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林雨蒼/開放政府,不只是形式,更是精神
最近在零時政府 g0v 舉辦 Summit 2016 後,有許多媒體紛紛以公民科技為題,報導 g0v 零時政府這幾年來的貢獻,以及參與者的熱情。
然而,零時政府之所以是零時政府,並不只是公民科技「用什麼技術做了什麼」,或是做出了哪些酷炫的網頁;大家所看到的成果或網站,只是公民科技的末端結果與呈現,事實上,所有參與者共同協作的精神,才是維繫零時政府更重要的樞紐。
如果有機會參與 g0v 的黑客松,就會驚訝於這有別傳統組織的「非組織」。在 g0v 的黑客松場上,只要有想法,就可以花 5 分鐘時間上台述說,招兵買馬;只要點子夠吸引人,就會有人一起參與討論、接著各自開工去撰寫程式完成工作;如果一次做不完,大家會在網路上相約,透過網路以遠端協作的方式繼續完成各自的部分。
當然,g0v 的黑客松都是沒有營利的專案,因此有時候如果有工作在身上,就很難擠出時間;若沒有成就感吸引人,很多人也是會做不下去而「棄坑」(放棄貢獻 g0v 的專案)。換句話說,在 g0v 裡面,就是各個不同的點子在競逐工程師,如果點子夠好、話題夠熱,很快就有許多人一起協作,產出很棒的成果;但如果話題不夠吸引人,就得靠發起人自己慢慢學習、自己緩慢地填坑,否則就只能放棄了。
有人可能會問,假日好端端地在家休息就好,為什麼要虛擲難得的假日,花上一整天,跑到外頭去和一群陌生人一起完成自己份外的工作?這問題的答案,就是開放參與的協作精神,也是零時政府的核心價值。從自由軟體運動中許多熱血工程師身上,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事實上,g0v 一開始的形式的確很像自由軟體運動,只是對象從自由軟體改為開放政府,參與的人從工程師擴大為積極參與公共議題的公民。
自由軟體運動希望藉著開放原始碼,讓更多人在使用軟體的時候,一方面可以藉著原始碼了解程式運作,甚至自己動手修改出屬於自己的程式。當然,這個過程可能要花費時間去看懂程式碼,或需要去理解如何撰寫程式;不過,由於原始碼是開放取得,因此也可以藉著學習別人的撰寫方式來強化自己的技術。如果學習了閱讀、修改程式碼的能力,就可以自由建立軟體分支(被稱為 fork),修改成自己的版本,並開放給其他人使用;別人也能自由取用這些成果,修改成他們要的版本。如果原始開發者覺得這樣的修改不錯,也可以將別人修改後的版本合併(merge)回原始的版本。
在這個過程中,藉由開放與再利用,軟體工程師可以從別人的成果上修改出自己的成果,並幫助別人使用。這讓許多人可以不用重頭打造輪子,從既有的軟體上自由的修改出屬於自己的版本。因此,對許多軟體工程師來說,把自己軟體的原始碼開放釋出,甚至還有一份不計較利弊得失的豁達,或是「成事不必在我」的胸襟。只要別人更有能力,歡迎他們站在我的肩膀上,做出更棒的軟體。
許多人的熱血貢獻,讓自由軟體社群協作出許多很棒的程式,如編譯 C 語言程式碼的 gcc、編輯器 vimemacs,瀏覽器 Firefox,甚至是 Linux 作業系統的內核。也有人專注在把這些工具組合成可用的 GNU/Linux,比如眾多的發行版本,如 Red HatUbuntuOpenSUSE 等等。
藉由開放與再利用,軟體工程師可以從別人的成果上修改出自己的成果,並幫助別人使用。這讓許多人可以不用重頭打造輪子,從既有的軟體上自由的修改出屬於自己的版本。(圖片/flickr@david.lifu.huang, CC BY 4.0)
藉由開放與再利用,軟體工程師可以從別人的成果上修改出自己的成果,並幫助別人使用。這讓許多人可以不用重頭打造輪子,從既有的軟體上自由的修改出屬於自己的版本。(圖片/flickr@david.lifu.huang, CC BY 4.0)
