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喊出「新印度」的下一步──解讀印度五邦選舉

莫迪喊出「新印度」。AFP/DIBYANGSHU SARKAR
「一個有著年輕人夢想的『新印度(New India)』正在成型!一個能夠實現女性願景的『新印度』正在成型!一個能夠提供窮人機會的『新印度』正在成型!」3月11日印度公布五邦選舉結果,總理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BJP)交出一張亮眼的成績單。除了一掃去年莫迪閃電廢鈔可能失去民心的疑慮,更為莫迪2019年連任總理加滿了信心。
2014年那股莫迪海嘯(TsuNaMo)再現,也讓莫迪的政治聲勢再攀頂峰。在開票隔天發表勝利感言時,莫迪喊出了新的政治口號──「新印度(New India)」。
本次五邦選舉,除了旁遮普邦由國大黨(INC)取得過半席次外,北方邦、北阿肯德邦、曼尼普爾邦以及果阿邦,全由印度人民黨組成執政政府。
其中最關鍵的省邦,莫過於人口超過2.2億人的北方邦,如果把北方邦獨立出來作為一個國家,那麼它將是僅次於中國、印度、美國和印尼,全球人口第5大的國家,這也是為什麼印度俗語中,常有「得北方邦者得天下」一說。本次北方邦地方議會的403個席次中,印度人民黨橫掃了312席,總得票率逼近40%,贏得漂亮。
回顧2014年的印度中央國會下議院選舉,莫迪在北方邦的80個席次中搶下71席,北方邦可以說是讓莫迪登上總理大位的關鍵邦,而本次的地方議會選舉莫迪魅力不減,北方邦又奉上超過四分之三的席次,不難看出執政近3年的莫迪即使爭議不斷,依然是印度最耀眼的政治明星。
說起爭議,勢必得提到去年11月莫迪閃電宣布廢鈔,造成印度連續幾個月的現金荒與經濟損失,許多印度媒體與分析家在選前預測中,都指出廢鈔造成的混亂,將使莫迪大失民心,五邦選舉將會是莫迪的滑鐵盧之役。然而選舉結果證明,莫迪不僅沒有因為廢鈔而落敗,反倒勢如破竹地一舉拿下4個省邦的執政權。
莫迪海嘯在五邦選舉中再次席捲印度政壇,以下幾項特點值得觀察:
1.人民相信莫迪是一個改革者與行動者
莫迪曾被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形容為「行動者(Man of Action)」,印度人民已經受夠了只說不做的政治人物。雖然莫迪的閃電廢鈔落實不善,但選民顯然對他的勇於嘗試非常買帳,並願意包容他的錯誤與不足。
印度正處於經濟起飛之際,需要一個大刀闊斧的改革者。無論廢鈔的成效是否真像莫迪所言的如此豐碩,未來的中長期經濟效益也仍待實現,甚至沒有能夠直接證明打貪腐、防偽鈔、掃黑金的真實數據,但是單就選舉結果看來,莫迪已成功地形塑了改革者的形象,讓選民甘心為他投下一票。
莫迪一直自詡是印度的改革者,然而改革之路在他上任之後,卻並非一路順遂,主因在於印度承襲英國國會上下議院體制,所有法案都需要經由上下議院通過。莫迪雖然握有下議院過半席次,然而上議院仍由反對黨把持,成為莫迪推行政策與法案的掣肘力量。
然而上議院國會議員是由各省邦議會選出,莫迪只要贏得越多的地方選舉,就能贏得越多的上議院席次,本次五邦選舉是關鍵一戰,尤其是北方邦是人口最多的省邦,佔12%的上議院席次。
印度上議院每2年會有三分之一的國會議員改選,今年便會有一次,依照莫迪與印度人民黨在各地方選舉的表現,相信莫迪很快就能掌握上議院,有利於莫迪形塑他的「新印度」樣貌。
2.莫迪個人魅力席捲印度
在這次的五邦選舉,莫迪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賣力投入地方選舉的總理之一。光是在北方邦就舉行了23場群眾集會和2次掃街活動,五邦選舉都有莫迪的足跡。作為印度最有魅力的政治明星,莫迪親自向人民解釋廢鈔的目的與成果,這個向來善於形象公關與媒體操作的政治家,顯然獲得了民眾對他的相信與諒解。
此外,在印度的選舉中,很多時候選民並不真的認識自己選區的候選人,大多是投票給政黨。不過這次的五邦選舉之中,印度人民黨贏得漂亮卻不是因為政黨,而是因為莫迪。
