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個人就可主導拆除你的家?「黎明幼兒園」的自辦重劃悲歌
攝影

編按:佔地1,800坪的台中市私立黎明幼兒園已有40年歷史,卻因為被劃進市地重劃自辦重劃範圍,面臨強拆的命運。

2016年11月23日,台中市政府地政局召開會議,與黎明幼兒園、地主、重劃會以及公民團體等四方進行協調,最後決議由黎明幼兒園提出證據,證明建物為合法建築,並整合建物所有權人意見;重劃會則負責協調鄰近地區的地主讓地給幼兒園,並報請法院暫緩執行拆遷半年。

緩拆期限於今年5月2日到期。5月5日,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前往總統府,將最新擬定的「黎明銀幼青營合創生態園區」方案送進總統府,希望能成功原地保留幼兒園。

「Uncle!Uncle!」6個穿著幼稚園背心的小朋友原本走得好好的一條直線,卻在看到一位戴著帽子的阿伯後,不顧老師的帶領,大家邊喊聲邊衝了出來。他們口中的這位Uncle也大方地蹲了下來,讓小朋友們開心地玩弄他的帽子。隨後,小朋友們熟練地跑到草地上的遊樂設施上爬上爬下,更和Uncle玩起捉迷藏和跑步,童稚的笑聲頓時充滿整個空間。
這裡是台中市私立黎明幼兒園,從1976年成立幼兒園以來已逾40年載,這種景象應是再熟悉不過。小朋友口中的這位Uncle正是黎明幼兒園的園長林金連,今年的他剛滿60歲。
園長林金連。(攝影/林雨佑)
8年前這裡還有5、600名孩童每天來上課,得知幼兒園重劃後可能不保,園長便主動停止對外招生,僅收一些認識的學生。近來,沒有了以前數百名學生,幼兒園不堪虧損,逼得林金連只好把幼兒園約三分之二的土地先賣了出去。現在,小朋友玩耍的遊樂設施草地和一部分的教室變成了要跟市府承租,「這塊地去年租金13萬,今年就漲到48萬,但我現在還在繳去年租金的分期付款。」林金連說。
幼兒園營運問題沒有讓林金連感到挫折,但是被迫拆除幼兒園一事卻重重擊倒他。如果籌不到2,500萬,11月21日之後,幼兒園很有可能被剷平,一切將會化為幻影。誰能想像一臉慈祥的園長,10月底時竟會在蔡英文家前下跪淚訴,更鬧失蹤獨自一人跑到總統府前,揚言不惜犧牲生命只為留下幼兒園。

百年教育傳承  幼兒園宛如小森林

自己會從事教育工作,林金連回憶起他的阿公林泉。日治時代實施皇民化教育禁漢學,林泉卻私下開私塾收學生教人讀書,還因此被日本人抓去關了29天。
傳承阿公的教育理念,家裡原本的炮竹工廠收掉後,林金連和父親林興隆在1976年共同創辦黎明幼兒園,林金連一開始因為沒有教師資格,只能開娃娃車、當工友。直到1983年考入嘉義師專幼稚園教師學分班,才順利成為全國第一位男性幼稚園教師,之後他更順利於嘉義大學幼兒教育研究所畢業,取得碩士學位。
林金連重視體驗教育,每週一定會帶小朋友出去體驗鄉土,即便是幼兒園面臨強拆命運,這一點堅持仍不曾改變過。整個黎明幼兒園校地約1,800坪,不但有綠地、大樹,還有游泳池,從空中鳥瞰就宛如一座小森林。全盛時期更在台中開分校,共有上千名學生,數十年來已培育出數萬名學生。
長期關注幼兒園重劃案的野行耕耘工作室成員姜盈如從旁觀察,看見園長在教育上的細心付出,「之前有個學生很會游泳,卻被發現皮膚有點問題,園長知道後竟然不計成本地,從南投運來可以直接飲用的山泉水放進游泳池,只為了讓那名學生能夠安心游泳。」林金連更自豪於他的游泳池設計,深度達150幾公分,不是要放水放到滿,而是讓多出來的高度可以擋風,「風只會從小朋友頭上吹過去,這樣他們玩水比較不會感冒啦!」
不過,在園區上如此細心規劃,卻規劃不了幼兒園的命運。
(攝影/曾義欽)

