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陳尚平/那些無人的所在唱著歌

沒有人的場景,往往也充滿人的痕跡,就像走入一部空蕩蕩的電梯,撲面而來的,常是人們離去前所留下的氣息,如鬼魅般輕輕繚繞;有時是一抹不知名的香水,有時是夏日午後的潮熱汗臭,更多時則是不同氣味的分進合擊,挑動你的嗅覺與想像。又如刑案現場,犯嫌是否逃逸,或已無關緊要,因為證據始終都在,只消細細查看。

在都市環境中,物的狀態,其實就是人的狀態。所有景象,都無法真正抽離人的影響,畫面中是否有人,並沒有決然差別。只不過當你踏入一處無人的所在,往往會如同撞見一地散落的音符,無法構成曲調;但有些時候,你又不期然遇見一些個奇妙地點,同樣一無他人,同樣在那特定時空中,只有你獨自與場景默然照面,而其中的構成物(那些莫名存在的音符…)卻就在你眼前施施然迴旋起來,兀自串成一首旋律:有時像呢喃的小曲,有時像多聲部合唱,有時畫面中某個主角竟會唱一種拔尖的歌。

在這組照片中,我想捕捉的,就是這種有著內在旋律的無聲場景。

也曾試圖精細解讀這種影像,但常會如在一堆未標註來源的塵封錄音檔案中,聽到一首不知名的曲調,用古奧的言語,唱著時而溫婉、時而略顯突梯、甚至暴烈荒誕的歌。歌謠中雖不時浮現似曾相似的字辭,但大多數時候,你無從理解他們實際在唱些什麼。理性分析與認知,到頭來往往派不上用場(你雙手一攤,放棄科學辦案⋯⋯),你只知道那歌聲中煥發某種磁性,甚至魔性,迫你佇足靜聽。

跟多數街頭攝影者一樣,我的拍攝主要是從動態景象出發,喜歡捕捉人們的活動,也時而會追求「決定性瞬間」,但這二年來,卻愈來愈鍾意畫面中這種無人的景象。照片的無聲特性,常讓動態場景感覺像被剝奪了聲音;同樣條件,套用在無人的景象中,卻往往反而增強了那本已安靜的無聲背景,讓其中的幽微動靜,能被我們看見,或最終,被聽見。

那些台北無人的所在,那些靜巷中隱微的歌聲。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Fill 1
陳尚平、在地傳真
陳尚平

台北人,本業為建築與都市設計,1996年曾舉辦《樹影》黑白攝影展,後間歇拍攝了多年西門町。2013年底開始密集投入街頭攝影,穿梭於台北的大街小巷之間,拍了十多萬張照片。甫出版攝影書《我在台北放框框》。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