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張秀如/尋常街頭的不尋常之處

剛開始,街頭攝影對我而言,似乎是漫無目的、無所求地按下快門,尋找趣味、獵奇、或是一瞬間靈光。其實如此隨性並無不好,而且相當美好;至少你懂得在意周遭正在變化的事物,並且紀錄下它們。

為什麼選擇街頭攝影?我猜,或許是我在大家習以為常的周遭中,看見了不尋常。街頭無時無刻在發生著看似與我們相關,而我們也能感同身受的畫面。

無限可能,又有太多不確定性。

站在第三人立場,是某種無須涉入太深,但可以直接融入的情境。我們習慣忽略漠視,卻偏好追求生活中的那一點點小確幸。

有人說街頭攝影太譁眾取寵,說穿也是沙龍照一種;也有人說它看似紀實,但似乎又偏離真實。我曾思考過,但最終,對我來說,都沒關係。有的人選擇主題式或意象來創作,有的人喜歡用家人來創作,都是試圖表達自己觀點或是值得保存的記憶。

我不懂意象式藝術,也對於家人間情感的元素存在著一種情怯。所以我選擇街頭,形形色色的人們,透過他人故事,檢視自己的人生,或許也是情緒出口方式的一種。

漸漸的,透過街頭攝影,改變了我對觀看世界的定義,有了不同角度與思維,由原本簡單的觀看,變成擷取某種深度感受的瞬間。因為需要理解,進而探究並產生了重組行為,試圖以自己角度讓觀者思考。原來我對於攝影,其實存在著脈絡的,會吸引我拍攝的畫面的是什麼?會讓我想記錄下來的感受又是什麼?從街頭攝影,我尋找創作基礎及想關注事件,或許一切尚未清晰、混沌未明。但用過多語言來傳達解釋照片內容,很沒意思,能讓照片說話,讓畫面本質呈現,由觀者自行解讀,觀者因成長經歷不同,產生不一樣見解,過程中或許我被了解、被關注了,亦或是照片被觀者反思了,對我而言,就是一種意義的存在。是我所樂見,也是和周遭人們、生活溝通方式。

這或許符合了約翰・伯格在《觀看的方式》這本書說過的:「我們只看見我們注視的東西,注視是一種選擇行為。」而我想說的是:「照片,沒有一定的答案,答案,也不是我攝影的目的。」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Fill 1
張秀如、街拍
(攝影/張秀如)
張秀如 TeresaChang

不以攝影為生,但以攝影為樂,喜歡街拍,且樂此不疲。 IG:teresayayaya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