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有錢人拿黑錢換新鈔,印度總理莫迪下猛藥抓貪腐

「兄弟姐妹們!為了讓這個國家擺脫如同白蟻一般的貪腐與黑金,採取強硬措施是必要的事。從今天午夜開始,也就是2016年11月8日的午夜開始,現有的500盧比與1,000盧比面額紙鈔,將不再是法定貨幣,這些貨幣將在法律上失效。」

印度總理莫迪在11月8日晚上8點對全國演講時,突然丟下一顆財政震撼彈:印度最大面額的兩張鈔票在9日開始全面作廢並回收,印度也將從11月10日開始,正式發行500盧比與2,000盧比的新款紙鈔(目前是66.47盧比兌換1美元)。

這是莫迪上任兩年來打擊黑金揮下的最大一刀,若想保留幣面價值,民眾必須手捧舊鈔,到郵局或銀行登記、申報來源並填寫各種個人資料,才能完成兌換與存入的手續,等同迫使所有隱匿在印度民宅、辨公室、汽車後車廂等各角落的黑金現形,否則這些錢在今年12月底之後,都將自動成為廢紙。

莫迪的這劑猛藥沒有緩衝期,宣布不到4個小時立即生效,措手不及的人們還沒有時間處理錯愕情緒,便火速各自「展開動作」。原本大家應該熟睡的深夜,許多人在8日晚上卻一點也睡不著。

首先擠爆的是印度各地的提款機。由於印度所有的銀行與提款機都在9日停止營運一天,以準備換鈔工作,部分地區的提款機還可能暫停服務兩天,大家紛紛趕到提款機前領鈔票。

我在8日晚上11點多到了新德里市中心偏南的商業區South Extension,每台提款機前面都大排長龍,空無一人的提款機則是早被提領一空,可以說是新德里最熱鬧的一個深夜。

Fill 1
紙鈔一夜變廢紙.攝影/印度尤
在印度總理莫迪宣布500、1,000元面額的紙鈔將全面作廢並回收後,印度民眾在提款機前大排長龍。(攝影/印度尤)

「沿路過來的提款機都被領光了!我是從好幾公里外趕過來領錢的!」手裡拿著剛領到4張100盧比紙鈔,希塔爾(Sheetal)還帶有剛剛趕到提款機時的慌張神色,「我是看了新聞之後趕快跑過來的!政府其實可以用更緩和的方式處理,而不是2個小時內宣布了,人民就得要自己想辦法處理,如果是每天工作只領500盧比的臨時工人,今天才剛領到錢就馬上不能用,到底該怎麼辦?」不過雖然嘴上抱怨麻煩,希塔爾還是覺得這是項好政策,「這對於(處罰)那些擁有好幾百萬、好幾千萬黑金的人,當然是一件好事!」

短短幾個小時內,提款機不斷被快速取鈔,不時出現暫停服務的當機情況,在提款機前苦等卻領不到錢的庫馬爾(Kumar),不僅沒有不耐煩,還讚許莫迪大膽的決定,「這是一個很好的政策,不法的黑金現在可以全部進到政府手中。」

像希塔爾和庫馬爾一樣厭倦黑金的印度人並不在少數。他們即使因為突如其來的換鈔而深感不便,卻也願意支持並暫時吞忍,說到底是因為實在是受夠了生活中無孔不入的各種黑金潛規則,其中又以貪腐最甚。

盤根錯節的貪腐

根據監察貪污腐敗的國際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5年的清廉指數調查,印度在168個國家裡,與巴西、布吉納法索、泰國、突尼西亞以及尚比亞並列第76名;從小處到大地方、從低層到高階的各種貪腐,侵蝕著印度各個角落。

「你開罰單啊!為什麼不開?你開啊!」一位在印度工作的台灣人跟我說,一次他在新德里被警察攔了下來說他違規,拿出罰單卻遲遲不願開單,他禁不住催促對方,這才知道那名警察並不想開單,因為開了單是進了國庫,不開單繼續拖延,各種明示暗示就是要「私下解決」,這樣錢才能進他的口袋。