186公頃  自辦重劃史上最大案

台灣近年來土地爭議案件不斷,常聽到的關鍵字像是都市更新、區段徵收等,前者如台北文林苑士林王家一案,苗栗大埔張藥房案則屬於後者。黎明幼兒園則是屬於另一種類型:市地重劃中的自辦重劃。
市地重劃目的在於,將一定區域內畸零細碎不整之土地加以重新整理、交換分合,並興建公共設施,使之成為大小適宜、形狀方整可供建築使用的土地,然後按原有位次分配予原土地所有權人。
市地重劃依照主辦單位不同,分為公辦重劃和自辦重劃。由土地所有權人自行組織重劃會,並經主管機關核准後辦理的市地重劃,就是「自辦市地重劃」。而光以舊台中市區域為例,就有14個單元、共約1,400公頃的土地屬於重劃區範圍內,影響人數及範圍可說非常巨大。
黎明幼兒園所處的「單元二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是全台灣自辦重劃史上面積最大的案子,單元面積高達186公頃,涉及2,600個地主。黎明重劃區於2009年開始推動,由長億集團、富有土地主導成立重劃會,除了幼兒園外,周邊農田也全都被劃進重劃區。
黎明幼兒園一案的訴訟律師柯劭臻表示,重劃後,地主通常只能拿回50%的土地;30%土地屬於公共設施用地,給政府;最後剩下約20%的抵費地,則被建商拿走。以黎明幼兒園為例,地主可以取回50%約300坪(原園區三分之二賣地後,幼兒園僅剩三分之一約600坪)的土地,以及2,500萬的補償金。只不過,幼兒園配回的300坪土地並非是原地,而是靠近烏日的一處偏僻土地。
重劃後,將有一條馬路貫穿幼兒園土地,一邊變成公園,另一邊則維持作為建地,至於建地上面要蓋什麼,現在位於幼兒園附近,一棟棟已經蓋好並要價9,000萬的豪宅別墅或許已經給了答案。林金連想不透,「這附近已經有夠多的公園了,為什麼幼兒園一定得加入重劃?」

黑道介入 法律求訴無門

林金連不願和父親兩代建立的教育事業消失,至始不願意同意重劃,只是不同意所換來的代價便是黑道恐嚇和漫長的法律訴訟。
「我們這個村莊,重劃開始進行的前3年內,就死了50幾人,有的人是房子被判給重劃會後,走出法庭就氣死的也有。」林金連除了當園長外,更身兼紀錄片工作者一職,在重劃開始時曾因拍攝財團在農田上傾到有毒廢土,只拍了20幾秒就被好幾名黑衣人開車追殺到大馬路上才突圍。幼兒園更曾經在半夜被人連開5槍警告,園長本來要開記者會卻被警方勸退,最後也僅以有個年輕人來開個幾槍就草草結案。
台中各地區自辦重劃案引起不少訴訟爭議,核心癥結點不外「拆除地上物」及「配地爭議」。前者常發生在補償費未經協調,地主卻被引導簽下同意書後導致,後者則多半控訴重劃會主導的配地過程有瑕疵。
光在單元二黎明重劃區內就有5、60個訴訟案件,黎明幼兒園的兩案則為「拆除地上物」和「配地無效」。重劃會在2009年告林金連妨礙施工、妨礙配地,訴請法院判決拆屋,林金連不服,自掏腰包花上百萬打官司。法院在一、二審都判林金連勝訴,要台中市府進行調處,做成行政裁處後才能拆除,但市府3次調處雙方皆無共識。
官司纏訟7年多,原本在「拆除地上物」訴訟上一路勝訴的林金連,卻在今年6月底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二審判決時被逆轉。勝訴的重劃會提存800多萬元擔保假執行,法院更在10月25日發出強制拆除命令,敗訴的林金連如果要保住幼兒園則必須提出高額的2,500萬作為反擔保金,才能保住幼兒園。而由於幼兒園土地已經被重劃,所以也無法以土地作為抵押作為反擔保金。
因此,即便黎明幼兒園的「拆除地上物」訴訟並未定讞,而「配地無效」官司更尚未宣判。在法律上,除非最高法院撤銷拆除地上物的判決,或是在強制拆除前能籌到2,500萬,否則幾乎是已經無法扭轉幼兒園被拆除的命運。
Fill 1
黎明幼兒園(紅色鐵皮屋)後面已蓋起一棟9千萬的豪宅。(攝影/曾義欽)
黎明幼兒園(紅色鐵皮屋)後面已蓋起一棟9千萬的豪宅。(攝影/曾義欽)

