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鈔後趕不及印鈔──印度換鈔政策的內憂外患

印度總理莫迪的閃電換鈔政策進入第4週,民眾大量將舊盧比存入銀行,印度央行卻來不及印鈔和換鈔,導致民怨更加累積。這場世紀豪賭正在跟時間賽跑,而時間正在消磨印度人民對莫迪的支持……

「我們一家21口,全靠這家小店吃飯,大家手頭沒有錢,生意也都不用做了,外面這條街原本很熱鬧的,但是現在都沒有人。」伊姆蒂亞茲(Imtiaz)在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開一家修理農具的小店。從莫迪11月8日宣佈廢鈔後,小店就幾乎無人造訪,雪上更加霜的是,因為沒錢支付帳單,小店的電力供應也被切斷,伊姆蒂亞茲只能拉著鐵椅和兒孫坐在店門口,期待苦日子趕快走。
廢除500與1,000盧比面額舊鈔的政策閃電宣布後,時間已經進入第4週。
許多期待情況逐漸好轉的民眾,卻還是卡在銀行與郵局門口,只是從原本「搶著把錢存入銀行戶頭」,變成了「急著提領存款出來花用」,其中又以奉公守法地將手上合法大鈔存入銀行,卻因為政府趕不及印鈔、供鈔,無法順利提領現金的民眾最為光火。
對比著伊姆蒂亞茲正咬牙過著的苦日子,莫迪一路從競選喊到換鈔的口號「好日子來了!(Achhe din aane waale hain)」顯得格外諷刺。伊姆蒂亞茲能夠理解,換鈔是打黑金的一劑猛藥,然而他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是像他一樣奉公守法的小老百姓,嚐到這帖藥最苦的滋味,「這是一帖很苦的藥,然而我們並不知道這帖藥,會不會讓我們之後變得更好」。

現金荒不改善,地方可能暴動

跟隨伊姆蒂亞茲的腳步,我們來到北方邦小鎮Simbhaoli的一家銀行,半關的門口還從鐵柵中間綁著一條鐵鍊,防止民眾暴衝與推擠。
印度人口最多、擁有2億人口的北方邦,陸續傳出多起丟躑石塊、破壞銀行物品以及毆打銀行人員事件,印度情報機關已經提出警告,如果現金荒情況沒有改善,北方邦或許會是率先暴動的地方。
這樣的情況不僅出現在農村,也出現在原本情況有些許好轉的都市地區。新德里銀行與提款機的排隊人潮,曾一度出現緩解跡象,然而12月1日開始,是薪水入帳時間,許多家庭的生活開支都需要現金,印度央行的印鈔速度卻依舊無力應付,新一波的排隊人潮也讓情況變得更不樂觀。
真正的提領壓力還在後頭,因為大多數印度私人企業,是在7日到10日之間撥款入帳,央行印鈔、配鈔與發鈔的效率,若無法抵擋這波即將襲來的龐大壓力,莫迪恐怕很難說服人民跟著他一起撐到12月底。
記得莫迪宣布廢鈔後的前兩個星期,一位在銀行提款機前的民眾接受我採訪時,批評莫迪這項政策擾民,二、三十個路人不等他說完便在一旁叫囂,罵他不懂莫迪換鈔,民眾一時受苦是為了長遠利益。
然而時間來到第4個星期,銀行外的民眾一個一個向我訴苦,倒不一定是直接批評莫迪和換鈔政策,然而願意說好話的人開始少了。一個印度大哥才剛剛開口說:「這是一個好的政策,只是銀行落實出現問題!」前後一起排隊的民眾馬上就有意見。
採訪完上了車正準備離開銀行時,突然有幾個男人開始拍打著我們的車,並用手指拉著車門不讓攝影師關門,隔著車窗對著我們大聲叫囂,罵我們「怎麼可以批評莫迪,怎麼能採訪批評莫迪的聲音?」我這才驚覺,原來他們就是近期印度媒體上所稱的「莫迪擁護者(Modi Bhakt)」, 他們是莫迪的瘋狂支持者,對莫迪政策有著近乎「信仰」的忠誠(當然其中也不乏執政黨黨工與走路工)。
他們是莫迪的瘋狂支持者,對莫迪政策有著近乎「信仰」的忠誠。(攝影/印度尤)
他們是莫迪的瘋狂支持者,對莫迪政策有著近乎「信仰」的忠誠。(攝影/印度尤)
「現在銀行外面的一些民眾,都不敢說莫迪壞話,因為有很多莫迪擁護者會在旁邊瞪他們。」攝影師說,莫迪擁護者並不少,在莫迪宣布換鈔後就在各地帶風向並對民眾施壓。但是,莫迪擁護者這種類似惡霸、流氓行徑,不容許批判莫迪的聲浪出現,也能看出莫迪與換鈔政策的壓力不斷加大,而要趕快撲火與抑制。
民怨正隨著時間每分每秒地升溫正逼近臨界點。但弔詭是,換鈔在經濟上的挫敗,並不完全體現在政治上。莫迪大刀闊斧、正面迎戰黑金的改革者形象依然深植人心,這從印度反對黨的抗議動員以及民眾的響應情況,或許能夠略窺一二。,
印度反對黨不斷加大對莫迪換鈔的抨擊音量,11月28日發動「全印度抗議日(All-India Protest),原本有聲音要舉行全印度商店在當天關門罷市,讓印度癱瘓一天對莫迪施壓,卻因各黨派無法取得共識而改為分頭抗議,而且,當天各地的抗議動員規模並不如預期,不難看出反對黨的力不從心。
即使有反對黨領袖喊出「換下總理」以及「國會改選」,都只是一時攻佔新聞版面的噱頭,並未發酵成為一股推翻莫迪的力量,再加上莫迪這次換鈔,突然衝擊各政黨運作與選舉的黑金,同時清洗其地方樁腳,動不起來又無法團結的反對黨,反倒成了莫迪的助力。
然而莫迪現在該頭痛的並非舊鈔無法回收,而是回收「太多」舊鈔。