就連闖紅燈罰款100盧比,警察收賄50盧比放行都見怪不怪,更遑論公務系統裡各種申請文件、登記事宜、工程標案以及包山包海的官商勾結,小至幾十盧比,大至百萬、千萬甚至上億,交織成印度盤根錯節的貪腐黑金網絡。

「樓下同事的爸爸是政府官員,家裡藏了幾百萬現金。同事的爸爸手握政府一項商業權利,每次都幾十萬的在收賄,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一位嫁到印度的台灣女生,跟我細數莫迪8日突然宣布換鈔之後,她身旁人們如何陷入窘境,乾瞪著大把大把鈔票,卻苦無合理來源將這些黑錢換成新鈔。

「我大嫂的公公整晚完全沒睡,都在找人頭,除了有血緣關係的近親遠親之外,連路邊的攤販小哥都找上了!一個人頭給他們5,000盧比,把錢放在他們那裡分散風險!」這些人手裡拿到幾十萬「借放」的黑錢,很可能拿了便偷溜。但這看得出手握黑金的人有多麼兵荒馬亂,窮極一切辦法搶救那些即將成為廢紙的大把鈔票。

莫迪推行換鈔,有質疑聲音指出,持有黑金的人早將錢拿去買房地產、黃金或轉換為他國貨幣,揭露黑金的目的只能落得一場空。不過印度央行2016年3月底的數據指出,印度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貨幣中,面額1,000盧比的鈔票共有63.3億張,500盧比則有157億張,總計流通價值約為14兆盧比。這兩種面額最高的貨幣,在2年間都增加了超過30%,也佔了所有流通貨幣價值的86%,足以看出莫迪政府是具有針對性的策劃這場黑金行動。而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警方在11月9日,就查獲有人大量焚燒紙鈔,這些見不得光的黑金已經開始浮現。

印度黑金數字有著不同的估計,根據著有《印度黑金經濟》(The Black Economy in India)一書,也是印度黑金研究權威的庫馬爾博士(Dr. Arun Kumar)計算,印度大約有2兆美元的黑金在市場上流通,而印度遲至2014年,才真正成為國內生產總值2兆美元規模的經濟體,足見印度黑金規模之龐大。

甚至有觀點認為,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橫掃各國,印度之所以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就是因為黑金經濟的「支持」──大多數印度人的錢根本不在銀行裡,那些檯面上的錢,不過是印度人財富裡的冰山一角,自然影響不了大局。

「我朋友打電話給我,我問他莫迪換鈔一實施,他該怎麼辦?他只是低沈地說他會處理,他能怎麼處理?」我的印度製作人Sapna操心的這位朋友,是能夠在30分鐘內,用後車廂運來3千萬盧比現金的地下匯兌經營者,曾讓他意氣風發的成捆現金,現在卻成了不知該如何處理的燙手山芋。「有一次,他媽媽給我看她的Tijori
Tijori在印度語裡有點像是保險箱,通常被藏在牆裡面或床底下。
,裡面全是滿滿的鈔票和黃金。」而這就是印度人最典型藏匿黑金的方式。

莫迪本次突襲換鈔之前,曾推行一次性的黑金誠實申報計畫,只要是在今年6月到9月期間,主動向政府揭露持有黑金,在扣免45%的稅金與罰款後,便不處罰、不追究來源,同時為其保密。這項計畫總共追回377億盧比(約5.7億美元)的黑金,然而相較於2兆美元的黑金預估數字,顯然還達不到莫迪想要的成績。

莫迪先前曾一再警告,9月底一次性的誠實申報窗口關閉後,持續隱匿的黑金都將準備好面對政府的行動,而本次突然宣佈換鈔,就是莫迪的出擊,而且是有備而來的突襲。

就在莫迪投下換鈔震撼彈後,印度央行與財政部官員緊接著召開記者會,公布新款鈔票樣式與換發時程,很顯然地這項計畫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在保密措施嚴密的情況下進行。一位擔任銀行業高層的朋友就說,連身處金融業的他都不知情,算是服了莫迪,由此不難看出莫迪本次行動的決心與野心。

Fill 1
紙鈔一夜變廢紙.攝影/印度尤
為了打擊黑金,印度政府發行新版2,000盧比。(攝影/印度尤)