面積不用過半 僅超過7人即可組重劃會

到底是什麼樣的制度,會讓一間不願加入重劃的幼兒園,面臨必須強拆的命運?若去檢視自辦重劃的法規,不難看出問題所在。
自辦市地重劃的法源依據為《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以下簡稱《獎勵辦法》),要辦理自辦重劃,由「地主」組成的重劃會占了關鍵性的角色,重劃會可以掌握重劃範圍、重劃後的抵費地處分以及大部分行政程序。然而,在台灣,重劃會的組成門檻卻低的誇張,只要「由土地所有權人過半數或7人以上」即可發起成立籌備會。
意即,就算想重劃的地主土地所有權沒超過一半,只要算人頭算滿7人,依然可以成立重劃會,把不同意重劃的地主劃進重劃區。如此不合理的規定,果然在今年7月就被大法官釋字第739號指出,《獎勵辦法》部分條文有違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與居住自由之意旨。
此外,重劃會也僅僅只要開一次會員大會(重劃區內所有地主)後,剩下的職權都可以由重劃會的理監事會來辦理,而理監事成員又常是由有財團背景的人所擔任,等於大部分地主權利將由少數建商決定。
當然,所謂重劃區的「地主」到底是誰?柯劭臻表示,黎明重劃區中的2,600多名地主中,就有708人是「灌人頭」來的,從2009年重劃成立至今,檢察官傳了300多人,直到今年5月才提起公訴,「如果都已經確定有700多人是人頭,那為何不用去檢視重劃會的合法性?」

德國保留蓋古宅 台灣剷平蓋豪宅

柯劭臻表示,很多國家的的自辦重劃制度都是抄襲自德國,但唯有台灣抄襲的最不像。「德國自辦重劃是在規模小的鄰里單位,同意門檻要求百分百;但我們同意比例只要求二分之一,是剷平式的重劃。德國參加重劃是保留當地特色,把旁邊的建築蓋的跟這棟古建築一樣,但我們卻是反過來,蓋豪宅。」
柯劭臻批評,《獎勵辦法》只是辦法,不是立法院所訂定的法律,法律位階根本不夠,「跟母法《平均地權條例》背道而馳,只會讓富者更富,貧者更貧。」她認為,若能廢除自辦重劃是最好,不能廢除的話至少要從《平均地權條例》,把同意比例拉高到百分之百,杜絕灌人頭手法。再讓主管機關能實質審查,並有個公開平台,讓所有人可以上網審視重劃會的理監事會決議,「而不是把所有權利給理監事會10幾個人,讓他們壟斷所有地主的權利。」
強拆明明是這種嚴重侵害人民居住權的事件,但公權力卻彷彿消失了一般。問題就出在於自辦重劃的發動單位並非政府而是民間,重劃的階段雖都需過政府審查,但實務上人力卻相當有限,難以落實實質審查。柯劭臻批評,市府應該要進行實質調處,讓委員可以做出公平裁決,但市府三次調處雙方都沒有共識,最後竟也讓「調處沒有結果」被視為調處結果。對於黎明幼兒園一案,台中市政府地政局僅表示尊重法院判決,並已轉達幼兒園訴求給重劃會,等同是放任重劃會和幼兒園兩邊自己去提告。

