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黑天鵝事件背後,台灣「哥布林」青年的失落
全球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FTX破產事件牽連廣大,台灣受災的狀況在全球排名第七。冠文(化名)是台灣眾多受害者之一,他在Telegram上創建了受害人群組,除了供大家吐苦水,他認為目前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各式緊急援助管道和心理諮商熱線。(攝影/陳曉威)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11月中,全球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FTX宣布破產,版圖龐大的帝國轟然倒下,留下約100萬名債權人和超過百億美元的債務。「FTX暴雷」事件中,台灣用戶數佔FTX的3%,若不計免稅天堂,則被列為全球第七的重災區。

在這場規模空前的破產事件裡,受害者遍布各行各業,但卻幾乎都是20~40歲的年輕族群,有人賠上積蓄,也有人賠上夢想。雖然社會對虛擬貨幣市場高風險的質疑始終不斷,這些人為什麼願意孤注一執?Web3.0的世界又帶來什麼機會?除了政府監管力度的提升之外,這樣的討論又再度浮上檯面。

11月15日晚間,在接連數天無法闔眼後,19歲的志豪(化名)開始服用人生第一顆安眠藥。藥物給他爭取了5個小時的睡眠,讓他能暫時擺脫賠錢帶來的失落。

這份失落,是對自己沒能避開陷阱的責怪,也參雜對未來幻想的破滅。由於家境並不優渥,大學二年級的志豪向來將賺錢投資視為人生要務,高中時就以財經系為第一志願,進入校園後也很快開始研究起股市、從ETF
ETF原文為Exchange Traded Funds,中文為指數型股票型基金,是在證券交易所交易的開放型基金,但交易稅僅為股票三分之一的基金。
買起。

一年的操作後,憑著些微獲利,他轉進虛擬貨幣市場,將部分收益用來炒幣,打工薪資和儲蓄則換成美元,陸續存下新台幣近50萬元。起初,他規劃用這筆錢來償還學貸、並作為出社會的第一桶金。這些計畫在FTX宣告破產後一夕歸零。

「我本來就對投資很有興趣,因為工作就只是為了賺錢而已,學好投資就能擺脫一輩子賣命工作的框架,剛好虛擬貨幣開啟另一條路,是適合我們年輕人的投資標的,因為資產就幾萬塊而已,不如進幣圈開槓桿拼他一波爆擊。輸了就當學教訓,賠完哭一哭就好,但最近我有點哭不出來了。」

志豪有些無奈地說著。因為即便是他這樣的投資新手,也看出虛擬貨幣市場正處於長期的熊市(bear market)中。

2021年,整體虛擬貨幣大致走揚,龍頭的比特幣(Bitcoin, BTC)幣價從2.9萬美元上漲至年中高點6.9萬美元(約新台幣192萬元),引領無數人追捧;今年(2022)不只比特幣跌回1.6萬美元(約新台幣49萬元),各種貨幣價格都如跳水般持續下探,更有Luna幣瞬間歸零的慘況。這讓志豪的策略轉趨保守,因此將資產全數轉移到全球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FTX中,寄望該處能作為暫時的避風港,至少能獲取5%至8%不等、比傳統銀行更好的存款利息
該項存款服務是FTX在2021年7月所推出。只要在FTX 中存入任何一項資產,當資產價格低於10,000美元,就可每小時領取年化8%的活存利息,高於10,000美元的部分利息則調降至5%,但兩者皆隨時可以轉出。其背後運作的原理跟一般銀行並無太大差別,交易所收取存入資金後會進行借貸或投資,再用來償付利息。
該服務上線後立即受到廣泛關注。一時之間,開戶教學、入金步驟、App如何使用等文章搶佔各類投資版面,FTX也更為聲名大噪;穩定的利息讓它在市況不好時更特別受到歡迎。

只是志豪沒想到,最大的避風港卻是第一個倒下的,碎牆破瓦將他和無數年輕人一併壓得粉碎。

SBF的飛快崛起

在尚未坍塌之前,這些碎牆破瓦是建構FTX的主幹,年僅30歲的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後稱SBF)將各種投資策略、金融工具和完美的宣傳拼湊成一個強盛的虛擬貨幣帝國。

