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李根政/許厝分校該不該遷校?

李根政/許厝分校該不該遷校_高雄林園工業區鄰近的小學,孩子們呼吸石化工廠的有毒廢氣,家鄉因工業汙染山河變色,但卻被學校的大人們動員去工業區的圍牆上彩繪「美麗家園」。(圖片提供/李根政)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在行政院長林全前重砲抨擊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無能處理雲林橋頭國小許厝分校70多名學童遷校,以降低曝露石化汙染的問題,幾天之後,行政院火速作成遷校決策。
一個國小分校因工業汙染而遷校,這是首例,這個遲到的決策值得肯定,但我們要如何理解家長強烈反彈,孩子也想留下來的反應?
兒童既是工業汙染的敏感受害族群,更是極易受到大人操控和影響的族群。
多年來,每當我到高雄林園工業區,總是被石化三路上長達1.2公里,由國小學童所彩繪的圍牆所震撼!
工業區鄰近的小學,孩子們呼吸石化工廠的有毒廢氣,家鄉因工業汙染山河變色,但卻被學校的大人們動員去工業區的圍牆上彩繪「美麗家園」,圍牆之內滿滿的煙囪排放毒氣,還常常發生爆炸外洩,但圍牆上卻畫著孩子們心中的美好環境,花草魚蟲鳥,還在上裡面寫著「中油守護地球、讓環境更美好⋯⋯」、「工安百分百、零災害」、「中油心、減碳情」、「好山好水好家鄉」。
學校可能僅僅從工業區廠商拿到一點點「補助」,以應付一些球隊訓練、運動會、小工程等的額外開銷,就把孩子們當成公關工具,讓受害者替加害者粉飾太平,這讓曾經是小學老師的我,內心刺痛,有著深深的罪惡感。
學校的校長、老師們,多數並非不關心環境,而是欠缺意識上的覺醒和行動力。更深層的問題在於,老師們也是過去黨國體制加上唯經濟發展論,洗腦教育下的受害者,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成為工業汙染者的幫凶。大高雄發展重化工業半世紀以來,教育當局從未把汙染的真相,納入課室中讓身為受害者的學生進行思辯討論,其他縣市的情境應該都類似。
大人們該反省我們對孩子們做了什麼?另一個嚴肅的問題是,孩子們如何面對這不可承受之「輕」,無法逃脫的汙染真相?對遷校、汙染者有沒有發言權?
家長或社區裡的人們呢?許厝分校的一位家長說,學生放學還是要回家,仍在所謂的「汙染區」生活,所以反對遷校。這聽起也有道理啊!遷校只是讓孩子們每週5天到外頭放風,並沒有解決問題,筆者推測家長反對遷校的深一層因素,其實是很深的無力和無奈。
而這種無力和無奈的源頭,是因為政府始終管不了六輕,或是總是站在財團這邊。更由於汙染常常導致環境劣化、人口流失,敢言的良心份子是少數,財團以工程或補助等手段收買地方頭人,形成一套工業汙染的黑金政治,以致受汙染社區的人民失去反抗能力,成了被犧牲的體系。
許厝分校絕非個案,這次的汙染源指向了台塑六輕的VCM廠,但位於高雄台塑仁武廠迄今已運作了超過40年,從未針對附近學童進行身體追蹤檢查。
高雄市是老牌的石化工業重鎮,環保局在距離仁大工業區約200公尺的楠陽國小,距離林園工業區約400公尺的中芸國小,分別架設了OP-FTIR(開徑式傅立葉轉換紅外光光譜分析法)連續監測資料統計,楠陽國小測得34種化合物,中芸國小測得42種化合物,其中包括「二甲基甲醯胺」、「醋酸乙烯酯」、「1,2-二氯乙烷」、「1,3-丁二烯」、「氯乙烯」、「環氧乙烷」等都曾超過周界標準,而這些都是毒性化學物質。
根據地球公民基金會統計,大高雄工業區周界不到3公里的國小學童,共約有4萬5千人,這些是長期吸著毒空氣長大的孩子。 
對於許厝分校遷校的政治決策,筆者還是表達肯定,但如同許厝分校一位老師說的,遷校不是治本方法,重要的是空汙監測及改善。接下來要看的是民進黨政府,從中央到地方要拿富可敵國的六輕怎麼辦?數萬名跟許厝分校一樣,受到工業汙染影響的孩子們,以及只能守著家園的人民該怎麼辦?
遷校應該只是政府面對汙染的開始,不是結束!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