總統府陳情擋拆 園長搞失蹤卻全然失憶

Fill 1
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北上總統蔡英文家外陳情。(攝影/林雨佑)
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北上總統蔡英文家外陳情。(攝影/林雨佑)
今年的10月30日,林金連北上到蔡英文住所前聲援高雄果菜市場迫遷戶時,突然情緒激動並揚言自殺。隨後在各反迫遷自救會成員帶領下,一同前往總統府,情緒過度激動的林金連堅持等到蔡英文承諾見面,最後在眾人力勸下才離開。
隔天早上,林金連在南港公園附近散步後竟就此失了音訊,外界擔心大埔張藥房張森文憾事重演,急忙尋找林金連。所幸當天下午就在總統府旁的台灣銀行,發現林金連蹲坐在角落,手中抱著陳情資料,口中還呢喃著「見小英⋯⋯見小英」。
「人如果沒靈魂,做什麼都不知道,」提及這段驚險的失蹤過程,當事人林金連竟完全沒有印象,「去總統府那次也是忽然抓狂,完全沒意識到我失蹤,到底是走路還是搭車去也不知道,好像肉體跟靈魂脫鉤⋯⋯,一直到徐世榮教授跪在我面前用力抱住我後,我才開始有了記憶。」
林金連在台北上演失蹤、揚言輕生後,驚動許多人。大埔張藥房女主人彭秀春、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等人特地到幼兒園勸說園長,林金連面對任何人的勸說,總是帶有開玩笑式的回應,其實私底下卻已經花了好幾天打好自己的生平事蹟和訃聞:「我將以生命來祭你,與幼稚園同消失。」

黎明時刻 11月21日強制拆除?

