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尚懋/泰皇病逝,迎接國殤的「黑白」泰國

身為一位長期從事泰國研究的學者,能實地見證攸關泰國發展的重大轉變時刻,心中的悸動,坦白說很難形容。我在10月8日(星期六)搭乘BR201航班,前往泰國進行田野調查與學術交流。但從當天下午1點多降落曼谷蘇凡納布國際機場開始,似乎就註定這趟旅行的不尋常。

從9日(星期日)泰國宮務處罕見發佈泰皇身體狀況不穩定的公告後,泰皇的健康便牽動著泰國人的心,許多泰國朋友紛紛在臉書上發表為泰皇祈福的言論與圖片。經過2天的發酵,民眾情緒在 12日(星期三) 達到頂點。當天包括泰國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與全部皇室成員皆前往醫院探視,消息一出,許多泰國民眾也前往醫院為泰皇祈福。

我與泰國友人開始瘋狂討論這件事情,Line跟Facebook的訊息不斷湧進來,雖然訊息還很混亂,雖然疲於奔命回覆台灣媒體的詢問,但當下我全身起雞皮疙瘩,我知道,我即將見證泰國重要的歷史時刻,當下決定延後回台灣的航班。如此的情緒一直延續到寫作此文的現在。

13日泰國時間下午7點,電視畫面突然全變黑白,主播與總理出面,宣佈了泰皇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駕崩的消息,並指示全國政府部門與相關機構降半旗1個月,公務人員戴孝為期1年。當晚,就有知名外商企業以內部文件通知全體員工隔天上班穿著黑色服裝,以示對泰皇的尊敬。

Fill 1
泰皇、泰國、陳尚懋、蒲美蓬
泰國民眾大多穿著黑、白、灰的衣著,捷運站內瀰漫泰皇駕崩的悲傷。(攝影/陳尚懋)

14日天一亮,我刻意起了個大早,搭上BTS捷運,親睹原本彩色的泰國一夕之間變為黑白,約有9成的民眾自發性穿著黑色、白色、灰色這三種色系的服裝。捷運車廂內原本播放廣告的電視,也轉為黑白畫面,並加上緬懷泰皇的文字。車廂裡聽不到原本的喧鬧聊天,氣氛極為凝結而肅穆。中午用餐時刻的中央世界百貨公司(Central World),原本應該是歡愉的購物場所,但把音樂拉掉之後,每個人的悲傷益加被突顯出來。

等到下午4點半,當泰皇移靈車隊從醫院地下室駛出時,我再次全身起雞皮疙瘩。依稀還記得,上次見到泰皇時是2011年12月5日,他的生日,走著跟今天相差無幾的路線,我在大皇宮的路邊頂著大豔陽,搖著國旗,歷經約3個多小時的等待,只為了看泰皇對群眾揮手的短短5秒鐘。沒想到,下次有機會見到泰皇竟然是如此的場合,令人不勝唏噓。

這不是我熟悉的泰國,但卻可能是往後100天,甚至未來1年大家必須去習慣與面對的泰國。

13日晚上,我在Facebook上寫下:「沒有人知道明天太陽升起後的泰國會變怎樣」。之所以這樣說,原因在於泰皇駕崩這件事情一直以來就是個禁忌,不能說、更不可能預先做規劃安排。從今天的情況看來,泰國順利通過了後蒲美蓬時代的第一天,但接下來,泰國將面臨更多的挑戰。

首先是軍方的政治動作。2014年5月22日軍方發動政變時,我與許多泰國研究學者曾經討論過,隨著泰皇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軍方希望當這一天到來時,是其所能掌控的局面。

如今,這天真的在軍方控制下發生了,從昨晚巴育總理的發言以及代王儲發言,加上其後傳出樞密院主席秉上將有可能擔任攝政王的消息,軍方現在似乎扮演著kingmaker的主導角色。

接下來軍方跟拉瑪十世的關係該如何維持?軍方對拉瑪九世的效忠是否能順利轉移呢?雖然這些問題需要時間才能解答,但我想軍方在這段期間不會甘於扮演沒有聲音的角色。

其次,泰皇駕崩對泰國觀光產業的影響。2015年約有3千萬名觀光客前來泰國旅遊,而日前萬事達卡2016全球旅遊城市調查中,泰國曼谷擊敗全世界100多個城市,名列第一,預計將迎來2,147萬名觀光客,其中大皇宮與玉佛寺等都是遊客必去的景點。可是從10月14日開始,這些重要景點與所有娛樂性場所都將暫時關閉,預計影響泰國至少100天。

從現在開始算100天,剛好涵蓋泰國觀光旅遊的旺季:年底的耶誕節與新年,甚至更有可能延長影響時間至明年初的中國農曆新年。

儘管如此,按照往例來看,隔年泰國觀光客人數仍有可能會出現爆炸性的成長。例如,2014年因為軍事政變之故,泰國觀光客人數呈現負成長的-6.54%,但隔年2015年卻出現20.44%的正成長,觀光客人數更達到歷史新高。因此,此事件短期對於泰國觀光業絕對會造成影響,但長期來說,我個人並不那麼悲觀。

最後,則是我最擔心的,泰國人是否能找回往日的開朗笑容?畢竟今天捷運上的氣氛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對泰國有些認識的人都應該知道,泰國人在使用色彩上是相當大膽的,計程車跟ATM五顏六色、亮麗繽紛,但現在泰國社會只剩下黑白。

泰國人原本sabai sabai(輕輕鬆鬆)、sanuk sanuk(盡情享樂)的個性,在經過100天甚至更長時間的壓抑之後,是否還能回復呢?衷心希望泰國在經歷這件事情後,可以盡快回復到那個大家熟悉且喜愛的微笑之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