回收太多舊鈔,打亂莫迪如意算盤

依照莫迪原本的如意算盤,市面上流通的500與1,000盧比約有14兆,其中可能會有3兆盧比,因為持有人害怕金流曝光、擔心課稅與罰則以及無法順利兌換等種種原因而直接消失。
由於所有在外流通的貨幣都算是中央銀行的負債,人間蒸發的盧比舊鈔也就減少了印度央行負債,當資產多於負債時,就能讓印度政府增加支出、降低稅收或強化社會福利,成為這項換鈔的第一個成果,這也是為什麼印度財政部有意在1月底、2月初,提前公佈新的年度預算釋出利多,成為莫迪說要「讓有錢人變窮,讓窮人受惠」的最佳代言。
但根據印度官方最新數據,截至11月27日為止,共有8兆4千5百億盧比舊鈔存入銀行,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則引述了匿名消息人士,報導截至12月3日傍晚為止,印度已經回收了將近10兆盧比,彭博社(Blooberg)引述的消息,更指早已回收超過12兆盧比,距離12月30日的期限還有3個多星期,這也預示絕大多數的舊鈔都會被存入的可能性,壞了莫迪的一張好牌。
「你看!這沒有浮水印!上面也沒有窗式安全線,翻轉鈔票也不會變色,這3張都是假鈔!」朋友要到銀行將手上的10萬盧比存入前,先細細檢查一輪,結果10萬盧比裡面就有3千盧比是偽鈔,然而若不「自我檢查」,依照我的實際經驗,沒有驗鈔機、人潮洶湧同時又處於混亂狀態的銀行,這幾張偽鈔在一大疊現金中,要矇混過關也不無可能,這也代表,印度政府很可能會回收比發行來得更多的舊鈔。
在銀行,人潮擁擠混亂狀態,偽鈔在一大疊現金,表示印度政府很可能會回收比發行來得更多的舊鈔。圖為印度1000盧比的偽鈔。(攝影/印度尤)
在銀行,人潮擁擠混亂狀態,偽鈔在一大疊現金,表示印度政府很可能會回收比發行來得更多的舊鈔。圖為印度1000盧比的偽鈔。(攝影/印度尤)
絕大多數舊鈔的存入,並不代表莫迪換鈔打黑金一點也沒有成果,只是成果並無法如預期、直接在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中蒸發一樣立即顯現,而是得在完成舊鈔回收工作,再經由稅務機關調查可疑帳戶與資金,掌握足夠的證據才能處罰與課稅,進而增加國庫稅收並達成長遠的經濟效益。
但是,能否一一抓出黑金是個問號,偽鈔入庫後如何辨識來源並追查,也都是複雜的工作,即便能夠實現,也都是中期乃至於長期才能讓民眾有感的成效,無可諱言地,打黑金無法實現的可能性確實更高。
這也是為什麼相對於宣布換鈔時高舉著「打黑金、去貪腐」的大旗,莫迪近期則刻意地將焦點轉向了「無現金經濟」以及「線上支付」,因為這是莫迪現在唯一端得上檯面,可以勉強稱得上是「成績」的結果,也是這場混亂不堪的換鈔風暴中,他眼前所能緊抓的一根浮木。
莫迪11月27日對全國每月定時廣播時,呼籲民眾使用手機完成電子交易,接受訓練同時也教導其他人一起完成「無現金交易(Cashless Transaction)」,印度電子商務產業被莫迪換鈔猛力地推了一把,用戶、流量、下載量以及消費額全部都以倍數垂直跳躍成長,再搭上莫迪先前提出的經濟政策「數位印度(Digital India)」,反客為主地成為莫迪換鈔的主旋律。