黎明幼兒園大門的大公雞雕像下被貼著法院11月21日下午要強制執行拆除的公文,儘管法院事前跟律師強調當天僅是要履勘並沒有要拆除,但因有重劃區另一名賴姓地主家在強制執行當天的凌晨4點半就被強拆的前例,林金連仍信誓旦旦地說:「重劃會一定會來拆的啦!」
黎明幼兒園走過40年,培育過無數孩童,命運是否真的來到黎明時刻,無人知曉。
Fill 1
(攝影/曾義欽)
(攝影/曾義欽)
——
【後續與迴響】
【騎車逆撞林佳龍座車,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轉加護病房】 (2018.11.06更新)
「請小英總統補我一槍了決痛苦的迫遷癌。若微弱體虛拖不到總統府表示我已斷氣了......。」台中高等法院今年9月11日判更三審敗訴,讓黎明幼兒園隨時可能面臨拆遷。9年來持續抗爭的園長林金連無法接受,隨即二度失聯,最近一次傳給家人的訊息,又是陳訴絕決的心意,令人憂心不已;不幸的是,今(6日)早10點半左右,他騎乘腳踏車逆向衝撞台中巿長林佳龍座車後倒地昏迷送醫急救,中國附醫院方中午一度發出林金連的病危通知,但院方下午表示,林金連意識逐漸恢復,病況穩定,現已於加護病房持續治療。
中國附醫院方中午一度發出林金連的病危通知,但院方下午表示,林金連意識逐漸恢復,病況穩定,現已於加護病房持續治療。
黎明幼兒園所處的「單元二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是全台灣自辦重劃史上面積最大的案子,黎明重劃區並於2009年開始推動。有40多年歷史的黎明幼兒園不願被劃入,和重劃會提起多次訴訟。
此拆遷案因重劃程序瑕疵,官司纏訟9年,台中高等法院今年9月11日判黎明幼兒園更三審敗訴,等同讓黎明幼兒園回到兩年前擋拆的法律情況,隨時有可能因為重劃會向法院支付864萬擔保金,而面臨假執行拆除的情形。對於判決,林金連對媒體強調,絕對會上訴、抗爭到底。但講完後的隔天,林金連不見了,這是他兩年前失蹤獨自北上到總統府陳情後,再次失蹤。
聲援團體低調地在內部群組找人協尋,所幸,9月13日晚在總統府附近發現林金連,林金連也曾在台北民進黨中央黨部「土地正義記者會」中現身。之後,黎明幼兒園保留運動申請到台中市路權,預定於11月17日再度舉行遊行,訴求保留幼兒園,但就在遊行前的11月1日,林金連再度失蹤。
聲援團體的成員發現他留有一封給小英總統的手寫信,信中內容提到,「妳在陳其邁、黃偉哲、蘇貞昌、侯友宜、柯文哲、總統府、小英、林佳龍、鄭文燦的家,會找到被國家政策槍決的遺體。」家屬和聲援團體經過社群擴散協尋後仍無所獲,黎明幼兒園保留運動成員並在當日晚上發公開聲明,希望各界協尋。家人也報案請警察協尋,仍一無所獲。
今天上午,台中市長林佳龍出席雙十國中活動中心新建工程動土典禮結束後,林金連騎乘腳踏車逆向衝撞林佳龍座車後倒地昏迷。林金連立刻被送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救。
針對此事,台中市政府新聞局長卓冠廷表示,市府這些年來做了很多的努力,盡一切努力協調地主緩拆黎明幼兒園,但地主跟黎明幼兒園雙方一直無法獲得共識。 在遵守司法判決的基礎下,市府仍持續努力溝通協調,希望獲得多贏局面。未來會更努力促成黎明幼兒園的事情更妥善處理,無論如何希望不要有意外發生,希望能一起把這個事情解決。
—— 更三審敗訴,黎明幼兒園恐遭強拆 (2019.1.31更新)
台中市黎明幼兒園拆遷案,因重劃程序瑕疵官司纏訟9年,台中高等法院更三審判決2018年11日出爐,判黎明幼兒園敗訴。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對《報導者》表示,將抗爭到底,上訴到底。但重劃會日後若申請假執行,黎明幼兒園將再陷入與兩年前一樣面臨被強拆的危機。
黎明幼兒園所處的「單元二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是全台灣自辦重劃史上面積最大的案子,黎明重劃區並於2009年開始推動。有40多年歷史的黎明幼兒園不願被劃入重劃區,和重劃會提起多次訴訟。林金連為守住家族傳承的興學志業、保存黎明幼兒園,期間曾至總統蔡英文家前下跪淚訴、跑到總統府前請願。
原本在「拆除地上物」訴訟一路勝訴的黎明幼兒園,卻在2016年中台中高等法院更二審敗訴。重劃會繳交800多萬擔保金申請假執行,同年11月黎明幼兒園面臨強拆期限,最後在外界聲援下擋住拆除,並在台中市府調解後得到緩拆半年的決議。
2017年6月,最高法院以重劃會的(成立)會員大會有爭議,此重劃案有程序瑕疵為由,廢棄高院的「拆除地上物」判決,將此案退回高院再審。一年後,台中高院並未直接回應最高法院所指重劃會成立之程序爭議,仍維持更二審判決,並在11日宣判黎明幼兒園敗訴。
此判決如同讓黎明幼兒園法律狀態回歸至兩年前的狀態,重劃會只需支付法院擔保金864萬,即可在20天後申請假執行拆除黎明幼兒園;而幼兒園要支付反擔保金2,589萬,才能暫緩強制執行拆除。
對於判決,林金連表示,「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法院又幫他們(重劃會)背書,人民如何有公平正義?」,他堅決表示,將繼續上訴,持續擋拆到最後。
黎明幼兒園自救會於同月14日號召民眾到台中市府,要求市長林佳龍市長出面解決黎明幼兒園保留問題,要求市政府撤回在2008年對於重劃會成立的核定。自救會表示,不排除赴監察院陳情、要求監委介入調查、彈劾高院審理法官,同時並呼籲外界密切關心黎明幼兒園的後續行動。
重劃會於案件審理中提存800萬擔保金,提出待拆假執行。2019年1月12日,黎明幼兒園收到法院的假執行命令,限於15日內自行拆除,否則將由法院代為拆除。
自拆期限過後,林金連及黎明幼兒園聲援團體1月31日上午北上至總統府召開「借款救黎明」記者會,希望跟外界借得2500萬的反擔保金,來反制強制拆除。林金連並於會中表示,「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總統府陳情,如果還是擋不住,那就要跟大家說再見了」。
會後,林金連等人進入總統府陳情,林金連並一度情緒激動,拿鉛筆自殘,拒絕喝水和送醫,和府方人員僵持六小時後才強制送醫。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