印度財政部稅務次長阿蒂希(Dr. Hasmukh Adhia)11月9日宣布,本次民眾在更換新鈔期間,若存入帳戶的金額與報稅收入不吻合,查有不法時,將祭出稅金與罰款共200%的重罰;而在12月底前存入超過25萬盧比的帳戶,政府也將收集報告,加以檢視,這也指明了後續金流追蹤的方向。

莫迪丟下的這顆財政震撼彈,被印度媒體形容為「經濟上外科手術式打擊」(Economical Surgical Strike)。「外科手術式打擊」這個詞通常用來形容軍事上,針對特定目標進行的精準掃蕩,而這項換鈔工作,莫迪則瞄準了多個目標,準備一次打擊:

1. 貪腐問題 藉由現金的回收、存入以及相關申報登記,迫使黑金現形,並追溯相關來源與流向,增加公務體系的透明度與效率。

2. 增加納稅 印度目前大約只有3%的民眾繳納個人所得稅,隱匿所得、逃避納稅的情況嚴重,導致印度國庫虛弱,無論是推動經濟、基礎建設還是其他國家發展全都窒礙難行。藉由揭露黑金,政府將更完整地掌握人民所得,並追查逃稅行為,補充印度國庫。

3. 打擊偽鈔與恐怖主義 印度偽鈔問題嚴重,據印度政府估計,市面上流通的現金約有40億盧比是偽鈔,除了妨礙經濟運作外,恐怖份子利用偽鈔壯大、交易與發動攻擊,也造成印度的國家安全問題。11日正式發行的新鈔,增強了防偽設計,同時回收舊鈔,便能在偽鈔流通問題上,看見立即性效果。

4. 舒緩莫迪的執政壓力 莫迪2014年上任時,就主打清廉與經濟改革,隨著執政滿兩年,莫迪的蜜月期也已經過去,必須繳出一份人民滿意的成績單,而這項大膽的換鈔舉措,確實在宣布當下,就已經獲得許多民眾的支持與讚揚,這也舒緩了莫迪的執政壓力。

5. 地方性選舉 印度為聯邦制,莫迪雖然掌握下議院過半席次,然而尚未取得上議院的絕大多數,必須贏得更多地方選舉。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正積極運作北方邦(Uttar Pradesh)與旁遮普邦(Panjab)兩大邦的選舉,而莫迪的大膽舉措,相信具有一定的吸票功能,同時也能打擊選舉中常見的黑金與賄選。

當然,莫迪最大的挑戰,仍是後續的落實以及換鈔所伴隨的經濟問題。從8日晚間出現的提款機人龍,以及在加油站、賣場以及各大商店裡,擠滿了急著把大面額紙鈔花掉的人潮,都可以看出這項突如其來的政策,在經濟上造成的不安與困擾。

8日深夜趕往加油站的維賈伊(Vijay)就怒氣沖沖地跟我抱怨,莫迪突如其來宣佈500盧比與1,000盧比紙鈔作廢,卻沒有準備好足夠的小額鈔票讓民眾使用,就在大家措手不及之際,銀行與提款機卻又要暫停營運,根本難以應付隔天的生活所需。「我只有一台小車,我加了300盧比的油,給了加油站500盧比的鈔票,他們卻說沒有散鈔可以找我,所以那沒能找零給我而多出來的200盧比石油,是我還是莫迪政府要把它喝掉?」

除了焚毀紙鈔,南印的卡納塔卡省(Karnataka)居然出現當地政治領袖,搬出堆疊如山的500盧比與1,000盧比舊鈔,宣稱要為大家提供「優惠貸款」,借1,000只要還900,銷毀黑金的各種創意出爐也令人不禁莞爾。

10日上午是莫迪宣布換鈔後,銀行第一天營業,印度中央儲備銀行、各大銀行以及提款機前全部大排長龍,人們紛紛圍著剛剛拿到2,000盧比的人,好奇新款鈔票的真實面目。接下來幾天,莫迪政府是否能夠提供足量的現金、銀行存入與申報服務以及後續的金流追蹤,所有人都還睜大眼睛看著。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股足以讓黑金持有人膽顫心驚的氛圍,已開始蔓延。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