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裡的少年

15歲起我這樣養活自己

2017.11.01

被迫自立的少年

這是一個少年土豆噴農藥的故事。這樣欠缺家庭溫暖與學校社會網絡資源的少年「土豆們」,為數不少,都隱身在我們之中。他們每一天都在與命運搏鬥。

15歲那年,父親和阿嬤相繼過世,那一刻起,土豆靠自己活下去。水泥工、上山拔菜,什麼粗活都做過。
土豆的房間堆滿他夾來的娃娃,每天夜裡就是這些娃娃陪他睡覺。
空蕩的祖厝老舊,房子一隅有廢棄的灶。

經濟壓迫的代價

雲林有全台密度最高的農藥代噴車,噴藥的清一色是年輕面孔。有時噴完藥,全身灼熱,想吐。會想辦法灌牛奶或吊點滴解毒。

on-sound
我現在 17 歲了
我現在 17 歲了
我在做的工作,大月是在噴農藥
我在做的工作,大月是在噴農藥
小月是在做一些搬菜、粗工那些
小月是在做一些搬菜、粗工那些
我可能(前一天)7 點知道
我可能(前一天)7 點知道
有時候是 4 點半,有時候是 5 點要起來
有時候是 4 點半,有時候是 5 點要起來
土豆一天幾乎只吃兩餐,早餐是必吃的一餐。
拿到農民給的農藥,土豆可以馬上知道配方比例,同時也知道農藥毒性。
助手得顧好管線,如果管線纏住或破損,不僅無法工作,還要花錢修補。
on-sound
風勢嘛,(風勢)它風吹這邊
風勢嘛,(風勢)它風吹這邊
像這樣就是倒退嘛,那我們都不會吃到(農)藥
像這樣就是倒退嘛,那我們都不會吃到(農)藥
可是他偏偏要轉正走,這樣全部的人都要吃到(農)藥,包括他自己
可是他偏偏要轉正走,這樣全部的人都要吃到(農)藥,包括他自己
那天剛好又,該怎麼講,突然下雨啊
那天剛好又,該怎麼講,突然下雨啊
下雨後又馬上出大太陽,結果就整個縮起來了(中毒)
下雨後又馬上出大太陽,結果就整個縮起來了(中毒)
(我)就丟下繩子,邊丟邊吐
(我)就丟下繩子,邊丟邊吐
即便師傅再有經驗,一天工作下來,他們的肺部和身體還是沾染許多溢散的藥劑。
工作結束後,他們要洗淨藥桶及車子,更要趕緊沖洗身體。
on-sound
助手(1 分地)35(元),師傅 70(元),車底錢 50(元)
助手(1 分地)35(元),師傅 70(元),車底錢 50(元)
噴藥工作都是每日領現,也因此收入很難存下來,有時當天賺的當天就會花完。

孤零零的「家」

結束工作回到家裡,便孑然一身。朋友是他的寄託,遇到困難,彼此扶持。

工作結束後,土豆常跟朋友泡在一起,吃飯、聊天、夾娃娃,打發時間。
夾娃娃是土豆的消遣,只要夾到想要的,就很有成就感也抒壓。
土豆夾娃娃的技巧已經練到有口皆碑,然而背後是一次又一次的金錢投注。
有空時候,土豆一定會跟朋友聯絡往外跑,很少一個人待在家。
大家常常找一家店吃東西、喝飲料,聊天、打屁、殺時間。
只要有什麼好康有趣的,土豆的朋友圈就會分享相邀,然後大家一起去玩。
on-sound copy
回到家後土豆幾乎就掛在網上,不是打手遊就是線上聊天。

渴望屬於自己的家

太早進入社會,也太過疲憊,已放棄復學的可能。活著,是他每天的功課。

土豆過去成績不錯,但家境轉變已讓他回不去學業這條路。
on-sound
(我)也不知道,就是變成已經不習慣那種生活了吧
(我)也不知道,就是變成已經不習慣那種生活了吧
就是那種團體生活
就是那種團體生活
在那裡每天時間到就上課,坐在那裡乖乖地都不要動
在那裡每天時間到就上課,坐在那裡乖乖地都不要動
我現在應該做不到了
我現在應該做不到了
所以就想說做工作,一項一項換
所以就想說做工作,一項一項換
有做有錢,沒做沒錢
有做有錢,沒做沒錢
不然如果不做的話誰要理我們
不然如果不做的話誰要理我們
其實現在家裡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其實現在家裡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父母長輩,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父母長輩,什麼都沒有了
所以就只要做工作就好了,這樣普普通通過日子就好
所以就只要做工作就好了,這樣普普通通過日子就好

在報導刊出前夕,土豆告知將離開噴灑農藥這一行,並另尋一份穩當安全的工作。

製作團隊
攝影
余志偉林佑恩
文字
李雪莉余志偉
專案管理
陳貞樺
設計
黃禹禛
工程
余崇任
監製
李雪莉
訂閱電子報
分享
開放原始碼