莫迪的個人魅力成了最強力的吸票機,無論是在競選宣傳還是勝選慶祝,幾乎都被「莫迪!莫迪!莫迪!」的聲音所淹沒,他可以說是印度當代政壇獨領風騷的全國政治偶像,以莫迪海嘯席捲全印度。
五邦選舉一役,又被視為莫迪進攻2019連任大位的前哨戰,特別是在廢鈔之後,莫迪是否還能維持其政治聲望與個人魅力,都是一大考驗。然而開票結果顯然為莫迪連任兩屆的「莫迪十年之路」亮了綠燈,再加上現在放眼印度政壇,完全沒有能與莫迪匹敵的可能競爭對手,短期內莫迪一人獨霸頂峰的局面恐怕難改變。
3.在野黨式微,傳統政治家族難以為繼
五邦選舉也暴露出印度其他政黨的衰敗與分裂。莫迪之所以「莫敵」,或許不僅是他的個人魅力與政績表現,而是因為他根本沒有一個足以與之較量的對手。
回想先前莫迪廢鈔,印度反對黨即使批評聲浪不斷,卻也始終沒能大舉動員,在印度社會中燒起一把怒火對抗莫迪。本次五邦選舉更是如此,從國大黨與社會主義黨(SP)在北方邦結盟,卻被打得潰不成軍,最能看出印度其他政黨的式微。
國大黨是印度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和印度人民黨並列兩大全國性政黨,由印度著名的政治世家尼赫魯—甘地家族領軍,可以說是唯一一個能夠與印度人民黨在中央一爭天下的政黨。社會主義黨則是北方邦的在地扛霸子,數十年來一直都是北方邦不容忽視的草根政治勢力。他們的首次結盟,又自稱為印度兩大聖河亞穆納河與恆河的匯流。
這股亞穆納—恆河交匯力量,一度讓選情難以預測,在開票之前,各家公佈的民調數據都有懸殊的差異,預期會和莫迪引領的印度人民黨來場拉鋸戰。然而國大黨加上社會主義黨卻只拿下54席,被印度人民黨的312席狠甩在後,這不僅是地方選舉的失敗,更象徵在野黨的疲軟無力。
在尼赫魯—甘地家族準接班人拉胡爾.甘地帶領下,國大黨在2014年受莫迪海嘯重創,從叱吒風雲的執政大黨,變成了一個在國會下議院僅有44席的小黨。3年後五邦選舉的莫迪海嘯再現,這次則是拉著北方邦的在地大黨社會主義黨一起陪葬。
拉胡爾.甘地顯然無力重返外曾祖父尼赫魯、奶奶英迪拉.甘地和父親拉吉夫.甘地過往的榮光,這個傳承四代出了3位總理的印度最大政治家族,在莫迪海嘯的陰影下,復甦之路恐怕相當漫長。而傳統世襲政治家族的崩落,也成了莫迪主打「奶茶小販之子」與「平民總理」的最佳宣傳。
4.莫迪與印度人民黨勢力蔓延各地
除了北方邦和北阿肯德邦的選票過半之外,印度人民黨本次最為得意的成績,該屬印度東北的曼尼普爾邦。曼尼普爾邦一直以來都有爭取獨立的聲音,在文化、語言、飲食和習俗上,都與印度主流社會有所不同,印度人民黨的右派印度教形象自然不具有優勢。先前印度人民黨在曼尼普爾邦僅有一席,本次卻異軍突起攻下了20席,被印度人民黨視為其政治勢力蔓延印度各方的重要指標。
不僅如此,在曼尼普爾邦和果阿邦,雖然國大黨都是取得最多席次的政黨,然而印度人民黨卻有能耐以第二大黨之姿,整合其他政黨組成聯盟,在五個省邦中奪下4個執政權,這又被印度媒體稱為「番紅花巨浪(Saffron Surge)
印度人民黨的主色調為橘色,也是番紅花的色澤,因此在印度也會以番紅花作為印度人民黨的代稱,但同時也有印度教國族主義蔓延的負面意涵。
」。
根據印度媒體統計,五邦選舉後,除了果阿邦和曼尼普爾邦這兩個印度人民黨組成執政聯盟的省邦外,印度有53.93%的人口在印度人民黨統治之下,這波「番紅花巨浪」席捲了63.6%的印度國土。
2014年勝選時,莫迪主打「好日子就要來了(Achhe Din Aane Waale Hain)」的口號,今年五邦選舉後,他則高喊著要重塑印度,拋出了「新印度(New India)」的憧憬,並稱五邦選舉強化了他2022年完成「印度夢」的決心。
單從經濟與改革看來,莫迪高舉發展與改革大旗,受到印度人民極大的歡迎,莫迪的一人獨大與印度人民黨的一黨獨大,能夠強化印度政府的效率並加快改革步伐。然而,「番紅花巨浪」背後那股印度教國族主義以及帶有排他性的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
印度教徒特性一詞,來自印度極右派印度教組織「國民志願服務團」(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 RSS)的創辦人薩瓦卡爾(V. D. Savarkar),他在1923年撰寫了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一書。