SBF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物理系。根據報導,當時校園裡的年輕哲學家給了他「有效利他主義」的啟蒙,讓SBF的人生目標得以確立:想方設法賺最多的錢,再透過捐獻或是投資來改善社會。

離開學校後,SBF進入頗具傳奇色彩的紐約證券商簡街資本(Jane Street)學習實體金融市場的運作,短暫就職至2017年後,他創辦Alameda Research公司,專注於套利:將虛擬貨幣從價格低廉的交易所買入,再從價格更高的地方賣出。

受益於「泡菜溢價
由於韓國的監管環境相對嚴格,韓國人能使用的交易所不多,但交易熱度卻高出不少歐美國家,導致虛擬貨幣在韓國境內交易所與國外交易所的差價非常大,該差價就被成為「泡菜溢價」。
」,Alameda Research大量鎖定亞洲市場進行操作,在虛擬貨幣交易機制尚未完備的年代,仰賴這套手法的Alameda Research每日收入可達2,500萬美元(約新台幣7.6億元)之多。瘋狂的獲利模式讓SBF開始嶄露頭角,被譽為幣圈的新生代傳奇,吸引眾多支持者跟隨。
Fill 1
FTX、黑天鵝、哥布林、數位貨幣
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後稱SBF)創辦的FTX,曾為全球第二大虛擬貨幣交易所。(攝影/AFP/Stefani Reynolds)

自行操盤交易的過程裡,SBF也察覺到既有的操作繁瑣,於是他和幾名朋友在2019年成立自己的交易所,以「Futures Exchange(期貨交易所)」的縮寫取名為FTX,將過去在華爾街所學的套路一併用上,以提供虛擬貨幣的金融衍生品、選擇權交易聞名。其中一項知名的新產品為「股權通證」,用虛擬貨幣就可以購買蘋果(Apple)或特斯拉(Tesla)等美股。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FTX甚至還順勢推出過川普(Donald Trump)和拜登(Joe Biden)的競選期權商品。

為進一步擴大能見度,FTX還以「built by traders for traders」為號召,吸引更多有交易經驗的用戶進駐,並請來美國職籃(NBA)勇士隊當家球星柯瑞(Stephen Curry)、國家美式足球職業聯盟(NFL)明星球員布雷迪(Tom Brady)作為代言人;將FTX的名字掛在美國職棒大聯盟(MLB)比賽中裁判袖子、NBA熱火隊球場和F1賓士車隊的頂級賽車上。

五花八門的新產品、豐富的交易管道和過去一本萬利的操作經驗,讓這家虛擬貨幣交易所在短時間內迅速累積超過500萬名全球用戶,市值也突破300億美元。

飛速擴張期間,FTX更得到眾多國際資本的關注。成立短短3年,他們獲得超過20億美元融資,包含風險投資巨頭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等,都是金主名單之一。這也讓年僅30歲的創辦人SBF坐擁225億美元(約新台幣6,900億元)個人資產,登上2021年《富比世》雜誌美國400大富豪榜(Forbes 400),成為最年輕的入選者,再次凸顯幣圈中顯著且狂飆的造富效應。

憑藉著迅速累積的財富,SBF也開始遂行「有效利他主義」。在2022年春天接受彭博社(Bloomberg)採訪時他指出,過去一年已捐贈了5,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元)用於印度的流行病救濟和對抗全球暖化的倡議上,未來也計畫捐獻99%的個人收入來繼續實踐利他主義。

FTX的轉瞬崩塌

一切看似順風順水,但就如帝國的崛起速度,它也在短短10天內就崩毀了。

2022年11月2日,老牌的區塊鏈與加密貨幣媒體《CoinDesk》發表文章,內容指出FTX和姐妹公司Alameda Research帳目不清,且存在可能的負債問題。即便Alameda Research陸續做出正面澄清,但在11月6日,全球最大虛擬貨幣交易所、同時也是FTX重要投資人的幣安創辦人趙長鵬(綽號CZ)在Twitter上表示要清出手中FTX發行的代幣後,帝國的裂痕開始擴大。

