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新南向政策行不行?印度執政黨秘書長分析台商優勢

6月15日下午,攝氏40度以上高溫,我們走進全世界最大政黨──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秘書長馬達哈夫的辦公室。這場專訪準時進行,一點都不像外傳會遲到一小時甚至臨時爽約的典型印度式訪問。

專訪過程中,馬達哈夫(Ram Madhav)對蔡英文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表達歡迎,建議台商參與印度的基礎建設、電腦設備與電子業、農業、食品加工業與國防工業,並期待台印雙方加強留學生、佛教徒等交流與觀光。

1980年成立的印度人民黨,被外界視為具有濃厚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色彩,與老牌的印度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成為兩大主要政黨。2014年5月大選,由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擊敗國大黨,在野10年後重新執政,並在印度議會下院取得過半數席次,形成印度近30年來首度由單一政黨執政、不須籌組執政聯盟的新局面。

印度人民黨執政後的驚人之舉,則是在2014年底推出「1億黨員計畫」,只要透過打電話、上網登錄等方式,不須審核即可入黨,黨員人數因而爆增。去年4月莫迪宣稱,該黨黨員已破1億,成為世界最大政黨。

今年初蔡英文當選總統時,印度即是由印度人民黨秘書長馬達哈夫代表拍發賀電。今年52歲的馬達哈夫,曾擔任記者、主編超過20年,也曾兩度來台、多次前往中國,對於中印、台印關係皆有了解。他強調新聞工作有助於增廣視野、了解國際政治,例如他曾以主編身分到西藏探訪達賴喇嘛出生的地方,藉此了解西藏人民生活與想法。

Fill 1
(整理/賴千尋,設計/黃禹禛)
(整理/賴千尋,設計/黃禹禛)

《報導者》記者敲定專訪時間後,心中仍頗為忐忑。多位熟悉印度社會文化的人士一再提醒:在印度採訪什麼狀況都可能發生,新德里大塞車遲到一兩個小時稀鬆平常,在最後一刻取消採訪也時有所聞。事實上,我們此行也的確遇到了官方採訪臨時取消的狀況。

馬達哈夫準時現身的那一刻,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來自南印度、膚色黝黑的他相當健談,笑聲爽朗,預定的30分鐘專訪結束,即便下一組訪客早已到來,他仍滔滔不絕回答問題。

《報導者》此次與《今周刊》合作的採訪方向,則聚焦於「新南向政策」經貿面向與台印交流合作。以下是馬達哈夫訪談紀要:

問: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時,你代表印度政府表示祝賀。請問你是否注意到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中,強調要加強對東協與印度經貿關係的「新南向政策」?

答:我有注意到「新南向政策」,我們歡迎她的新政策。印度是個非常強盛且蓬勃發展的民主國家,提供了其他國家例如台灣廣大的機會,可以更緊密地與印度經濟發展連結,在此過程中,兩國可以成為好友。

問:莫迪總理大力推動「Make in India」,請問印度的經濟發展目標是什麼?

答:全球經濟發展不佳,強大的經濟體例如美國、西歐國家甚至中國都在走下坡,印度實際上發展得不錯,現在有約7.6%的經濟成長率,我們希望今年在某個時期可以達到7.9%的成長率,這個成長的方向會持續。事實上,政府已設定了10%的經濟成長率目標。

印度要的是創造就業的經濟。有時候經濟在成長,可是沒有同步創造就業,那不是我們想要的成長型態。「Make in India」是為了促進國際投資,還有很多在國內推行的促進就業政策,可以強化國內的經濟發展。此外,印度有龐大的鄉村人口,我們同時也注重鄉村地區的農業發展,這會強化就業,能夠創造許多的工作,也能夠從草根層次來充實經濟。

莫迪總理的目標,是在2022年以前,讓每個印度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印度不該再有無家可歸的遊民,屆時我們希望能完全地消除貧窮,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印度政府也推動了數個社會福利計畫,特別是針對老年人和身心障礙人士,政府推出了特別的政策,能幫助這場對抗貧窮的戰爭。

問:台印雙方如何加強交流合作?你建議台商從那些產業切入以符合印度發展需求?

答:主要是台灣公司來印度投資。印度有12億人口,提供了龐大的商機,特別在基礎建設方面,例如電信業、蓋馬路、鐵路、港口、機場,這是台商具有優勢的領域,電腦硬體設備也是。你們也在農業和食品加工業有優勢,在這些產業,印度是很大的市場。經濟發展上,印度和台灣可以進一步合作。

還有重工業例如國防工業,印度有完善的軍事建置,需要龐大的軍事設備,目前約有7到8成的軍事設備都來自進口,我們並沒有鼓勵在國內生產,因此相關的投資我們也非常歡迎。

印度是個聯邦國,每一個邦都可以獨立和各個國家從事經濟合作,所以就經濟合作上,印度真的提供了很大的機會。

問:請你分析目前印度與中國維持什麼樣的關係?未來雙方關係會有哪些變數?

答:歷史上,我們和中國曾維持了多年的良好關係。但從1962年雙方戰爭開始,我們的關係出現了問題,現在雙方政府都以負責的態度在交往,以確保有利益衝突的領域能夠極小化。雙方主要的爭執在邊界問題,但我們也同時在其他層面發展雙邊關係。例如人民的交流、經貿的交流合作等,在許多國際議題上都有合作,我們與中國的官方雙邊交流良好。

我不會稱彼此為夥伴關係,但我會說,我們在很多領域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關係。

我們是亞洲區的兩大經濟體,我們從中亞、伊朗、阿富汗、中東和非洲獲取資源,在這些相同的區域,中國也有他們的資源利益,所以某方面來說,我們彼此競爭同樣的資源,但雙方都以健康的態度來維持健康的競爭,讓競爭不至於演變成衝突。中國和印度都在使用印度洋,印度60%的貿易都要經過印度洋,對我們來說,那是維生的生命線,所以我們堅持,要對所有的船隊維持海路的暢通,這些是我們必須合作的領域,相反的方面就是衝突,那是我們想避免的。

問:據說不少印度人知道中國與台灣的區別,你的了解也是這樣嗎?

答:就政府來說,我們遵守「一個中國」政策。人民可能不曉得台灣是一個國家,但台灣公司在印度相當活躍且有地位,例如你們的宏碁(Acer)在印度非常受歡迎。我去過台灣兩次,最近一次是2010年,我知道台灣是一個多麼開發的國家,我自己親眼見到的,我也去過中國多次,我知道兩個國家之間的差別,兩個國家的經濟都發展得相當好。

有些事物是超越經濟的,台灣有絕對的優勢,例如你們有蓬勃發展的民主,如同印度,這些也許是自然而然地連結彼此的因素。每年台灣政府提供約100名印度學生獎學金,這個人數還可以再增加,也應該有更多的台灣學生來印度學習,如此一來,印度人民會更了解台灣。

還有宗教觀光,你們有很多的佛教徒,而印度是佛陀之地,台灣、日本、泰國和蒙古等國的更多佛教徒可以來印度,如果我們合作,這些都是可以被進一步推廣的。

(本文精簡版同步刊登於《今周刊》1021期)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