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吐口水就可以驗COVID-19,準確性還不輸鼻咽採檢?

台灣COVID-19(又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本土疫情大爆發,為迅速揪出潛藏在社區裡的確診者,醫院、社區展開了大量採檢,但無論PCR篩檢快篩,目前都是採鼻咽採檢,不只採檢人力成本很高,醫師每次穿脫防護衣就要耗時15分鐘以上;高風險者排隊採檢也是另一種「群聚風險」。

其實有一種唾液採檢,只要病人自行操作、吐口水就可以驗COVID-19病毒。在美國,此做法不只已通過了緊急使用授權(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甚至還核准在民眾自行在家採檢。吐口水採檢,其實台灣也有使用,效果如何?為什麼無法全面採用呢?

唾液vs.鼻咽拭子,操作程序和人力成本比一比

在台灣,目前主要採檢方式為鼻咽拭子,由醫護人員將棉棒深入受檢者的鼻子直到底部,採檢該部位的鼻黏膜分泌物,也被視為採檢準確度較高的標準作法。

但鼻咽採檢需要由專業的醫護來執行,才能採到正確的位置。當異物(棉棒)從鼻子進入,受檢者都會感到不適而反射性掙扎,過程中可能會噴出飛沫,造成採檢醫護的感染風險,因此採檢過程中,醫護人員會著全套防護衣、護目鏡等裝備,部分醫院也會使用透明隔板阻擋飛沫;工業研究院也研發出「正壓式檢疫亭」
根據工研院說明,亭內是正壓環境,空氣只出不進,可減少採檢人員感染風險,設備內有冷氣,醫護即使被防護衣包緊緊也不至於太悶熱。
採檢後,將檢體裝進瓶子裡,由採檢者自己拿到篩檢站檢測,能加快採檢速度、並降低醫護被感染風險。
,讓醫護人員可在正壓獨立環境下,只要伸出手來幫民眾採檢,提升保護與採檢效率。

意即,鼻咽採檢需要充足的醫護人力和防護裝備才能執行,而以社區篩檢站為例,一個點至少需要15名人力,都讓醫療人力和裝備耗能增加。

鼻咽、唾液採檢採檢途徑雖不同,但基本原理,都是檢測檢體中是否有COVID-19病毒核酸或棘蛋白(Spike protein),同樣要送去做PCR或快篩的檢查。而唾液的檢體約有1~2cc,量比鼻咽採檢到的黏液多,口水又比較黏稠,所以送檢驗前,實驗室會先做前置處理,把口水中的雜質盡量去除後,再進行檢驗。

也就是說,唾液採檢可以節省前端採檢的時間,後端檢驗流程則差不多。實務上而言,兩者實際所花的時間成本相差不大。

唾液採檢風險減少、檢驗準確度也頗高

唾液採檢的優勢是方便,不需要醫護人員著防護衣協助,過程中受檢者也沒有體內被放入異物的不適感。去年(2020)美國會發展唾液檢測,就是希望在防護資源不足時,也有檢測工具可以使用;而美國幅員廣大,民眾也不必為了採檢,千里迢迢出門到醫院,增加自己和醫護的染疫風險。

此外,「自己吐口水」的唾液採檢,送驗後的準確度其實不輸鼻咽拭子。2020年9月,知名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刊登了一篇〈比較唾液和鼻咽採檢的結果〉,研究針對70名住院的確診病人,在確診後的1~5天,請他們自行吐口水到檢驗盒中;同時,醫護人員也同時為他們做鼻咽採檢,最後將兩份檢體進行PCR核酸檢驗。

結果意外發現,比起被視為標準檢測方式的鼻咽採檢,唾液的敏感度甚至略高。81%的唾液採檢呈現陽性,鼻咽拭子的結果則是71%,該研究表示,「唾液和鼻咽採檢的樣本,對於COVID-19病毒的敏感度相似。」

正確採檢,是影響檢驗結果的最大關鍵

英國研究出來後,國際曾有討論認為,應讓唾液採檢取代鼻咽採檢,作為主要的採檢方式。但是,目前未全面推行,主要的原因在於民眾自行採檢,品質穩定度可能有落差,目前醫界認為隱潛藏的缺點在:

一、研究過程較現實操作嚴謹。 這篇研究是針對住院病人,進行唾液採檢時,會有醫護人員親自教學,收集唾液時也會比較小心。

二、個人變異太大。 例如,早上起來時,嘴巴較乾、唾液成分會改變;長期抽菸、吃檳榔、沒有洗牙的人,口中的菌落、細菌太多,導致口水裡太多雜質,會讓檢測難以抓出病毒;有菸垢、痰垢的人,檢測效果也會受到影響。

所以,唾液採檢最重要的是,民眾自行「吐口水」的方法要很確實:吐口水的過程中仍有傳染風險,所以要先確認周遭沒有人;再來,洗手消毒後,擦拭檢驗盒;吐口水前,先清喉嚨、用清水漱口,並將口中的痰吐掉;等口中比較乾時,閉上嘴巴等待1~2分鐘讓口水分泌,再將口水吐進檢驗盒中。

台灣已在機場入境採唾液篩檢,尚不擴大使用的原因是?

在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緊急授權唾液篩檢,作為檢測病毒的方法之一,他們發展出「居家唾液採檢」:民眾會先收到一盒檢驗包,裡頭包含裝唾液的容器,以及基本注意事項。在採檢前,民眾需要先透過QR Code上網登錄、確認物流公司能否當天前來帶走檢體。檢驗前30分鐘不得進食,完成唾液收集後,再將檢體放回盒中檢附的密封袋中,等待物流公司。由於口水平常就處在人體溫度,因此採檢完常溫存放即可、不需放在冰箱。

台灣其實也有使用過唾液採檢,但目前僅限於機場。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疾病管制署副署長莊人祥接受《報導者》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機場入境採檢,以及這次5月初開始的「華航清零計畫」,都使用唾液採檢。前者在機場透過指引,讓入境民眾按照步驟完成採檢,後者則因為短期內大量出入境,部分機組員採用唾液採檢增加便利性。

莊人祥說,目前使用唾液採檢的效果,與鼻咽採檢相近。即便如此,台灣仍目前沒有打算要大量、廣泛的使用唾液篩檢,主要原因是考量鼻咽採檢仍是國際公認的金標準(gold standard),另外也觀察到,發病較久的病人使用唾液篩檢,敏感度比較不足;量能上,目前國內僅有部分實驗室支援唾液的PCR檢測,快篩則無。

諮詢專家/榮總醫學研究部研究醫師洪凱風、部立桃園醫院災難醫學科主任蕭雅文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