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無法停止上網,是大腦導航迷路了?

手機滑到一半,網路突然斷線,會不會讓你焦慮到無法思考,到處找訊號,就是克制不了那股想上網的衝動?這很可能是你大腦通往快樂的導航──「酬償系統」被改變了!

什麼是酬償系統

每個人腦內都有名為「伏隔核」的快樂中樞,正常來說,美食、音樂會活化大腦,在「伏隔核」釋放出適當份量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讓我們產生對美食和音樂的愉悅感,這就是「酬償系統」。

但成癮物卻改變了這套酬償系統,它們讓多巴胺過量釋放,產生比任何事都強烈的快感,此後,大腦通往快樂的導航系統被強制改寫,讓人對其他事物失去興趣,只想不斷重複接觸成癮物。

為什麼想戒卻戒不掉

因為大腦被改變,成癮很難靠意志力戒掉,以吸毒為例,吸毒時的人事地物等環境線索,都會在大腦內形成條件制約,導致人看到這些東西就會想到毒。加上受不了戒斷症狀,到最後人明知毒品不好,仍難以克制吸毒衝動。縱使戒除,碰到類似情境還是很可能復發,其他成癮物質,如性、賭博、糖、網路⋯⋯等的機轉也類似。

還不懂想戒卻戒不掉是什麼感覺?把手機鎖進抽屜斷網一天,或許能有所體會。

冷知識:動物也會嗑藥

澳洲塔斯馬尼亞的藥用罌粟田不時出現大範圍圓形的罌粟倒株,官方調查發現,沙袋鼠會在產季闖入罌粟田,食用罌粟果實後「high得和風箏一樣高」,繞圈蹦跳把植株踩扁。印度中央邦內埃穆奇的罌粟田也出現嗑藥鸚鵡,每天跑來吃三、四十次,讓農民損失慘重。

加勒比海島嶼上的長尾猴樂於享用甘蔗發酵後含酒精的汁液,居民就以蘭姆酒混糖蜜製成誘餌,趁猴子醉倒時一舉成擒。

本週講師/唐心北(安南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