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戴夢凡/掉了一架直升機後 請不要再開錯離島空轉的「藥單」
105年5月30日空勤總隊黑鷹直昇機執行蘭嶼EMS任務,非失事直昇機。
105年5月30日空勤總隊黑鷹直昇機執行蘭嶼EMS任務,非失事直昇機。

很多人對於直升機轉送緊急病患的印象,可能來自山下智久和新垣結衣主演的日劇《Code blue 空中急診英雄》,當醫院接到來自119的電話,簡短說明需轉送病人的病情後,就在劇中那句經典台詞「Doctor—Heli Engine start!」一聲令下,直升機就帥氣地載著一組救護人員出發了。

然而,在台灣,空中轉送往往沒有「英雄」、只有「blue」⋯⋯。

2月5日深夜執行緊急病患轉送途中失蹤的黑鷹直升機,終於在蘭嶼機場西方約2海里處、850公尺深的海底找到了。2月11日是罹難者的頭七,機上6位罹難者的家屬,傷心地齊聚台東太平溪的出海口招魂,引人悲淒。
從直升機出事之後,大家都在問:「為什麼肺炎不能在衛生所治療?真的需要送到台灣嗎?」、「是因為有人關說,才在半夜緊急轉診嗎?」、「風速12級,像輕度颱風一樣耶?為什麼直升機會飛?」。其實大家想知道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下次再有意外發生?」
不幸發生後,無論從政府的回應到民間醫改團體的呼籲,都要求須更謹慎訂定空中轉診規範,並強化遠距醫療會診機制,避免深夜飛行、降低風險。
然而,大家是否知道在台灣,離島的緊急空中轉診是如何執行的呢?

5張表單、3個單位、8通電話

台灣的空中緊急救護轉診,要從填寫5張表單開始:
衛生所醫師負責轉診單、空中轉診申請表、空中救護紀錄表,護理師需請病患家屬簽署「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搭乘航空器切結書」,並填寫所有上機人員的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字號、電話、體重於「空中後送搭機名冊」,且還需打電話詢問欲轉診醫院是否能夠接收病人。
如果動作快的話,5張表單, 10分鐘應該寫得完。
但寫完之後,還需連繫兩個單位,護理師會將5張表單傳真至衛生福利部空中轉診審核中心和當地的空中勤務總隊,並打電話給兩個單位確認是否收到。與此同時,衛生所醫師會打電話跟空中轉診審核中心的值班醫師交班需轉診病患的病情。但值班醫師通常無法自行決定病人是否符合14項「空中救護適應症」中的一項,需再請示上級長官的意見;一般,大概再15分鐘之後,值班醫師會打電話回來,告知轉診申請是否通過、傳真轉診申請回覆單給衛生所,並通知空中勤務總隊的直升機熱機、準備出勤。
衛生所收到轉診回覆單之後,護理師要將回覆單傳真給欲轉診醫院、打電話確認是否收到並與急診護理師交班。接著,還要打電話通知機場航務、機場塔台、機場航警隊、救護車公司將有緊急轉診的任務。在這個期間,電話還會不停地響,因為地方民眾總是會拜託某長官、某民代,來關心轉診申請的狀況。
經過計算,申請一次空中轉診,衛生所護理師至少需要傳真給3個單位、打8次以上的電話,而傳真機雖然已經是上個世代的資訊傳遞方式,卻仍在緊急空中轉診的申請流程中,扮演速率決定步驟的角色。
從開始填寫轉診單,到直升機從空勤總隊起飛,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呢?詢問過各地的離島衛生所醫師之後,我們得到的答案是:「至少需要50-70分鐘!」和想像中差很多,對吧?
直升機飛抵離島衛生所所在地,台東到綠島需要10-15分鐘,台東到蘭嶼20分鐘,高雄到望安、七美35分鐘;但申請轉診審核與直升機準備的時間遠超過實際直升機航行所需之時間。如果加上直升機來回航程與機場到醫院的救護車交通時間,從開始申請轉診,到病患送至轉診醫院的急診室,順利的話,綠島和蘭嶼大約需要1.5到2個小時,望安和七美則要2到2.5個小時。
對於車禍重大外傷、心肌梗塞、溺水等緊急病患來說,時間分秒必爭。但離島衛生所一個晚上的值班護理師只有1到3個人,若病患狀況不穩,需要密切的監控與治療,無法讓一位護理師全心全意地處理所有的傳真和電話,整個轉診流程會更久。
雖然衛福部早於2004年開始,於離島偏遠地區建立急重症遠距視訊位點,號稱可全天候在空中轉診審核中心,以影音、視訊直接瞭解急重症傷病患狀況。但空中轉診的審核,卻必須在醫師穩定病人,填寫轉診單並傳真至空轉中心後才正式啟動。繁瑣的空中轉診申請流程,不僅加重離島醫護人員的負擔,也拖延病患的轉診時間。

直升機上進行CPR,難上加難

除此之外,台灣的轉診直升機並非專門作為救護用途,機上除了點滴掛勾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救護設備,急救包、氧氣筒皆需護理人員自行帶上直升機。且機艙狹小,難以於機上執行醫療處置,若病患需於直升機上進行心肺復甦術(CPR),更是難上加難。
日本的HEMS(Helicopter 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直升機緊急醫療服務)已經相當發達 ,直升機以醫院為基地,結合呼叫中心、空中醫護人力與直升機出勤為一體,也才會有讓空轉醫療變成「夢幻」的《Code blue 空中急診英雄》偶像劇的出現。
反觀台灣,依賴傳真機的空中轉診審核機制、缺乏救護設備的轉診直升機,甚至還要離島衛生所自備空中轉診所需之醫護人員,我們的空中緊急轉診制度,落後日本豈止10年?
從2000年八掌溪事件,因為救難單位互相推諉責任,造成4位工人在媒體的全國即時轉播及家屬的眼前被溪水沖走之後,台灣的急難搜救、空中緊急救護之報案窗口及指揮派遣制度才正式確立。而後為避免空中轉診之濫用,遂成立空中轉診審核中心,監控空中轉診之救護品質。此次蘭嶼黑鷹直升機意外事件後,更有呼聲要加強空中轉診案例之審查,減少不必要之直升機轉送。
然而遠在台北的高層官員,是否知道如此冗長的空中轉診審核流程,不僅降低離島緊急病患之存活率,更讓偏鄉醫護在面對高風險病患時,傾向提早申請轉診、而非留在當地觀察!若等到狀況緊急才申請轉診,尚須等待兩個小時直升機才能抵達,離島居民之性命安全,由誰來擔?
懇請衛生福利部之長官,簡化空中轉診之流程、培訓空中救護人力,並運用新一代的資訊傳遞方式,讓離島居民於緊急時刻,能更安全且快速地轉送至醫療院所,接受必要之治療。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