書中提及了印度教國家(Hindu Rashtra)的概念,並解釋所謂的印度教需要具備兩種特性:一是以印度為祖國,第二則是要信奉源於印度教的宗教;除此之外,身為印度教徒必須在宗教、文化、歷史以及語言等各方面具有共同性。
抬頭,在印度社會中埋下的衝突隱憂,情況或許並不如此樂觀。
本次五邦選舉的勝利,印度人民黨口徑一致地稱,這是超越宗教與種姓的一次選舉,現在人們只會為了發展與願景投票,是印度選舉史上的歷史性時刻。種姓與宗教一直以來都是印度選舉的主戰場,以最具有指標性的北方邦來看,穆斯林人口約佔20%,最大的兩大地方政黨社會主義黨(SP)以及大眾社會黨(BSP),分別以低種姓以及賤民階級為支持主力,大眾社會黨在本次選舉中,甚至提名超過100名穆斯林候選人,卻依然慘敗給完全沒有提名穆斯林,並以高種姓富裕印度教徒為主力的印度人民黨。
但宣稱只專注於經濟發展而沒有任何歧視的印度人民黨,卻在橫掃北方邦之後,立刻推舉了極具爭議性的印度教祭司阿迪蒂亞納特(Yogi Adityanath)擔任北方邦首席部長,讓印度政壇、媒體與社會一片譁然。
阿迪蒂亞納特年僅44歲,已經是連任5屆的印度國會下議院議員。除了政治人物身份外,他也繼承父親衣缽,擔任北方邦戈勒克布爾市一間知名廟宇的印度教祭司。阿迪蒂亞納特最具爭議性的,莫過於他堅持極具有排他性的印度教徒特性,阿迪蒂亞納的從政生涯中,有數不完的爭議事件,但條列幾個較為著名事蹟,就能看出由他擔任北方邦首席部長的隱憂:
  • 創辦「印度青年戰士組織」,是北方邦著名的右翼極端印度教青年團體,以暴力攻擊聞名。
  • 2015年在下議院推動「私人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用以阻止民眾從印度教改信其他宗教。
  • 莫迪推動國際瑜珈節,遭穆斯林質疑是推廣印度教與印度教徒特性。阿迪蒂亞納特宣稱,反對瑜珈和拜日儀式的人「應該離開印度,或溺斃在印度洋。」
  • 經常性散布宗教仇恨言論,2015年曾在一場公開演說中,對著與會的印度教徒說,應該廢除穆斯林的選舉權並絕育穆斯林,「挖開穆斯林婦女的墳墓並強姦她們的屍體。」
  • 2016年批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在印度服務是企圖讓印度「基督教化」,在加爾各答幫助窮人,是要讓他們改信基督教,並讓加爾各答東北地區出現分裂叛亂。
  • 讚揚美國總統川普限制7個穆斯林國家人民入境的禁令,並稱印度也應該施行類似的禁令來防止恐怖攻擊。
莫迪與印度人民黨在北方邦支持阿迪蒂亞納特,反穆斯林、縱容印度教徒特性以及推動印度教國族主義之心不言自明,即使莫迪再怎麼對外宣稱超越宗教與種姓,走向經濟與發展的康莊大道,都不過只是言語上的修飾,實質上的作為卻令人不寒而慄。
具有強烈印度教色彩的莫迪,並不諱言自己是印度教國族主義者,在他上任後,印度教徒特性的抬頭,在社會中造成極大的不安與恐懼,最著名的便是出現了一群所謂「聖牛保護者」(Gau Rakshak),以印度教義規範所有人必須將牛視為聖獸,否則便以私刑攻擊以示「懲罰」。(相關報導:排他的印度教正瘋狂興起──解讀印度4位工人重傷事件)
當時莫迪與其政府的沈默,被視為一股默許的力量,縱容這種攻擊行為撕裂社會。而現在阿迪蒂亞納特的上位,是否代表著,當莫迪取得更多權力的同時,印度教徒特性將更肆無忌憚?宗教與種族歧視將獲得官方默許?印度教國族主義將成為唯一真理?多少人將被淹沒在這場「番紅花巨浪」之中?
莫迪儼然是印度近代最強大的領導人,一直有著經濟推手與改革先鋒形象的他,在鞏固了權力之後,勢必更能大展身手,加速印度的經濟發展與改革步伐。然而,若莫迪的獨大,被用來作為實現印度教國族主義的根基與力量,印度社會的多元發展恐怕並不樂觀。
在五邦選舉之後,跟著莫迪腳步走向的「新印度」,將是什麼樣貌?莫迪口中那個發展至上、超越宗教與種姓的「新印度」,還得言行合一才能實現。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