《自由軟體的定義》一文中,有句話是這樣說的:「Free software is a matter of liberty, not price. To understand the concept, you should think of “free” as in “free speech”, not as in “free beer”.」也就是說,自由軟體運動追求的並非免費的軟體,而是所有軟體設計師都應該要對軟體擁有自由的話語權,如同言論自由一樣,可以隨自己的喜好修改出自己喜歡的軟體。
在這個過程中,這些工程師藉著貢獻,一方面實踐他在程式語言上面的技術,另一方面若程式得到社群的認同,也能取得來自社群的讚賞與認同,進而獲得成就感。當然,這些貢獻也被人看在眼裡,許多做出巨大貢獻的工程師,甚至會被聘到企業中貢獻他們的長才。
由於只要有網路可以存取到原始碼,就能一起參與開發;為了讓來自四面八方的工程師可以一起開發,自由軟體社群也研發了許多協作的工具。比如線上聊天室、郵件群組,或是版本管理系統。藉由使用這些工具,可以讓遠距離的工程師一同參與討論。參與者的話語權並不取決於他的身分地位,而是他對軟體,或對網路世界貢獻的多寡。
不過,要進入自由軟體的世界仍然有門檻。參與者得了解軟體如何撰寫並貢獻,才能擁有話語權。在這個過程中,還要努力去尋找文件、閱讀文件,並自己嘗試撰寫。結果,這成了一個頗高的進入門檻。
這個門檻在台灣當然也存在,不過藉著舉辦超過 10 年的 COSCUP 開源人年會,許多新手可以在年會上和愛好自由軟體的同好交流,這些比較資深的使用者也很樂意幫助新手儘快上手;同時這群愛好自由軟體的同好也能一起探討最新的技術趨勢。這樣的軟體文化底蘊,最終成為了養成 g0v 的土壤。在 g0v 中,藉著共筆協作、自主參與,這股力量開始透過自由軟體「fork」的精神,嘗試抓下政府的網站,重新再製一個 g0v 版本的網站,落實「拆政府,原地重建」的精神。
最近很夯的「民主審議」也是一樣,其實審議技術只是表面,更核心的問題在於如何「坐下來好好開個會」、「好好聆聽別人的聲音」、「互相整理出共識與不認同之處」等等。審議專家呂家華在 g0v 的演講就提到,許多政府或民間單位找她來做審議,但很多只是在諮詢會議技術;但這其實只是「表」,更重要的是要在會議一開始就找到受影響的各方意見,一起互相協調,找出彼此都能認同的開會方式,甚至一起參與會議的籌劃。一起面對歧見、一起互相溝通,開放參與,並公開透明所有過程,一起擬定議程與議題,其實才是「裡」,才是真正的精髓。
若政府充分理解自由軟體開放的精神──也就是言論自由,那麼政府的開放就不該是政策執行後才開放資料,或是政策擬定完才召開公聽會,而是在政策擬定的先期就充分揭露與釋出資料,邀請有興趣的公民一同參與。政府未來將舉辦的國是會議若是理解這套價值,就會在擬定會議框架之前,廣泛徵詢民間的意見,邀請他們一同參與議程與議題的設定,而不是在框架大致底定後,才來諮詢社群「開放透明該怎麼做」;更重要的是,政府應當放下家父長、權威式的想像,也要放棄引入民意為己用的算計,一起思考如何經營一個欣欣向榮、歡迎公民自主參與政府政策擬定的環境。這,才是新時代應該期待的新政治。
開放政府,不只是口號、也不是技術,而是更深層的協作精神,既是路見不平自己動手的自主精神,也是彼此尊重,不分身分,彼此尊重、溝通,並凝聚共識的言論自由。
(本文採 CC-BY 4.0 釋出,主筆為雨蒼,感謝 g0v 參與者 dirty、nchlid、claudia chu提供諮詢意見,原文共筆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