11月9日,危機進一步升級,隨著FTX被收購的可能歸零,大量作空FTX的機構紛沓而來,更多的用戶要求提款。隨著FTX發行的代幣價格不斷下滑,擠兌又變得更加嚴重。短短數小時內,FTX流失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事件更連帶衝擊虛擬貨幣市場,比特幣在24小時內暴跌15.8%,創下兩年來的新低點,全球加密貨幣市值也再次從1兆美元(約新台幣30.6兆元)跌回7,000多億美元(約新台幣21.4兆元)。

為「紀念」這樣的事件,幣圈因此有了「119慘案」的稱呼,更有人指出FTX崩壞有如虛擬貨幣世界的「雷曼時刻
2008年,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由於投資失利,在談判收購失敗後宣布申請破產保護,引發了全球金融海嘯。美國財政部和聯儲局協助輓救瀕臨破產的貝爾斯登,卻拒絕出手拯救雷曼兄弟的做法惹起重大爭議,市場信心崩潰一發不可收拾,股市也狂瀉難止。
」。
Fill 1
FTX、黑天鵝、哥布林、數位貨幣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主席貝納姆(Rostin Behnam)針對FTX倒閉事件於參議院作證。(攝影/Getty Images/Chip Somodevilla)

就在一片愁雲慘霧中,11月11日,成立僅3年的FTX正式宣布,包括其附屬公司在内的100多家公司已經在美國申請破產;SBF辭職,將面臨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曾經市值高達320億美元(約新台幣9,800億元)的FTX帝國轉瞬間灰飛煙滅。

後續接手FTX執行長、負責監督組織清算的破產專家雷伊三世(John Ray III)在提交給法院的文件中指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尚未見過企業管理如此失敗且金融資訊如此不可靠的公司。FTX的客戶資產不僅被私自挪用給Alameda Research進行高風險的槓桿交易、借給員工買房,因財務不健全,本身的準備金也不足。

對於這樣戲劇性的破滅,有媒體如此形容:FTX暴雷事件對整個市場的衝擊不僅僅在於資產與價格,更重要是對行業信心與監管預期的深遠影響,一個全球前三大的交易平台,一個風頭正盛的企業,卻私自挪用用戶資產導致數十億美元的虧空,以致於一夕之間迅速垮塌。

台灣為全球第七大重災區,受災金額估逾600億元

帝國坍塌,碎片四散。百億美元的資金缺口,牽連超過全球100萬名債權人,風暴很快襲捲台灣。在FTX遞交給法院的文件中顯示,台灣的用戶數佔3%,在亞洲僅次於中國、新加坡、韓國,與香港並列第四,扣除巴哈馬、百慕達和其餘避稅國家,台灣受災的狀況在全球排名第七。

破產消息傳出後,曾協助處理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案的尚澄律師事務所開始收到大量受害者委託。主持律師蔡昆洲指出,過去一個月來,已經收到上千份團體訴訟問卷回傳,結合個別投資人和機構投資的受災狀況,他估計台灣的受損金額約為20億美元(約新台幣612億元)左右,幾乎等同於一個國際性金融機構破產,慘況堪比雷曼兄弟風暴發生時。

「聽到破產消息的那一天,我非常崩潰,就是很強烈的絕望感。加上事發後利空消息天天都有,我很常想不開,甚至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意義的⋯⋯,」已經幾乎瘦到臉頰凹陷,勉強打起精神的冠文(化名)說道。

為了想方設法從FTX把錢拿回來,冠文第一時間就在Telegram上創建了受害人群組,想集眾人之力討論出解方。很快地,群組人數增加至7,000多人,但對於該如何求援卻沒有一致共識,有人在帳號後面加上了「爆炸頭還錢」的字眼以示抗議,更多的是彼此分享破產後的處境,包括開始去教會領免費食物、一天餐費限縮到80元、或是將一顆貢丸分成四等份分餐食用等。

為了確認實際的損失金額,冠文並建立調查表單供受害者回填。在1,800人主動填寫後,他們統計台灣FTX受害金額約為新台幣100億元;也由於範圍涵蓋個人和機構投資者,個別金額落差不小,以人均損失來計算,每人都超過新台幣300萬元。

對於結果,冠文認為並不準確,因為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普羅大眾,他們不願意填表單,也覺得錢根本拿不回來,導致總金額被低估、中位數卻被拉高。因此群組除了供大家吐苦水外,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各式各樣的緊急援助管道和心理諮商熱線。「我們害怕又有人自殺,」他擔心地說。

