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張國耀/給自己的日記
Fill 1
當初會想接觸攝影是因為大學念的是輔大應用美術系,攝影和設計的關係一直都很密切,但台灣大多數的攝影課都只是附屬在藝術或傳播科系底下的一兩門課,那時很單純的想多學一門技術,就加入了輔大攝影社,開始學拍照一直到現在。
大學前三年都在拍照,大四那一年拍了一組作品叫《百歲》,那時才開始意識到攝影好像可以做很多的事,覺得是從那時候才開始真正認識攝影是怎麼一回事。
後來想當一位攝影藝術家,但目前大環境和自己的狀態都不太成熟和理想,在必須要面對現實的情況下,開始接觸了商業攝影的工作,大概除了婚紗和婚禮目前還沒接觸到以外,其他只要賺到錢的案子都會接。
目前遊走在商業和藝術創作之間,近半年開始接觸新聞攝影相關的工作,希望在每次攝影工作中拍到自己喜歡的照片。
Fill 1
大概是學習背景的關係吧!記得第一次拿照片給黃建亮老師看的時候,他看完他第一句問我,你是學什麼的?我說我是學平面設計的,所以我早期的黑白照片大多數都是以形態,線條,幾何構圖為主。
但我很早就意識好的攝影作品只有這樣是不夠的,因為只要有跟自己背景相近的人,都可以拍出差不多的照片,那時就一直在思考要如何才可以拍出跟別人不一樣的影像。
對我而言,黑白攝影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它本身沒那麼直接,也許可以很曖昧,人較容易被非日常視覺所見的事物所吸引,黑和白本身就比較有神秘感,黑白影像既然抽離色彩,所以可以是超現實的、簡約的。
黑白攝影並非攝影的其中一個類別,而是彩色攝影中的其中一種顏色。
時代在改變,彩色攝影當道,因此我們在看黑白照片時,會被限制住「它」僅是一張黑白照片,往往給人第一印象就是老的,舊的,過時的先入為主的觀念,而忽略了攝影的本質以及照片的想像空間和內容。顏色是有情緒,不論是高彩度或是低飽和度,我們都會被彩色照片裡的顏色所吸引。
從很多年前開始,攝影家都以彩色照片記錄私領域的生活,然而我的黑白攝影是拍給自己的日記,彩色攝影則是給世界的禮物。
創作者的作品幾乎都離不開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攝影就是觀看攝影家觀看的痕跡,因此作品和作者之間的關係很重要,不然很容易就會淪為過目就忘或圖之無物的作品。
黑白攝影的其中一項宿命,總是擺脫不了給人安靜,孤寂的印象,而我大多數黑白照片好像也是給人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來自單親家庭,成長過程含著許多的寂寞,然而我也一直相信著,攝影的力量來自孤寂,就如我前面說的黑白攝影是我拍給自己的日記。
長期拍攝黑白攝影的人,對於顏色的敏感度會降低,但也意味著會有不錯的預想灰階和把彩色轉換成黑白影像的能力。在傳統銀鹽的底片年代,攝影者眼睛看的是彩色景象,拍的是黑白底片。拜數位化以後的便利,我們可以直接在相機裡設定黑白模式,透過相機螢幕馬上檢視拍攝結果。
Fill 1
Fill 1
對我而言,黑白攝影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它本身沒那麼直接,也許可以很曖昧,人較容易被非日常視覺所見的事物所吸引,黑和白本身就比較有神秘感,黑白影像既然抽離色彩,所以可以是超現實的、簡約的。
黑白攝影並非攝影的其中一個類別,而是彩色攝影中的其中一種顏色。
時代在改變,彩色攝影當道,因此我們在看黑白照片時,會被限制住「它」僅是一張黑白照片,往往給人第一印象就是老的,舊的,過時的先入為主的觀念,而忽略了攝影的本質以及照片的想像空間和內容。顏色是有情緒,不論是高彩度或是低飽和度,我們都會被彩色照片裡的顏色所吸引。
從很多年前開始,攝影家都以彩色照片記錄私領域的生活,然而我的黑白攝影是拍給自己的日記,彩色攝影則是給世界的禮物。
創作者的作品幾乎都離不開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攝影就是觀看攝影家觀看的痕跡,因此作品和作者之間的關係很重要,不然很容易就會淪為過目就忘或圖之無物的作品。
黑白攝影的其中一項宿命,總是擺脫不了給人安靜,孤寂的印象,而我大多數黑白照片好像也是給人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來自單親家庭,成長過程含著許多的寂寞,然而我也一直相信著,攝影的力量來自孤寂,就如我前面說的黑白攝影是我拍給自己的日記。
Fill 1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