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漁場

【採訪手記】台、印調查媒體 首度聯手合作

約半年前,《報導者》開始追蹤遠洋漁業造假、濫捕、剝削的問題。我們把焦點放在一群幾乎不被看見,卻是支撐起遠洋產業最重要的一群人,他們是經常在海上漂流的觀察員、外籍漁工、漁撈長。媒體、政府、立委很少看到或聽到他們,但在每次的遠航中,他們卻比任何人都清楚海上的文化和運作。
濫捕、過撈、剝削、暴力⋯⋯採訪團隊像拉開了一張巨大的網,議題越開展越複雜。海洋是個廣袤深邃美麗的世界,但也是個封閉、複雜,不易接近卻容易藏污納垢的地方。
在採訪漁業觀察員之初,我們拿到一份電話清單,一通又一通電話聯繫,不斷被拒訪,不斷再聯繫。經過努力,幾位離職觀察員開始信任,我們多次在台北與高雄兩地訪談離職者,至於仍在海上工作的,我們會等待他們下船通電,或透過衛星傳輸通信。漸漸地,願意和我們聊的人越來越多,完成多次訪談。
此外,我們採訪了船老闆、船長、觀察員、漁工、仲介、造船界船王、現職漁業監管人員、學者、人權或生態NGO組織工作者,人數超過百位,但越下探,越發現遠洋漁業是張佈局全球、複雜的利益之網。採訪團隊挖掘到一半,就知道這是個無法用中文與英文,單在台灣就能完成的遠征。
特別是「境外聘僱」漁工被剝削的追蹤。那些日子,《報導者》小組成員多次前往前鎮、東港、小琉球,進入小釣船上,膝抵胸幾乎匍伏地進入外籍漁工棲身的船艙,混雜的方言,漁船上軍隊式的管理文化,增加了採訪的難度。
於是,兩個多月前,我們進一步與印尼調查媒體《Tempo Magazine》展開協作。
當時我人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參與國際調查記者聯盟(GIJN, 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twork)舉辦的「揭開亞洲」(Uncovering Asia)調查報導會議。近370位、來自50個國家的記者聚集,每個人口袋裡都有好幾個正在進行的題材。在那裡我們認識了《Tempo Magazine》調查團隊的負責人Wahyu Dhyatmika與Philipus Parera,他們也是2016年全球媒體共同合作的「巴拿馬報告」(Panama Papers),參與其中的印尼團隊。
我們交流近期手邊正進行的題材後,一拍即合,因為《Tempo Magazine》也長期關注印尼漁工的生存狀態。於是各自回鄉後,密集聯繫,彼此決定從一名印尼漁工Supriyanto之死出發,來釐清台、印兩國遠洋漁工的勞動真相。
選擇印尼的調查媒體做為合作方有其意義。因為光是2015年,就有超過8,000名印尼漁工,像Supriyanto一樣,透過「境外聘僱」制度,為台灣船老闆們工作。他們不受《勞基法》保障,薪水極低,一上船,就像坐2年的海牢。
惡劣環境下,不少印尼漁工也成了海上喋血案的主角,殺人或被殺。
境外聘僱在跨國機制運作下,盤根錯節交織。一個從印尼小漁村來到台灣的漁工,在台牽涉的關卡包括漁會、仲介、船東、地方政府、農委會、勞動部等,而在印尼則牽涉牛頭、當地仲介、人力資源部、交通部、外交部等體系。
《報導者》與《Tempo Magazine》針對Supriyanto從上船到死亡這短短3個月的過程中,碰觸到的所有利害關係人、政策、法律,以及執法漏洞,進行盤點。
記者蔣宜婷、攝影林佑恩前往印尼中爪哇的直葛市(Tegal),採訪台灣遠洋漁工產業鍊的上游,觀察直葛市和其他印尼漁村裡,成千上萬的家庭,如何被漁業王國——台灣所影響,同時也採訪了Supriyanto的家人。而記者鄭涵文則負責資料蒐集,台北團隊則持續走訪前鎮等地,透過文字與多媒體的呈現,釐清產業造假、剝削、貪婪的手段和成因。
同時,《Tempo Magazine》派出記者Mustafa Silalahi至基隆、台北、前鎮,採訪印尼漁工;記者Irsyam Faiz則進入直葛、八馬蘭(Pemalang)城,採訪Supriyanto仲介和跟他上了同艘船的漁工。記者Anton Septian則釐清印尼政府跨部門間的權責。
我們在What’s App上成立了一個名為「The Reporter*Tempo」的7人群組,過去兩個月,那成為兩邊團隊每天必開的通訊軟體。在這個群組上,《報導者》和《Tempo Magazine》成員隨時分享進度、採訪筆記,交叉並反覆查證資料、文件、數據,及各方說法,勾勒漁工剝削體系的全貌。
我們發現,台、印政府相關部門的怠惰與不作為,已為不法仲介,開啟人口走私的地獄之門。
面對日益複雜的國際區域互動,這次《報導者》以開放、協作方式,針對一個在地又全球的遠洋漁工議題,發起跨國調查媒體的合作。透過攜手調查,除了期待還原一名漁工之死的真相,更希望對於實施已久、每年讓上萬名漁工身陷險境、讓台灣揹負漠視人權惡名的境外聘僱制度,徹底被檢討。
遙遠中爪哇島上,受訪的Supriyanto家人們,仍日夜心懸著,他死亡的解答。直葛的小漁村,無數的孩子們,等著漁工父親,安全返家。
希望這一系列的調查報導,能帶大家真正看見海上漂流的人們,也讓有權力、得負責的人,不再能轉過頭,假裝一切不曾發生過。
    《報導者》年度調查報導
    造假.剝削.血淚漁場
    跨國直擊台灣遠洋漁業真相

    血淚漁場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