對比受害者群組的擔憂,FTX應聲倒下後,現實社會的態度則相對冷淡。

11月14日,FTX破產後的問題首見於立法院,藍綠兩黨立委在財政委員會上質詢金管會,該如何處置FTX數萬名台灣受害者以及後續如何保障投資人的財產權?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回應,機構不在金管會管轄範圍內,對話草草結束。

鑑於風暴持續擴大,11月底,金管會再次發布聲明指出,FTX交易所設在境外,並非經金管會核准設立的機構,相關商品也在境外提供,不適用既有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或金融消費評議中心的處理機制,已多次提醒民眾虛擬貨幣的交易風險。

與此同時,相關報導底下的留言是一片看衰。有人批評幣圈時時刻刻都在鋌而走險、指責受害者貪心就是想賺快錢,也有人認為FTX事件象徵「去中心化」的失敗,或整個區塊鏈技術發展就是一場馬多夫式的龐氏騙局

是幣圈版的《惡血》,還是斷裂的信任橋梁?

雖然FTX曾是全球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在虛擬貨幣世界中佔有一席之地;但實際上,就如創辦人SBF一樣,FTX並非是去中心化的代表──在有效利他主義的包裝下,SBF更像是資本主義的僧侶──而是一處有中央實體控管的交易組織,或著說,是現實世界和虛擬貨幣世界中的橋梁。

長期撰文剖析區塊鏈趨勢、並被Medium評選為比特幣頂尖作者的《區塊勢》創辦人許明恩,也是FTX暴雷受害者之一。

在這次風暴下,他認為不少人會覺得FTX就像是幣圈版的《惡血》,是一場以技術包裝的精美騙局,但FTX破產全球受災戶之所以高達百萬人、獲得這麼多資金挹注,並不是人們盲目投資,而是因為FTX交易所提供多樣且方便的服務,例如操作介面友善、交易手續費便宜,並擁有豐富的出入金管道,讓使用者的資金可以在法幣和各種虛擬貨幣之間沒有障礙地轉換。

Fill 1
FTX、黑天鵝、哥布林、數位貨幣、許明恩
區塊勢創辦人許明恩指出,FTX倒閉無疑是虛擬貨幣發展史上,災情最嚴重、牽連範圍最廣的事件。(攝影/陳曉威)

許明恩解釋,因為一般人要進入幣圈,最主流的方法莫過於到交易所買幣,FTX的存在讓人們有效地來往於法定貨幣、虛擬貨幣與不同區塊鏈之間。當FTX收購Blockfolio並將它改造成虛擬貨幣的「儲蓄帳戶」、提供每年5%到8%的存款利率後,對許多用戶而言,它不僅是與銀行型態最相近的交易所,更是在幣圈動盪時刻最值得信賴的避風港,讓大家得以躲避激烈波動的幣圈海嘯,以最保守的方法度過寒冬。許明恩強調:

「這次事件的受害者,更多是想以最低風險嘗試加密貨幣的普通人;這些人可能就是你我的朋友、同事或鄰居,而不是全都是那些曾經不可一世的『少年幣神』。」

不過全然的信任並不見得是好事,在如蠻荒叢林般的幣圈流傳著一句話:"Don't Trust, Verify."。一聲砰然巨響,FTX瞬間倒下,又再次應驗了這句預言。

為什麼他們想靠數位經濟翻身?

面對數以萬計的人賠上身家,許明恩直指FTX倒閉無疑是虛擬貨幣發展史上,災情最嚴重、牽連範圍最廣的事件。 上一波虛擬貨幣的歷經大好牛市時,剛從台灣大學電子工程學研究所畢業的許明恩正在服兵役。一次朋友借放礦機的意外,讓他投入虛擬貨幣的世界裡,去研究區塊鏈的成形與挖礦原理。出社會後,他也開始用白話文寫下自己的見聞與區塊鏈知識,靠著訂閱制一路至今。

「我身邊滿多朋友和我一樣,他們並不認同公司的體制,只覺得是一個供吃穿的地方,更不喜歡被傳統綁住,不想要再被給既定路線,想要給自己一個可能。用辦事來比喻,現在台灣社會的每一個窗口前面都排著長長的人龍,如果要輪到我們發達,可能要10年、20年、30年還不一定。虛擬貨幣和Web3.0或許是一個新開的窗口、一個充滿機會的新世界、是大家實現自己理想的捷徑。」

