤。
在成功申辦世界盃之後,俄羅斯打著如意算盤,希望能夠盡量將本國籍的優秀選手留在國內,減少旅外的人數。其目的首先是希望能讓俄羅斯國內聯賽的吸引力上升,增加國內觀眾人數,讓球隊硬體設備得到提升,同時也更能承擔辦理大型賽事的能力;其次是希望留在國內的好手能夠就近掌握狀態,並且較容易進行訓練與磨合;最後當然也是面子的考量,一個要舉辦世界盃的國家,選手若多半外流,豈不是證明自己的聯賽水準不夠。在種種考量之下,俄羅斯一直有意無意的限制並減少選手的外流,結果在最近10年世界足壇瘋狂成長的情況下,成為被遠遠拋在後頭的追趕者。
巴西也嘗試做過這樣的傻事。他們曾希望在2014年世界盃之前,把內馬爾(Neymar)留在國內,讓他最大限度的提升巴西聯賽的水準,同時炒熱國內的足球氣氛,但是最後依然擋不住巴塞隆納(Futbol Club Barcelona)的金元攻勢,內馬爾還是提前去了歐洲討生活。然而事實證明,走上更高舞台的內馬爾得到大幅度的成長,並且反過來成為巴西國家隊不可或缺的領袖。把優秀的選手留在國內成為賴以為生的招牌?還是放他自由飛行、等成長後回頭為自己的國家灌輸養分?這兩種作法,哪種最後得到的利益更實在,我們可以從巴西的例子得到結論。
當然,俄羅斯並非完全沒有做過評估,他們對於自己在2010年前後的實力相當具有信心——澤尼特(Zenit Saint Petersburg)在2008年剛剛拿下歐洲聯盟盃(歐霸盃前身)冠軍,喀山魯賓(Rubin Kazan)在歐冠聯賽踢得虎虎生風,安郅(Anzhi Makhachkala)花錢如流水般的大量引進超級巨星,加上原本就是實力派的莫斯科四雄
莫斯科四大職業足球隊:莫斯科發電機(FC Dynamo Moscow)、莫斯科斯巴達(FC Spartak Moscow)、莫斯科中央陸軍(Professional Football Club Central Sports Club of Army Moscow)、莫斯科火車頭(FC Lokomotiv Moscow )。
,看起來一片蓬勃。俄羅斯的球員縱使不外流,俄羅斯聯賽一樣可以引進大把球星,一樣可以在歐洲等級的聯賽翻雲覆雨。

操盤8年一場空

殊不知,喀山魯賓與安郅這樣在短期內用金錢堆砌、瞬間水漲船高的足壇新貴,也可以因為金主抽腿,瞬間又淪為三流隊伍,前來領取超高報酬打工的外援立刻樹倒猢猻散,同時用不切實際、高於行情的薪資強行留下的本國好手,又過於安逸少了前進的動力,原本的身手不進反退。結果是俄羅斯聯賽的水準急速下滑,而這個惡性循環又導致俄羅斯的選手難以受到西歐主流聯賽青睞,在世界級球星全部聚往五大聯賽切磋成長的同時,俄羅斯不管聯賽經營或是球員的培養,反而在蹉跎8年後回到原點。
加上俄羅斯是本屆的主辦國,並不需要參加資格賽,甚至連最後關頭以戰養戰、且戰且走的成長空間都沒有;別人提前拿到比賽資格是坐山觀虎鬥、坐收漁利,俄羅斯的足球這兩年卻是變得坐困愁城、坐以待弊。當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俄羅斯長期的足球底蘊讓他們不可能就這麼變得不堪一擊,但是俄羅斯現在的球風老套、單調、無趣,而且苦悶,不管是在娛樂性或是實際戰績,都沒有什麼讓人期待的空間;要做為一個夠格的地主國,踢出像樣的成績,同樣也很困難。
時間回到2010年,當時的俄羅斯不管是經濟或是足球,都正處於冷戰結束之後的高峰,俄羅斯人甚至有著做為東道主拿下世界冠軍的企圖心。現在,他們想的卻是如何避免成為世界盃史上成績最差的地主。從韜光養晦想以逸待勞,到畫虎不成變固步自封,一念之間兩個世界,令人不勝唏噓。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