外國使館也抗議,內憂外患夾擊

將印度這個78%使用現金交易的經濟,極速地翻轉為電子支付的無現金社會,聽起來或許是件很「酷」的事,但這並不是現金荒的藉口,因為無現金的社會,並不代表銀行與提款機沒有現金,這是落實不善的問題,也是時間掌握不當的問題。
「印度央行每天給我們40萬到60萬盧比不等的新鈔,然而我們每天所需要的是上千萬的現金,每天銀行開門不到一個小時就全被領光了。」德里衛星城市諾伊達(Noida)的一間銀行,櫃員對現金荒問題只能無奈一笑。
作為首都,新德里已經算是現金荒情況最緩和的地區,大多數民眾手頭上都至少能夠拿到一些現金,一般的經濟交易也正逐漸恢復,然而這僅足以維持基本生活狀態,距離正常消費、購物、投資與生產仍有距離,首都圈情況尚且如此,更遑論其他地區。
現金荒不僅民眾叫苦連天,連新德里的外國使館也相繼發難,現金不足的外國使節根本無法運作,外交互動、活動開展以及維持正常開支全是問題,跟著印度一起撐四週,他們對於現金荒再也按耐不了怒火,根據印度媒體報導,俄羅斯、哈薩克、巴基斯坦等國都已經發出嚴正的外交抗議。
各國大使館的壓力以及外國旅客的困境,顯然並不在莫迪換鈔的預想情節當中,直至今日,印度外交部只能狼狽地回應,特別工作小組已經成立,將研擬相關措施,需要等待進一步的資訊公布。
換鈔都宣布四週了還在研擬,也難怪「國際掌聲」變成了「國際巴掌」,內憂外患夾擊的莫迪可以說是裡外不是人。
在這波現金荒中,除了日常生活「需要現金」外,還出現了另一種「想要現金」的狀況。
「我媽剛剛打電話來,跟我抱怨我爸因為她去銀行領錢而罵她。」攝影師大笑著跟我分享這件家務事,「為什麼她去銀行領錢卻要被罵?不就是家裡需要現金嗎?」看我滿頭疑問,攝影師才告訴我,他們一家四口每月的開支,大約落在1萬5千到2萬盧比之間,現在全家口袋裡大概有5到6萬盧比的現金,根本不需要為現金煩惱,但他媽媽還是跑去銀行排隊領鈔。
「我爸覺得我媽就是在造成其他人的麻煩,可是我媽的心態沒有改變。妳也知道,印度人還是習慣錢要放在身邊,我媽只要床底下沒有放個十幾二十萬盧比,就心裡覺得怪怪的。」不只攝影師媽媽,周圍鄰居太太也都有這種心態,閒來沒事的家庭主婦吆喝成團一起去排隊,能領多少就領多少,這是一種錢在手上才能有的安全感。

世紀豪賭的「療效」抵得過「副作用」? 

這種讓鈔票進帳戶「過水」又繼續放在家裡的方式,可以看出印度人對銀行的不信任與對經濟的不安全感,同時也能看出,若是民眾心態沒有改變,印度要從非正式經濟轉向正式經濟、要打擊黑金活動並透明化金流,除了換鈔之外,還需要推動更多教育、改革並建立系統,走過漫漫長路後方能看見遠方的經濟效益。
換鈔所帶來的經濟陣痛期是立即而直接的,印度最新出爐的今年第三季GDP為7.3%,略遜於去年同期的7.6%,表現並不如預期,而換鈔所造成的經濟衝擊,真正恐怕是會反應在第四季的數據上,勢必也會削減印度2016-2017年度的GDP表現,前印度總理辛格(Dr. Manmohan Singh)就預測,印度的GDP成長率將下滑2個百分點。
雖然印度財政部長賈伊特利(Arun Jaitley)表示,印度2017年依然會是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然而這些當下的經濟障礙、社會成本與換鈔費用,相較於未來能夠實現的經濟利益,究竟孰輕孰重?對於印度這樣一個正在起飛的經濟體,「療效」是否真能抵過「副作用」?這是印度現下相當兩極的一場辯論,顯而易見的是,當下的苦澀要比未來的甜美更加具體而真實。
「妳知道妳正在見證一場歷史嗎?」一位印度資深記者語重心長的對我說,「這是一個很棒的新聞,同時也給這世界上了一堂實作課。」論斷莫迪這場世紀豪賭的輸贏或許依然過早,然而落實不善與時間拖延,早已讓莫迪失去可以全然成功的資格,原先期望莫迪「大幹一場」的支持者,現在只能希望最終功過相抵,而底層民眾想問的則是,「究竟是在黑金社會中生活比較苦,還是在換鈔打黑金的衝擊下比較苦呢?」
縱然莫迪最後挺過了這道難關,他那「經濟推手」與「改革先鋒」的英雄面容,上頭也注定要為這次閃電換鈔劃上幾條血淋淋的刀痕。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