只是現階段FTX帝國的迅速瓦解,一定程度打擊了這種想像。破產不只是擊碎大眾對虛擬貨幣的信任,更讓不少年輕人對未來人生的藍圖變得支離破碎。

距離事件發生已經一個月過去了,最早建立受害者群組的冠文才剛滿30歲,他仍然在尋求心理諮商和醫療的協助,因為他不是第一次在虛擬貨幣交易所破產事件上栽跟頭。2020年初,才剛辭職不久的他賠上了當工程師賺來的所有儲蓄200萬元,但看好虛擬貨幣的發展,他一邊炒幣、一邊兼職接案。為了獲利,他每天只睡4個小時,把時間都花在緊盯幣價漲幅及如何改善量化交易的程式上。

冠文的努力一點一滴累積到交易所的帳戶裡。在不開槓桿、謹慎操作下,2022年中,他的資金又回到近1,000萬元。然而冠文的身體開始亮起紅燈,睡眠不足加上長期高壓,胃食道逆流找上了他;去醫院檢查後,發現還有嚴重的心律不整,但病因不明。

為了喘口氣,幾個月前冠文決定暫時休兵,特地挑了一家聲譽好、號稱有美國監管的交易所──就是FTX──作為資金停泊點。這個決定卻讓他一次損失了99%的身家,更加劇身體狀況的惡化,「現在我整個身體只要壓力大就會出現莫名的疼痛,讓我不太能做高強度的腦力工作。」冠文幽幽地抱怨:

「必須承認我現在的人生很失敗,也不知道該怎麼重建。因為對我來說,損失的不只是這一千萬,是我過去的累積,也是我對未來的規畫。原本我是想當運動員,因為喜歡體育活動,有錢的話根本不用在乎薪水,但如果礙於經濟條件,這些工作肯定不是好選擇,現實就是這樣。」

這樣的經歷和十數萬年輕的受害者相去不遠,FTX暴雷一下將他們打回起點。

在12月6日召開的記者會中,新創圈資深律師、國政會產業暨新創研究中心召集人簡榮宗就指出,FTX破產事件中受害人多半是20~40歲的年輕族群,其中有大約10%的受害者為學生。這樣的新金融因為投資門檻低、限制少,讓年輕人更容易進入Web3.0的世界裡,也讓想要靠數位經濟翻身的年輕人,遭受到沉重的一擊。

支持去中心化,做一隻有夢想的「哥布林」
Fill 1
FTX、黑天鵝、哥布林、數位貨幣
當FTX這樣的巨獸轟然倒下,無數賠上身家的受害者們被迫回到現實生活裡掙扎,當法規或監管的光一點一滴照進之前,他們必須認清,在黑暗森林的旅程仍舊危機四伏。(攝影/陳曉威)

即便賠上了一切,冠文在受害者群組裡卻發現一種微妙的氛圍,那就是去中心化仍是這個世界需要的趨勢。他向我們解釋,去中心化是一種需求,現在雖然不能改變世界,但卻是一種值得實踐的理想,因為以區塊鏈為基底的Web3.0世界能提供更多機遇、更多槓桿去撬動改變。對於現今台灣社會的狀態,他也認為就像中國流行的「內捲」一樣,競爭愈來愈激烈、無效內耗愈來愈多,導致所有人都痛苦,那不如在困境下掀起一場冒險。

這種看法也並非冠文一人獨有。FTX破產後,許明恩陸續將資產從幾個交易所撤出,放入更安全的冷錢包
冷錢包(Cold Wallet)又稱離線錢包,通常是依靠不連網的電腦、手機、或是專門的製造商產品,它使用實體方式離線儲存私鑰,當有需求時才進行授權交易,以降低遭駭客盜取私鑰的風險。
裡,但他並沒有從幣圈離開:
「多數時候我都是買入各種幣,很少賣出,因為我並不把虛擬貨幣單純當成是投資產品,而是一種對未來的投資。我相信它(虛擬貨幣)會在將來元宇宙或是Web3.0的世界裡帶來各種應用和體驗。」

對應兩人的想法,12月5日,"Goblin Mode"「哥布林模式」,成為《牛津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開放票選奪冠的2022年度代表字。

其字面上的解釋,指的是一種自我放縱、懶惰、邋遢、甚至貪婪的行為,通常表現在拒絕社會規範或期望的方式上;再與年度代表字第二名的"metaverse"「元宇宙」兩相對照,這樣的字詞幾乎描繪出年輕世代心目中的未來圖像,也一定程度解釋了冠文和志豪這樣的青年們,不是沒有認知到虛擬貨幣和FTX背後的風險,而是在新世界到來之前,願意先用炒幣來孤注一擲。

新世代「用腳投票」踏入Web3.0世界,是全球難以逆轉的潮流

推究這類想法的形成,熟悉金融科技發展的數位發展部政務次長李懷仁告訴《報導者》,成因或許可以從韓國的社會背景來相互比擬。

根據韓國金融監督委員會(Financial Service Commission, FSC)統計,截至去年底,該國20~39歲的虛擬貨幣持有者約為300萬人,佔該年齡層人口(1,343.1萬)的23%──這代表每5個韓國年輕人裡,就有1個是潛在的炒幣者。

此外,過去一年韓國社會針對虛擬貨幣交易是否徵稅的爭議鬧得風風火火,在反對徵稅的請願書裡,內容是這樣寫的:

「過去數十年中老年人靠著炒房發財,如今虛擬貨幣提供了新的財富分配的機會,但各種法規卻接連出台,無論年輕人多努力,終究買不了房。」

以社會結構的觀點,李懷仁認為,韓國以大型財團和公司為主,當青年面臨社會階層不再流動或是收入增幅停滯,自然就選擇一條他們認為比較有可能突破既有社會框架的路。對照台灣,雖然產業特性不同,但如果年輕人認為社會結構同樣讓他們不容易向上爬,一條快速的、覺得容易成功的路雖然充滿高風險,也會成為常見的選項。

「為了緩解問題,台灣政府現在在努力的,就是弭平各種產業和部門間的阻礙,創造好的創業環境來緩解問題,特別是數位科技跟新創,這也是數位發展部的主要任務,」李懷仁強調。

作為台灣最早的區塊鏈傳教士之一、Web3.0的信仰者,台大資訊工程學系副教授廖世偉2015年在大學開課,將區塊鏈和去中心化的概念從美國帶回台灣。過去幾年來,他的學生大量投入到這個領域內,不限於炒幣,更挾著技術創立多家新創公司,坐擁上千億身價。但對於台灣掀起炒幣熱潮的原因,他的觀察是悲觀的:

「台灣年輕人為什麼不生小孩,因為他們的絕望度是數一數二的。過往的賽場都在房地產業和半導體業,那些都是中老年人的天下;現今資料為王的社會,權力又掌握在幾大科技巨頭手中。到最後,生活只剩下工作、一輩子都買不起房。年輕人們有這麼重的相對剝奪感,那為什麼不像胡格諾派教徒(Huguenots)一樣,飄洋過海來到世界的另一端去?」

身處校園裡,廖世偉也發現,被視為國家發展重點的「半導體學程」,多半是馬上要面對就業壓力的研究生才有興趣,更多年輕的大學部學生對於既有的社會現狀早已「用腳投票」,轉身踏入Web3.0的世界裡。從量化炒幣賺錢的硬道理,到運用科技做出創新應用,雖然不推崇暴起暴落的炒幣翻身,但廖世偉也認為仰賴區塊鏈和智能合約運行的Web3.0是一個願賭服輸的新世界,有足夠的獎勵,也急需台灣人才,就像是為年輕人們開闢了一個公平的新賽道。

只是當FTX這樣的巨獸轟然倒下,無數賠上身家的受害者們被迫回到現實生活裡掙扎,當法規或監管的光一點一滴照進之前,他們必須認清,在黑暗森林的旅程仍舊危機四伏。不過站在新世界的大門前,當賭局再開,年輕的冒險者們仍舊會第一時間搶進;因為許多人早已確信,買房已經是不可能的現實,薪資漲幅要跟上物價也猶如神話,那不如先靠著炒幣,在新世界尋找出路,做一隻有夢想的哥布林。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